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人体器官捐献纪念园】落成感言

 

邓长春

 

       清明前夕来到青山环抱的成都市龙泉驿区长松寺公墓的“四川省人体器官捐献纪念园”悼念我的父母,心情沉痛但又感到欣慰,沉痛地是父母的影像不断地出现,但又永远地离开我们了,感到欣慰地是四川省红十字会克服许多困难终将纪念园实现,捐献者有了安息之地,受到了尊重,亲人有了凭吊之地,良心获得慰藉,这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是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之一。

照片由四川省红十字会蒋丽英提供

 

       去年25日疫情最严重的的时候我妈妈离开了我们,我非常的无助。这时,华西解剖教研室的刘蜀生老师和四川省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蒋丽英老师不顾疫情肆掠来到家里举行了简朴、神圣又有尊严的告别仪式,帮助母亲实现遗体捐赠的愿望,我非常感谢。

       我父母都是华西医院的医生,他们深知万寿无疆是不可能,长命百岁是大家的祝福,而现在的医疗技术水准下医生能做的就是“尽量延长生命、减轻痛苦,” 满足人们对健康长寿的美好期盼是医生的职责,医学科学技术的提高是人类战胜病魔的有效途径,提高一代一代医学生对人体的认知,使他们以后为患者提供更科学地服务。

       所以父母又回到他们学医学的起点,回到华西莫尔思的解剖室用自己的身体给学生上课,实现了为医学事业献出一切的愿望。





照片来自华西医院院史

照片由张先知提供

       带着花香的春风吹拂长松寺的纪念园,我眼前仿佛看见父亲在朝鲜战争地下室的手术室没日没夜地为凝固汽油弹烧伤的志愿军战士做手术;仿佛看见父亲文革时期在为渡口医院因派性斗争而不管的仁河区胃大出血濒临死亡的农民作手术;仿佛看见父亲在华西教室里给学生风趣地上课;仿佛看见巡回医疗时母亲从荣经县花滩镇泗坪公社的小山村独自走20多里山路到县医院给病人做麻醉,……他们践行的是医生的职业操守-----日内瓦宣言。

 

照片由邓长春提供

       我站在纪念园父母的名字前思绪万千,我能做什么?我能追随他们吗?我想我会与他们再相见,永远在一起。

 


照片由邓长春提供

 

邓长春  2021322 华西坝

 

返回上页

 

主  頁 往事如烟 人物掌故 趣闻轶事 岁月留痕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