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坝五大学校长会议照片人物之考证

杨光曦

 

     建立于1910年的华西协合大学,是中国西部当时唯一的一所高等大学校。在抗日战争艰苦岁月里,迎来了她最为辉煌的历史阶段。 1937年7月7日的卢沟桥事变,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侵华战争,大片国土遭到沦陷,众多校园被破坏,无法进行教学活动,被迫向大后方迁徙。

 在此危急时刻,华西协合大学校长张凌高先生展现了宽阔的胸怀,向各沦陷区大学伸出援助之手,热情欢迎它们来到成都美丽的华西坝,共同维系发展中国的高等教育事业。

 

      于是先后有国立中央大学医学院和农学院、金陵大学、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齐鲁大学历经千辛万苦,艰难跋涉,来到华西坝。史称“华西坝五大学”(Big Five)。

 

   其中中央大学医学院、齐鲁大学医学院与华西医学院联合成立“华西、中央、齐鲁三大学联合医院”,为这三所大学医学院医学生提供临床医学实习场地。

 

 1941年,中央大学撤离华西坝,其医院另外组建了成都公立医院。故华西、齐鲁医院继续合作,改名“华西齐鲁联合医院”。

 

 1941年12月8日,日本偷袭珍珠港,致使美国向日本宣战,爆发了太平洋战争。日军占领了一直留在北平挂美国国旗的燕京大学,逮捕部分教师和学生,造成学校师生四处流亡。1942年,燕京大学代理校长梅贻宝宣布燕京大学将在成都华西坝复学,闻到此讯的燕京大学师生从各地纷纷向成都转辗迁移,1942秋季,燕京大学在华西坝正式复课。由于燕京大学的到来,此时仍然是“华西坝五大学”。

 

 各大学在华西坝行课,一时间坝上聚集了当时国内最多的学科、学院。大家商定各学校分别开课,各学校学生可以在这些学校里任意选择上课,所获得的学分各个学校相互承认,这极大提高了学生们的学习积极性。

 

由于各学校教授、大师都集中到了华西坝,坝上经常举办学术活动,这就使得那时候的华西坝上形成浓厚的学术氛围。

 这使得那时候的华西坝成为高等教育事业最辉煌的历史阶段。;而五大学校长每周举行一次例会,协商关于行政、材质、人事和有关的公共事宜。  

 因此留下了这张珍贵具有历史意义的五大学校长会议照片。
 

 

 

 

 

 

 

《蛇杖华西坝》第37页,五大学校长会议照片,说明:燕大校长梅贻宝、金女大校长吴贻芳、金大校长陈裕光、华大校长张凌高、齐大校长汤吉禾。

 

 

《华西坝记忆》

 

 

 

《华西坝记忆》第128页,五大学校长会议,说明:燕大校长梅贻宝(左一)(来源《蛇杖华西坝》)。

 

 


 

《风过华西坝》第25页中,五大学校长会议照片,说明燕大校长梅贻宝。

由金大校友会提供。

 





 


《金陵大学画传》第32页中的五大学校长会议照片说明,燕京大学校长梅贻宝。


 

《百年华西坝》画册



《百年华西坝》画册第20页,五大学校长会议照片,说明:五大学校长的合影,(左至右)燕京大学校长梅贻宝、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长吴贻芳、金陵大学校长陈裕光、华西协合大学校长张凌高、齐鲁大学校长汤吉禾。(1940)选自华西医科大学校史。

 








 

    在文章《我们的华西》里面的介绍:“……这张照片展现的,便是当时由华大校长张凌高教授主持的五校长定期会议。图为五所学校的校长合影。(左至右)燕京大学代理校长梅贻宝、金陵女子文理学院校长吴贻芳、金陵大学校长陈裕光、华西协合大学校长张凌高、齐鲁大学校长汤吉禾(1940年拍摄)

 

 

在很多书籍、文章和资料里面都有华西坝五大学校长会议的照片,其说明是1940年的校长会议合影,对其中的人物介绍时,称左边那位是燕京大学代理校长梅贻宝。

 

1940年在华西坝上的有中央大学医学院,所以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人可能是中央大学校长罗家伦。


 

于是找来罗家伦校长照片对比,但是发现这人并不是罗家伦。

 

我又找来梅贻宝校长照片进行对比,发现这人也不是梅校长。

 

那么这个人究竟是谁啊?

 


后来在大洋彼岸的华西校友在耶鲁大学图书馆查找到这张照片,照片的文字说明时间是在1944年9月,这就是燕京大学来到华西坝以后的事了。

 

又有人说,听华西老校友李长华老师原来说过,燕京大学的马鉴曾经代理过梅校长,马鉴先生的儿子 香港中文大学校长马临是华西1947年毕业化学系的老校友。

 

于是我从网上找来马鉴先生的照片进行对比。在后排左一的马鉴先生,与五大学校长会议照片里面左边这个人就是一个人。

 

其实马鉴先生本人就是一位教育家,是浙江宁波鄞州人,而且他家有九弟兄,他排行第五。

弟兄里面有五个兄弟也都是教育家、文史学家,故人们称誉他们为“一门五马”。

 

因此在弄清楚照片里面人物后,里面人物的正确名字如下


左一是燕京大学文学院院长马鉴。由于梅校长有时不在成都便代表梅校长参加联席会议。

 

左二是金陵女子文理学院校长吴贻芳;

 

左三是金陵大学校长陈裕光;

 

左四是华西协合大学校长张凌高;

 

左五是齐鲁大学校长汤吉禾。

 

 


 

在新近出版的《华西坝文化》一书里,五大学校长会议照片的文字说明已经变成了正确的。

 



《华西坝文化》第80页,五大学校长会议照片说明燕京大学训导长马鉴(代理校长梅贻宝常常不在成都).......


杨光曦于2023年11月17日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