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建筑(六)读后感

邓长春

  罗兆田先生的东方的西方: 《华西大学老建筑(六)》已经看了两遍,前几章也看了。罗先生是资深的医学专家, 又对华西老建筑进行中西对比研究,非常不容易, 给我们提供了从另一个角度看华西中西合璧老建筑的视角。我是学机械制造工艺及设备的,对建筑不懂,更不懂风水,但从我记事起也就是20世纪50年代中后期(56--58年)那时的华西坝建筑还是原来的老样子,至今有些记忆。

  1958年修建共青路(后来叫人民南路),我亲眼看见万德堂的拆除搬迁,在钟楼的东边重建,建好后一看,远没有以前的感觉了,塔楼没有了,楼阶梯门上面的脊兽也变成紧跟时代的标志物飞马(大跃进), 建筑体也由“山”字型变成长方形,门脸上面的英文名称也没有了。我亲眼看见华西外国人最后建成的新礼堂最早拆除。华西坝子弟大家对新礼堂都有许多美好的回忆。60年代初我亲眼看见化学楼的火灾, 以及对华西老建筑的维修,随心所欲的改动。就在两个月前原老华西医院门诊部楼和华西协合大学医牙学院楼(八教)楼外观维修,就把原来青砖和白色的砖缝通通用灰腻刮平,再用印刷的工艺把白色的砖缝印出 。大家有空可以去用手摸一摸,墙面一趟平,没有砖缝了,只有白线条。更可怕的是华西事务所(办公楼),经历了90年的风雨和2008年的8级地震没有垮, 1984年春天,王翰章接待英国前首相希思, 希思就是受荣杜易的孙子委托,来看荣杜易设计的事务所还在吗? 可是在2009年7月26日清晨,古建筑维修公司的一把火,把近百年的事务所二楼烧光。上过事务所二楼的人都知道,二楼中间就是一个空荡荡的大房间, 以前是华西协合大学的一个大礼拜堂,至今没有看到川大和成都消防的事故报告和责任追究。当然现在看到的屋顶脊兽就是奇葩赝品了。另外现在传统建筑工人的技艺比1949年以前差远了, 大家看过以前华西的桌椅板凳、门、窗户和现在比较就知道了。华西坝“苏木匠”选工人的故事今天在这里就不再重述。 华西坝的每栋建筑,老主人对它取有非常好的名字,大多数是纪念大楼的捐赠者而命名,而新主人来后 ,大楼的名称改为:1、2、3、4、5、6、7、8,所有权变了。后来的主人也就自己决定大楼怎么改、怎么维修了。在罗兆田的文章里,他看到了同一栋楼新老的不同,当然在华西坝的人也看到了,不过大家没有仔细去比较, 更谈不上去研究写成书,保留历史记忆。感谢罗兆田先生对华西坝老建筑的研究!今天是中国的打假日。我写的都是我亲眼看见的事实,华西子弟大家都看到的,只不过大家有各种原因没有说出来, 我希望我们对华西坝的记忆能够比较真实,尽可能了解过去的一些场景。

  下面提供两张万德堂照片供比较,另外提供火烧事务所的照片。

原万德堂

迁移后的万德堂(六教)

火烧办公楼

办公楼着火责任单位

   
   

于2019年3月15日

 

往事如烟 人物掌故 岁月留痕 趣闻轶事 联络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