往 事

吕东建

 

  我和弟弟发育都很晚,一直都是童音,唱歌非常好听,我们自己不太知道,一旦唱出来,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天份,爸爸常说我唱歌好听!我也特别喜欢上音乐课,音乐老师特别喜欢我,不同意班主任对我的评价!

前辈吕培锟教授

前辈连瑞华教授

  楼上连伯伯晓得我们嗓门不错,有一个星期天下午,连伯伯心血来潮,要我们上楼去唱京剧,我和弟弟都不会就不愿意上楼去,姐姐说她会唱苏三起解,试唱两句,果然了得!于是,爸爸和连伯伯拉京胡,试了一下音高音准,对了一下词句和节奏,老八号的第一京剧票友出现了,刚好任成任伯伯来做客,走到楼梯口就听到楼上十分美妙的苏三起解,嗓子是那样的清亮,京胡拉得十分专业,每唱一句,很有味道,简直惊呆了,是谁啊?三步并着两步来到楼上看见是这番场景,哇,没想到今天太有耳福了!然后在几个地方指导一下后,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点上一只香烟,周娘娘给他沏了一杯香茶,半闭着眼睛,翘起二郎腿左手在椅背上打着京剧拍子,那个享受,难用言语形容!一曲唱罢,大呼过瘾,再来再来!任伯伯说,下周,我把成都新声剧场的名角请来,一来指导指导,二来交个朋友怎样?这个下午,难得的高兴,连伯伯说,晚上就在这里喝酒,我有好酒请你们喝!连伯伯都说了请客的话,就忙坏了周娘娘,弄点什么下酒菜呢?连伯伯说,随便什么都可以,高兴了就是菜,摆龙门阵就是最好的下酒菜!于是,一盘花生米,两个素菜,一壶老酒,在二楼的阳台上摆开了!望着傍晚的锦江河,微风轻轻地吹来,三个中年人尽情地享受着清苦生活中的快乐,他们有说不完的苦与乐,道不完的家庭所碎,数不尽的甜酸苦辣,看不清的人生沉浮,哭哭笑笑,傻傻闹闹,不知不觉就晚上九点多钟了!一壶老酒不够喝,意犹未尽,周娘娘怕他们醉了,下楼去做了一大碗酸菜汤,热气腾腾地端上来,三个人已经有点东倒西歪了。这天晚上,只有星星和月亮才知道他们喝了多少酒!而这顿酒就成了这三个男人心中最值得提起的往事!

 

左图:任成前辈,是上海鸡蛋大王的儿子。从小酷爱京剧,认识盖叫天。他到四川后工作于四川医学院财务科,门诊挂号室和入院处

 

於2020年4月24日

返回上页

 

往事如烟 人物掌故 岁月留痕 趣闻轶事 联络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