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的珍贵照片--童年记事之三

贾安琳

    三十年前的今天,即1976年的9月9日下午,我、宋平、王二(宇航)、谷雨在王二家厨房前的石桌子上打拱猪(我现在也想不起那时为什么没有开学),我们打得正起劲时,不是这个钻桌子就是那个钻桌子。下午3点左右,陈嬢嬢(小李子的妈妈,15中的校长)就来告诉我们说4点钟广播里有重要新闻,我们立即问陈孃嬢发生了啥子事?陈嬢孃还不敢太肯定地说:可能是毛大爷死了。

    因为那一年实在是发生了太多的大事件,从一月八日周恩来去世,五、六月份时成都闹地震(我们全部搬到地震棚里去住),七月六日朱德去世,七月底成都的大地震没震却发生了唐山死了24万人的地震(当时我们听说是死了75万人)!所以听到陈嬢嬢说了这一消息后,我们就马上各自回家把家里随时准备好的黑袖套(青纱)找了出来,几个又坐在一起等待着听广播,还再一起讨论如果这事是真的,中国咋个办哦?!(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我们才十三、四岁,本来是“瓜不乃胎”的,却还自以为是,每天打扑克牌之余还忧国忧民的,其实那时我们除了打拱猪、打暗朋友以外就啥子都不会,简直不晓得在忧啥子!)

    四点钟还没到,收音机里就开始一遍又一遍的播放哀乐,我们当时心情的确很沉重,当收音机在4点播出“我们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与世长辞”时,我们几个都呜呜的哭了起来,可能是有着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吧 。

    记得后来就是全国上下都在忙追悼会什么的,好象那时候大人也不怎么上班,我们学生也不怎么上学。我们整天也和那些大人一样到处跑去看有什么花圈、有什么挽联,特别是在人民南路的主席像前有很多的人去吊唁、拍照,我们也不甘落后,并拍下了这几张对我来说极为珍贵的照片。

    当照片取回来时,我们都说宋平在抿嘴儿抿嘴儿的笑,宋平当然打死都不承认啦,因为那年头这样的行为可是要犯严重错误的哦!今日今时大家都没有什么顾忌的了,那么就请各位看官仔细看看边这张照片上的宋平是不是在抿嘴儿抿嘴儿 的笑?

    为何说这些是珍贵照片,因为那时没有钱,除了自己的生日,平时根本没有向父母要钱去照相的理由,而这件事的发生才让我们有机会向爸爸妈妈要了几角钱去拍照片。所以凡 事都得一分为二,要不是这件事,又怎么可以留下我们少年时代的倩影(那时人家都赞我们说样子长得很好看,现在看回照片真的还算马虎过得去,有点清水出芙蓉的感觉)?再看看那时候穿的衣服 、梳的发型、严肃的神态,可见当时是多么的纯真,还有我们胸前的花和手臂上的花,都是我们自己亲手折的纸花啊,那可是上上等的工艺品呢!

    还有以下两张照片是和小学同学一起拍的,上面基本都是川医的子弟。

    那时还有一件事也是值得一提的:我和胡燕(花猫儿)从幼儿园一直到高中都是同班同学,76年9月正好是我们从五中心小学的带帽子班转到十六中上初中二年级,在学校参加毛大爷的追悼会或各种悼念仪式上时,我们那些同学都在哭,唯独胡燕没有流过一点一滴眼泪,但之前他家的猫儿死的时候,她却很伤心地哭了几天几夜呢!所以在那个时候,我们都觉得胡燕是个没有无产阶级感情的人,是个思想和阶级觉悟落后的同学!而如今,看看别人胡燕可早就是成都市的政协委员了哦,而我们这些人才是真正的落后份子,什么党也没能进得去!

                                              写于2006年九月九日

往事如烟 人物掌故 岁月留痕 趣闻轶事 好友查寻 联络我们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