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八号的年夜饭

吕东建 吕东民

 

父母在老八号前留影

       除夕快到了,老八号洒落在外面的人,带着自己的故事都回来了,各家各户都有了笑声,打破了平时的安静和寂寞! 小伙子们健壮挺拔,都逐渐脱掉了稚嫩,姑娘们婀娜多姿,美丽如花楚楚动人!青春的脚步声,让老八号快乐,让老八号高兴,让老八号年轻!

       各家都在忙碌着,为除夕夜准备着最丰富的年夜饭。以大鱼大肉为主,看谁的数量大,都要在痨肠寡肚, 一穷如洗的肚皮里,滋润一下可怜的肠子。再肥都不肥,再多都吃得完。三弟连平在推糯米,我和东民在退鸡毛,家宝洗菜切肉,郭毅郭格,小小和ber ber,黑娃儿小妹儿,忙得不亦乐乎,那水龙头就关不了。哗啦啦的自来水冲洗着一切,冲走了烦恼,冲走了一些文革中的嫌隙,又冲走了一年!

       爸爸难得清闲自在,沏了一杯香茶,坐在沙发椅上,听着现代京剧,看着我们忙碌着。想到姐和我的现状,他高兴,开心, 并做着来年的打算;不能让东民一个人在大山里,要把他转到近一点,安全一点的地方。他想到了仁寿县,我们去过的地方,起码比荥经好点吧! 他越想越觉得好像事情已经成了,情不自禁地跟着哼上两句!

       妈妈忙着锅里,她要做出最好的味道,要按照家里的传统习惯,做出精彩的九道菜,要把自己对孩子们的担心,对我们的牵挂, 她自己的希望,都做到这浓浓的年夜饭里!她流着眼泪地笑着,笑着流眼泪,此刻,妈妈是幸福的!

       姐回来了,鲜红的领章帽徽,草绿色的军装,更显得体育锻炼所带来的那种飒爽英姿,远远地走来, 格外引人注目。在龙头上洗东西的人都看到她,还把她看得一脸通红,简直就是一朵军花儿!她跟大家微微笑一笑, 点点头,就上了走廊的石梯。正好郭格出来,差点碰到一起,郭格抬头一看,咦?!你,你哪儿去找的军装呢?人家是解放军,郭毅说。哦!哦!哎呀——!

       老八号的人,在除夕这天全部都回来了,连家六人,郭家六人(郭仕爱在农场没回来),兰家四人(大哥兰家 琛和二哥兰家玉没回来),我们家五人,楼下小小家六人, 黑娃儿家四人,一共三十一人,可谓人丁兴旺!可惜没人出来召集大家,照一张像!

       我们家的年夜饭总是老八号最晚的,爸爸说一定要天都黑尽了,才有过年的味道。因此,好几家都吃完了,我们都还没有开始。 小小本来肚皮就大,吃得他肚皮都扇出来了,他实在是吃不下但还想吃。我们看着哈哈大笑,同时,看到那香气扑鼻的每一道菜,就像喉咙里都伸出手来了, 清口水跟着冒,十分期待着年夜饭的开始!

       天黑下来了!家里布置一新,茶几上摆满了通过各种关系,买来的各式糖果。爸爸换上一个两百瓦的灯泡,餐桌上, 色香味俱全,丰盛美味的年夜饭就绪。爸爸说,我们每一个人都闭上眼睛,自己许个愿,希望来年成功! 我许的愿是;爸爸妈妈身体一定要健康,希望东民能平平安安!在碰杯的时候,我们都说出来了,祝爸爸妈妈身体健康!开始了, 简直就是狼吞虎咽,完全不咀嚼,好像在抢似的!妈妈说,你们慢点,有的是,不要急,年夜饭嘛,要慢慢吃!我们都说, 这是妈妈做的味道最好的一次,好吃,太好吃了,痛快,太痛快了!吞在嘴里,夹在筷子上,看在盘子里,热火朝天加油干! 我好像吞不赢,被哽到了,妈妈拍着我的背,莽儿子,慢点慢点,哈哈哈哈!

       爸爸一杯接着一杯,慢慢地品尝着今年的菜肴,这不同的味道带来不同的感觉,都意味深长, 每一道菜都饱含着生活的不易和艰辛!妈妈吃完了,就坐在旁边陪着爸爸,看着爸爸!他们有共同的苦难,共同的感受, 共同的愿望,他们手携着手相互搀扶着,艰难地渡着这蹉跎的岁月!多少眼泪,多少心酸,多少悲愤,所有这些都在这浓浓的年夜饭里!

       除夕的夜,温馨,寒冷!我们要守岁,也是我们第一次守岁。但不知道壁炉通不通,有点担心。东民自告奋勇,我来试试。 他的那双手很大很厚,有很多人难得具备的勤奋和感受,虽然长了好多冻疮,从来不怕任何艰难困苦!马上告诉我们没问题。 于是,我们把长藤椅搬到壁炉前,把周围都清理干净,在壁炉里架好柴,好一炉旺火,顿时,房间里都暖和了! 我们三个坐在炉火前,讲述着各自的故事,又哭又笑,津津有味!壁炉的火是那样的炙热,温暖了我们,温暖了家!烟囱里冒出的烟, 划破了夜空,温暖了老八号!

 

吕东建於2020-4-23

光明路“老八号颗颗酥”拆除前,老八号小辈邻居留影。

(左起:付贵蓉、吕东成、蓝小娟、蓝家宝、郭毅、吕东民、刘福民、罗德显、郭士格、吕东建) 

 

(接着上面的故事)

       我还记得,住在我们楼上的周孃孃(三弟的妈妈)很是羡慕我们家里那种亲密热闹的气氛。年夜饭过后, 大家围坐在暖暖的壁炉前,磕着花生瓜子,你一言我一语守岁的龙门阵开始了。因为是除夕夜,再加上文革时期被压抑情绪也一去不复返, 我几乎是放开嗓门大声说话,爸爸还是不时地提醒我小点声。我们谈天说地,唱歌唱京剧,讲到小时候的趣事,大家又一起哄堂大笑, 这样热闹一直坚持到凌晨四五点钟眼皮子打架了才丢下一片狼藉睡觉去了。第二天,大概已经过了中午,周嬢嬢看见我们出来就说, 你们昨晚什么时候睡的?我刚刚睡着,你们一家人哈哈哈哈一阵大笑把我吵醒了,过了好久又是笑又是唱,你们一家人好热闹啊!

吕东民於 2020-4-23

返回上页

 

往事如烟 人物掌故 岁月留痕 趣闻轶事 联络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