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的温度 (一)

王幼来

 

  七月擦肩而过,惟有夜色无眠。

  完成了成都之行的心愿,踏上了回家的路程。这是七月的最后一天,清晨,天还没亮,走出华西苑,细雨追随着我们。路上无人,一路静悄悄,一片烟雨蒙蒙,流漏出不舍的温情。路过钟楼,不见了一池的荷,地湿漉漉的,一切似乎是在为我们送行。

  回来几天了,这一切就像昨日,就像才刚刚发生。华西,你让人不可忘记,一幕幕让我回想……。

华西协合大学校门

 

       夏日的成都,天气炎热,和北方比起来,有些湿闷的感觉。走出双流机场,金贵主、魏久康两位老师举着纸牌等在出口。国正兄的精心安排,请两位老同学冒着酷暑来接我,见到他们,心中顿生暖意,一种到家的感觉。机场离市里不算远,开出不久大都市的样子跃入眼帘。坐在车里,看着道路两旁的树木、楼房,都知道成都是一个适合人居的城市,前行中,悠然之中嗅到的,是生活的从容有度,不知不觉的一种自然宁静的惬意。

       今年正值华西协合大学110年校庆,学校投资1500万重修校史馆。得知校方非常重视父亲早年留下的物品与文稿,希望能够收藏。对于父亲留下物品,我们是倍加珍惜,能留给学校收藏,也许是最好的方式。在国正兄、邓四哥的帮助下,捐赠的过程一切都顺利。整个过程不过月余,两位大哥的前辈,也是志愿军医疗队的成员,那份热心,那份关爱,都是无私的帮助。

  这次来华西,也是想看看父亲80年前学习生活的地方,更多地了解他的人生。在捐献会上,来了许多朋友,华西子弟居多,其中一些人父辈是西南抗美援朝医疗队成员,今天来一起分享这个活动,我心里懂的,这是一份特殊的亲情,虽然过去不认识,我们的心是相通的,这是一个温暖的大家庭,延续了一种爱的传承。

   活动捐献的物品大都是抗美援朝医疗队时的物件,其中有一份战斗总结是去年10月份发现的,算起来整整66年后才得以见天日。纸发黄了,也有些脆了,但这丝毫不影响她的意义。

  参加活动的许多朋友年岁大的人占多数,其中有两位华西子弟都已77岁高龄,他们早早来到现场。杨光曦大哥的父亲杨振华前辈是1953年的四川抗美援朝医疗队副队长。直到近2-3个月,我们双方才知道,我们的前辈不但认识,而且,曾经并肩战斗在朝鲜最前线,包括大家熟知的上甘岭一带。另一位谭楷大哥,著名的作家,来前正在细读他寄给我的大作《枫落华西坝》,我到的当天晚上,两位老大哥来到华西苑,饭后点了茶,摆起龙门阵来,好不尽兴。我们虽都是初次见面,但已有神交的感觉。第二天参加完捐赠活动,吃饭时没见到谭大哥,下午两点多给我发了一个短信,因姐姐去世正赶往机场去北京。听到这个消息,心中哀戚,为了这个捐赠活动,谭大哥放下了家里的事情来参会,这是一份多么浓重的情谊 。

 

左一邓四哥 左二杨光曦左三谭楷 左四作者

谭楷大哥送我的著作

  国正大哥远在香港,虽然疫情作乱,不便赴蓉,但是细致的为我们行程做了安排。会后请金老师安排大家在大海湾酒楼聚餐。

  酒楼以粤菜为主,水晶虾饺晶莹剔透,包着的虾似乎呼之欲出。碳烤肉色泽诱人,皮脆肉嫩,香味浓郁。店主也考虑位于蓉城,同样有其川味特点,干烧鳜鱼是川中名菜,不禁想起谚曰“八月桂花香,鳜鱼肥而壮。”吃上地道的麻婆豆腐,聊起了哪位陈麻婆的流传的故事。主人的细心选菜,让我的食欲大开。

 

大海湾酒楼的聚餐

 

