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华西精英

杨光曦

   二〇一三年二月二十日,华西老一辈精英人物, 现存唯一的一位长辈,中国第一位牙科女博士(图一),口腔修复先驱张琼仙先生,以一百零三岁的高龄驾鹤归西, 从此华西精英时代宣告结束。

   当我获悉噩耗时,已经是几天后的时间了。我急急忙忙赶到公行道二号《颐庐》张府去悼念时, 家人告诉我,张老前辈去世后第三天,遗体已经火化,并与早些年去世的陈志平伯伯合葬相伴了。

   家中的陈设一如张老生前一样,根据老人家的遗愿,丧事从简,不设灵堂,不开追悼会,不收花圈,不收一切祭奠之物, 子女仅仅在壁炉台上放置着老人家一百岁大寿的纪念照。当我面对着张阿姨那慈祥、亲切、和蔼的面容时, 悲痛的心情让我简直不能自己,滚滚的泪水止不住地往外涌出。我对着老人家的像——我不愿意称之为遗像——深深地鞠躬, 并且久久地直不起身来,我是为这位华西最后的一位长辈致意,更是为华西整整一代雄杰长辈们致敬。他们这一代人, 把整个的一生都奉献给了华西,他们的成就铸成了华西的历史,翻开华西史的篇章,每一页都是他们用心血写就成的。 正是由于他们辛勤的努力,使华西协和大学以光辉的形象耸立在中华大地之上。

   张琼仙孃孃是四川简阳人,1910年出生, 是华西协和大学的同龄人。十八岁考入华西,1936 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大学医牙学院牙科,获得牙科学博士学位,以及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牙科学博士学位,成为中国首位牙科女博士, 并留校任教。她那小巧的身躯里面,蕴藏着巨大的能量。她从国外引进了根管治疗学,第一个在国内开展根管治疗, 是我国利用针形固位的首创者,在口腔修复方面具有开创性,是我国口腔医学界的泰斗人物之一。

   在为病人治疗中,她心灵手巧,轻手轻足地给病人解除痛苦。凡是经她治疗过的病人无不对她交口称赞。新中国成立后, 她曾经为共和国的开国元勋朱德、贺龙、聂荣臻等老一代领导人看过牙齿。

   后来她自己也为疾病所困扰, 但她以惊人的毅力经受了数次腹部手术,最终战而胜之,并以良好的健康体魄迎来了自己的百岁寿辰。 她还在九十五岁的高龄时,独自一人步行数千米的路程,来看望卧病在床的老朋友杨振华,这让我等晚辈铭记在心。

   201010月是华西百年校庆,也是先生的百年华诞。 这位在众多健在的华西老人中间唯一的百岁老人, 有资格受到人们的尊重。在她百岁周年庆典上,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后辈们纷纷向老寿星祝贺, 恭祝她老人家身体健康,寿比南山。并向她汇报:由她教授的根管治疗,使这些学生们终身受益,在全国同行面前,华西学生腰杆硬得起来, 他们所掌握的根管治疗让别人只能望及颈后。

   后来我作为我们两个世交家庭的晚辈,专门到《颐庐》张府, 拜见了这位传奇人物。她老人家那清楚的头脑、清晰的思路、娓娓的言谈,使人很难与百岁老人相联系起来。在家人的照料下, 她每天生活很有规律,有正常的食欲。每天看报纸、电视,关心国家大事及时事新闻。

   2012暑天, 从华西被支援到湖北医学院去的原华西口腔前辈夏良才、廖蕴玉夫妇的儿子,现在亦为著名的口腔教授夏宁回到成都省亲, 会见了很多儿时在华西坝上的同学、朋友。并与原华西口腔前辈邹海帆的女儿邹玲莹、美莹姐妹, 和我四人前往张阿姨府上探望,并祝她一百零二岁生日。对于当年好朋友、好同事的后辈们的到来,老先生十分高兴, 和大家一一谈起当年的往事,仍然显得十分开心。但是岁月不饶人,百余岁的高龄,使她与之前相比,整个人的状况要差了不少, 这也是大自然的规律,谁也不可以违背的。

   现在先生终于进入到天国,在那里有众多的老朋友、 老同学们等待着她的到来。华西坝上的一代雄杰终于可以远离凡尘的喧嚣、功利、不平,无忧无虑地快乐地生活。

 

                                         杨光曦 2013.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