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的温度(三)

华西协合大学老照片点滴故事

 

一年前,我和妹妹来到了成都,按和学校的约定,将父亲在抗美援朝期间使用的物品、战地工作总结原件、缴获美军战利品捐献给四川大学以及川大医学中心,这也是我们家后人的一个心愿,感谢当年华西协合大学对父亲的培养。

这次去成都,带了大约20件父母亲早期的一些物件,一部分是父母亲在华西坝时物品,还有两人在志愿军时的物品。过去没有拿出展现过。其中有一张照片,大家很有兴趣,尤其很多华西子弟,对照片上前辈更加熟悉。

这张照片是在当年在华西协合大学的集体照,应该是是1945年华西协合大学医学院的学生毕业照片。


参会的华西子弟告诉我,时间应该是1944年或1945年冬季。

根据国正兄、邓四哥提供给我的当年资料,1944年11月30日的华西协合大学刊物登载的从军名单,这届学生1944年底离开学校的可能性比较大。

抗日时期,学生们到部队医院工作,有其特殊的历史原因,现在很多年轻人是不知道这段历史的。

抗日战争爆发不久,国民政府教育部颁发《医学教育救护队队员调遣服务办法》,规定向各学校调遣医学院五、六年级学生,派遣军医救护机关服务。到1941年,又颁发了《民国三十年征用医药护士毕业生服务实施办法》规定除15%可留校任教外,军政部军医署占40%。

抗日时期征调高校学生是从医学院开始的,今天,大多数人对征调这个词是陌生的,但那个年代,是医学生常常提起的名词。

在文章里特意提出这个词,是今天知道词的意思人并不多了,也是希望人们不要忘记了那段特殊历史。

据有关材料报导,抗日时期,在中国五百万的军队中,只有不到一千名合格医生,一场战斗结束后,很多军人因为没有接受及时救治而牺牲,从当年大学医学专业毕业的人员数量,部队医生是极度缺乏的,很难想象当年的医疗救治情况。

即使在朝鲜战争期间,医疗条件改善许多,也还是远远满足不了现代战争的要求,尤其是医学专科毕业的医生、护士,部队需求还是大量的。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为加强与同盟国协调作战,美国派出部队来华支援中国作战,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征调4000余名英语译员,主要来自大学、专科学校学生,在职编译人员和英语较好的知识分子。所以,当时还有征调译员,这也是很多人不了解的一段历史。

在抗日战争期间,这些前辈尽管所学专业不同,但都用自己所学知识服务抗战第一线。

感谢国正兄、邓四哥提供  华西协合大学校刊(1944年11月30日出版)

根据华西协合大学校刊登载1944年底共有79名医、牙、药专业学生从军抗日,其中医科专业仅有46名,其中,还包括16名女生。

那时医学院要求严格,能按时毕业并不容易,毕业人数自然也不会多。

根据父亲留下的当年手迹,他开始开始从军抗日医务救援工作时间,和相关信息是完全吻合的。

在抗战时期,根据这个征调计划,有大量的学生,包括许多知识分子,走上了抗日一线,用自己所学知识,从事抗日工作。

       有的人永远没有回来。

文革时期的一些事情,我还留有记忆,见到过有些前辈,因为征调经历,受到不公正待遇,结局让人痛心。今天看来,这一切似乎久远了,知道的人也越来越少。

 

邓长春提供《华西协合大学校刊》1944年华西从军名录

 