   从来学校的第一天,邓四哥就一直陪着我们,他的父亲邓显昭前辈是华西医院泌尿外科的创始人之一,是当年西南抗美援朝医疗队的副队长,一起来参加活动的还有医疗队张连俊前辈的女儿瑞蓉大姐夫妇、吕培锟前辈出自华西口腔医学系,他的儿子东建大哥也来了。大家在一起聊天,亲如一家。我们父辈都是抗美援朝时代的医疗队成员,他们都是早期华西毕业的骄子,日后也都成为医疗界的精英。略有遗憾的是,在随后的几十年风风雨雨中,他们都经历许多坎坷,有的前辈是放弃国外优厚待遇,回到新中国参加建设,他们忍辱负重,热爱祖国,以行动展现的老一辈知识分子赤子之心,我们没有权利忘记这些早年知识分子前辈。

吕培锟前排右二、张连俊后排左一、曹振家后排左二 、邓显昭后排左三

  成都的天,不是天天艳阳高照,有时也会变换他的容颜。晚间飘来的小雨,伴随着我们入梦,我喜欢这样的小雨,淅淅沥沥地,轻轻地敲打在地面上。一觉起来,天已见白,校园路上三三两两的学生打着雨伞行走,雨伞各不相同.羡慕他(她)们的年轻,这份青春与校园的美丽环境融为一体,使校园更加充满活力。

  在邓四哥的陪伴下,我们走访校园。四哥出生在华西,生活在这里近70年。是地道的华西通。以华西的历史和文化,想读懂他真是需要功夫,但是,四哥走到哪里,都能讲出学校的历史和典故,几天陪伴,不顾辛苦,直到分手那一刻,我感觉到了他一丝倦意,辛苦了邓四哥。这些温暖都是用陪伴的时光镌刻出来的片片真情,使人难忘。

  
我们在校园里走访了很多当年旧址,一些地方就是父亲当年学习工作的场所,物是人非,但也引起心中小小波澜,也许我们走过的每一步,会有他80年前的足迹,这是另一种寻根吧?看上去很多地方保存的都还算好,父亲毕业75年了,一直没有机会回校。这次我们兄妹代他回来,既是向母校做一汇报,也是回来认认家门,毕竟我们有个称谓,叫华西子弟。

  在成都的日子一晃就过去了。临走前,钟志成大哥夫妇特意为我们践行,他是父亲的同班同学钟知强前辈的孩子,现在华西工作,是名副其实的接班人。在著名的小吃店钟水饺摆出各种风味小吃,十六种特色食品让我们目不暇接,见识了四川名吃,钟水饺、龙抄手、叶子粑、蛋烘糕、玻璃烧麦、旋子凉粉,口蘑小包、夫妻肺片等。一些食品我听都未听说过。感谢志成兄嫂的盛情安排。成都,不缺美食,更不缺温情。

 

 钟水饺的十六种小吃

 

  饭后,光曦大哥和志成兄坚持送我们回到华西苑,总感觉时光不留情,话还没有说够。分别时,大家紧紧拥抱,心沸腾,眼中的泪忍住不跌落,和这份温暖一起珍藏起来。

   作为华西子弟,来了才知道,华西如此特别,华西子弟如此不同。不经意间收获的温暖与感动,是奇特的,处处打动你的心,让你久久不能忘。在成都期间,大哥、大姐对我们照顾有加,分手时东建大哥和我讲回去要多锻炼身体。瑞蓉大姐给我们准备了口罩,走时还带上四川特产黑芝麻糕,贵主大姐为我们细心地定好早车,一切都在这些小事中。我们知道,都说北方人豪爽好客,但是华西人的火热与真心,让我们感到更温馨。

   漫漫浮生,有多少风雨染指我们澈如清水的生命,有时却冰冷寒彻,但是,我更感觉到了这一路上,总会有那么些瞬间,让你多年以后蓦然回首时,依旧温暖如初。其中一页,是我心中的感受到的华西温度,那舒适的温暖……。

  我想起了华西坝唱了100多年那首加拿大民歌,人们说你就要离开村庄,我们将怀念你的微笑......。

 

2020年8月7日立秋作

 

返回上页

往事如烟 人物掌故 岁月留痕 趣闻轶事 联络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