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子的伤

吕东建

  大树子下周围全是藿麻,乱石的低洼地,每到下大雨便会积满水,里面长蚊子。谁要是不小心碰到了藿麻,就会被藿起疙瘩,痛麻痒,难受死了,藿的面积大了还可能引起过敏。我们都吃过很多次这苦头,只要有东西掉到藿麻里,要想捡出来并非易事!

  蓝伯伯做为反动学术权威、反革命,在监督劳动中改造,每天有人跟着,叫他干这干那的重体力劳动。兰伯伯为了减轻些心理上的苦闷,不想听那些人吆喝来呼过去的,给他们说了想把这块地给填起来,让大家都不受苦。那些人觉得这样好,不用每天安排什么劳动,就同意了。

  蓝伯伯每天拉着大板车,拿着锄头铲子,戴一顶草帽,到很远的地方去,拉石头砖头沙渣子,填埋着这片低洼地,他已经七十多岁了!在大太阳下劳动,晒的很黑,不时用发黑的毛巾擦汗,一铲一铲,一锄一锄,一车一车的,慢慢地填着这里!他把自己的理想、把自己的事业、把自己整个人,都深深地埋在了瓦砾石头下,用自己艰辛的汗水浇灌着这块土地!他不知道是否可以长出希望来,只知道这种抗争是心灵里最深的安慰!大树子周围,渐渐地填起来了,惊人的土方量,十几辆卡车都拉不够,是蓝伯伯一点一点,像蚂蚁搬家一样堆起来的!老人希望用这土堆,能保护住大树子,不让它受到伤害,用自己的艰辛,来回报大树子对老房子的呵护!老人的心是坦然的,是明亮的,是善良的!大树子,也用自己巨大的树冠,为老人遮风挡雨!

61年时的全家福照片

家宝和父亲

  又是一个春节要到了, 家宝在楼上的窗户口,不时地伸出头来看,看看伯伯有没有回来,天快黑了,她显得有些着急!心里七上八下的,害怕在这除夕的晚上,有什么事,她害怕他们!小娟儿帮着她跑上跑下,准备着这年夜饭。那只大黄猫紧紧地依偎在张娘娘的脚边,用它柔软的皮毛温暖着老人的脚。老人不时地要说点什么,可没人听得到,没人听得懂!忽然,小娟儿跑上楼轻轻叫道,“爷爷回来了,在幼儿园那边。”家宝赶紧下楼,朝着那条小路迎上去,看见就是他一个人,心里踏实了!她跑上去一把扶住有点踉跄的伯伯,上下仔细地查看着,看看有没有哪里又被人家打伤了,心疼地帮他拍拍背上的灰,脸上也是花的,还戴着那副只有一个镜片的金丝眼镜,她心里一酸,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泪水吧嗒吧嗒往下掉,慢慢地扶着伯伯往家里走!张娘娘和大黄猫等在楼梯口,张娘娘深深地叹了口气,“你回来了?!”蓝伯伯只是点点头,什么话都没有。那只大黄猫轻轻地呼唤着老人,它懂得他的痛苦!

        家宝赶紧把楼梯口的门锁上,她希望这门可以保护伯伯,希望这门可以隔开一切,希望这门能挡住他们!

返回上页

 
往事如烟 人物掌故 岁月留痕 趣闻轶事 联络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