去年到成都,华西子弟们告诉我,这张老照片的背景应该是启德堂。

照片虽然没有写具体时间,但是,父亲在照片背面,把人的名字都标注出来了。其中有些名字特意用线画出,根据我掌握的一些信息,猜测这些前辈应该是当时在校老师。

他们是杨振华和张君儒夫妇、方叔轩、曹钟樑、谢锡瑹、陈耀真、吴和光,冯子富、吴德诚、戴述古,乐以成,张光儒等前辈。

方叔轩  1919年毕业于华西协合大学教育系,曾任华西大学教授教务长、校长。

李廷安   早年毕业于北京协和医学院公共卫生系,1932年任上海市卫生局长,1943年任四川华西大学医学院教授兼附属医院院长。

陈耀真  1927年在美国波士顿大学学习并获理学士、医学博士学位。1934任齐鲁大学医学院眼科主任、华西大学医学院存仁眼耳鼻喉科医院眼科教授。

谢锡瑹  1931年毕业于西协合大学,主任医师,教授,大外科主任。曾任川西医院院长、四川省人民医院院长。

曹钟樑   1934年毕业于华西协合大学。曾任抗日战争时期成都三大学联合医院男院院长,原华西大学医学院内科主任、院长。建国后,历任四川医学院教授、副院长,

戴述古  1934年毕业华西协合大学曾任华西口腔第四任院长和湖北医学院口腔医学系主任。

吴和光 1936年毕业华西协合大学;历任四川医学院附属医院院长,四川医学院教授、副院长,

杨振华 1938年毕业于华西协合大学, 1946年任华西医院院长。四川医学院(今四川大学华西校区)外科主任。

张君儒1937年毕业于成都华西协合大学,是华西医科大学儿科的奠基人之一,儿科主任。

吴德诚,1940年毕业于华西协合大学,曾任重庆中央医院内科副主任、历任华西协合大学副教授,四川省人民医院主任医师、内科主任

乐以成   (谢锡瑹夫人)华西医学院1932年毕业,华西妇产科教研室主任,妇产科主任,医学系副主任,国家一级教授。

张光儒  1942年毕业于华西协合大学,曾任华西医科大学内科教授、教研组主任,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 。

照片中还有两位外国老师,我不知道他们相关情况,也许看见这篇文章的朋友,能补充我的信息。(戚亚男提供:杨济灵、韩培林、韩芳清。)

我对华西的历史了解不多,有些内容或许没有讲到。不过从所看到的材料感觉到,他们每一位都有着不凡的经历,细细了解,都让人感叹不已。他们书写了华西历史重要一页。

1945年医、牙、毕业学生共计57人(医47人、牙10人),老照片中应届毕业生为44人。猜测有些学生已经离校,或是照片是毕业后补照。

去年来到华西协合大学旧址,又在当年前辈毕业留念的地方,留下照片,以作纪念。

邓四哥还专门抽出时间,陪我们兄妹到启德堂楼里参观。看见老师正在上课,许多学生在听讲,感觉他们真的很幸福。



今天见到老照片的位置

1945届华西、齐鲁医牙科在毕业五十周年之际,曾返校举行联谊活动。28位45届华西、齐鲁医牙科前辈,从美国、香港、祖国各地回到华西坝,探望授业恩师和思念的母校。

家父因病出行困难,失去了回校与师生欢聚这一机会,实为遗憾。家母(1942年齐鲁大学毕业)代笔特意为会议写文,将《亲爱的母校,您好》发给大会,此文在大会宣读,并登载学校校报上。

 

算下来,老照片是近80年前的记录了。照片共计62位前辈,以他们的一生经历,称他们为医学精英应不为过。估计他们大多数人不在了,特意拿出照片,讲述当年的背景,也是对他们的怀念吧。

父母亲在世时,经常听到他们谈起华西坝往事,讲述当年的校园生活。虽然一人毕业华西,一人出自齐鲁。但都在华西坝这块土地学习生活过。不象今天校园学生多的彼此不相识。老照片中许多前辈,父母都很熟悉,毕竟那时一届毕业没有多少人。照片当中一些前辈,我也都是在他们聊天中知道的,包括当年的一些趣事......

对于他们这一代人,华西坝是让人难忘的地方......

作为华西子弟,很小离开西南,对学校和前辈的了解不够,只能将所知一、二讲给大家,相信熟悉情况的朋友,会讲述出照片背后的更多故事......

王幼来于2021年11月1日

返回上页

主 页 人物掌故 往事如烟 趣闻轶事 岁月留痕 联络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