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此机会,我想向各位介绍一位华西的老校友, 他的人生已在历史中被尘封得太久,太久了. 值此全球纪念战胜法西斯 60 周年, 我想用下文和本人的一幅拙作来纪念他. 他是吴大可,,,怡的六舅舅, 一位活在我们身边的英雄, 当年就是靠无数战死疆场的这些人, 才换来了中华民族战胜日本法西斯的伟大胜利。

 

乐以琴小传

 

     丘小庆

 

乐以琴 (19141937),四川芦山人,空军第四大队中队长,上尉,1937123日于南京保卫战中壮烈殉国,现安葬于南京航空烈士公墓 。共落日机8架,与高志航,刘粹刚,李桂丹并列为空军“四大天王”。被江南人民誉为“江南大地之钢盔”,四十年代小学国文课本中专有一篇纪念他英雄事迹的课文。

 

以琴出生于一个殷实的商人家庭,其父乐伯英先生是一位基督教徒,因此以琴与他的兄弟姊妹一样,早早的就被严父送到成都上学。乐家是一个大家庭,伯英先生两位兄弟的子女和以琴的兄弟姊妹在一起生活,每人每天都有分配到的家务活必须完成,如若不然,家中的体罚和“思想教育”是十分严酷和难以消受的, 是以养成了以琴勤劳,好学,简朴的生活习惯。

 

 

以琴个子不高,但体格和个性十分坚韧,顽强;这可能与他四分之一的藏族血统不无关系吧。他的田径功底颇好,尤其擅长短跑。在华西协和中学(华西协和大学附中)学习期间,是学校出名的田径运动员。高二时,以琴代表学校到上海参加全国中学生运动会,参会期间,他轻松的通过了大学入学考试,被山东齐鲁大学录取,但他当时没有中学毕业证书,万般无奈,只好借用四哥乐以琴的中学毕业证书进入山东齐鲁大学医预科学习,从此他的真名“乐以忠”就“正式”改为了“乐以琴”。无独有偶的是,当他的四哥乐以琴考进空军时,也只好借用六妹, 吴大可,,,怡的妈妈, 乐娘娘以纯 (读到此处时,音量要不自主的放大一点, 因为乐娘娘的耳朵一直有些聋) 的中学毕业证书,以致于空军中流传着“乐以琴不是乐以琴,乐以纯不是乐以纯”的笑谈。

 

 

老乐先生伯英是一位国事家事十分执重的绅士,他的祖上有好几位是大清的武举人和武将,因此卫国保家的家风甚浓。加之乐家流传的一个传说一直认为“乐家是岳飞后裔的一支,为逃避追捕辗转来到四川芦山,被迫改姓乐….。”所以岳飞“精忠报国”的理念在以琴的心中一定是根深蒂固的。

 

看来以琴似乎要象他的数位兄姊一样,成为著名的医生了。然而,1932年日寇攻打上海的炮声打破了以琴的医生之梦,他毅然中断了医学学业,投考了杭州笕桥国民革命军空军军官学校第三期,以身家性命去实践“国家兴旺,匹夫有责”的中华古训:需知与以琴同时的空军同僚多为东北人,深收日寇其害,他们投军抗日的动机十分直接,而以琴的家乡远在西南边陲,并未遭到日寇铁蹄的践踏,以琴本人已考入教会学校的医科,属于免征对象,按当今拜金主义盛行的自私理念来判断,他去从军纯属愚蠢,可是以琴志愿的去了,为什么?由于家族和学校的教育,由于以琴的热爱和心胸所在,无怪六十年后,他当年的同学,著名的胸外科专家杨振华伯伯对笔者感吾说,“以琴,是一位真正的热血青年”。

 

以琴以优异成绩自军校毕业后,进入著名的空军第四大队服役。日寇日益漳显的狼子野心深深的震撼着以琴的内心,在反复斟酌敌我态势之后,以琴下定了以死报国的决心。1936年探家之前,以琴特地在景德镇为各位兄弟姊妹各烧制了一套细磁餐具,在与父母和兄弟姊妹团聚之后,以琴给慈父母留下了他的心声:父母亲大人有兄姊照顾,弟妹生活有靠,以琴没有什么可挂念的了,以琴身为军人,今已抱定必死的信念,惟有精忠报国,为国捐躯是以琴今生的追求……

 

 

(各位, 1980年在北京,作为住院医生守候大侯助存伯伯, 病榻长夜之中,他告诉我华西有一位抗日的空军英雄, 我深深为之所动, 然则当时的政治形势是不允许我向乐家或华西校园中任何人打听此事的, 从此我开始暗暗搜集以琴的资料,不知为何,只要一接触以琴的资料和谈及他,我就禁不住眼泪)

 

 

19377月抗战爆发,空军北上抗日,不料日寇进犯上海,814日第四大队冒雨自华北飞返杭州,刚在笕桥机场落地,即遇自台湾来袭的日“木更津”轰炸机联队,各机来不及加油即升空迎战,在高志航大队长率领下,一举击落日“96”式轰炸机6架。以琴的分队飞在最后,未及赶上此役。当晚在机场食堂只找到几瓶啤酒充饥,以琴向战友发誓要“打掉它龟儿子的日本飞机”。第二日 “木更津”轰炸机联队再次来袭,以琴升空后如饿雕捕食,驾驶着他的“2204Hawk-3双翼战机一举击落了4架日“96”式轰炸机。落地后不待战友向他祝贺,他已经短跑一圈庆贺自己的首次胜利。

 

淞沪会战中,以琴愈战愈勇,击落纪录彪升至8架,成为当时击落敌机最多的王牌飞行员。被舆论赞誉为“江南大地之钢盔”。其间以琴也被日机击落一次,跳伞后日机竟向他扫射,所幸以琴命大,不久即伤愈归队再战。

 

淞沪会战失利后,国军渐次败退到南京,由于自己无工业生产能力,飞机无法补充,飞行员死伤甚众。193711月底,退守南京大校场机场的空军只剩下几架破烂的意大利战机,飞行员也只剩下了董明德和以琴两人。当时人心浮动,守卫南京的唐生智部队节节败退。面对每况愈下的战局和即将沦陷的首都,董明德和以琴都抱定了以身殉国的决心。他俩每日驾机升空,遇见进犯的日寇部队就拚命扫射,遇见进犯的日机就拚死决斗。123日,以琴再次升空,与8架敌机展开了殊死的战斗,不幸他的座机被日寇击伤,以琴被迫弃机跳伞。谁知伞未打开,我们的英雄壮烈殉国,以他23岁的年轻生命实践了他“精忠报国”的理念。

 

以琴殉国后,他的三哥不敢告知慈母阿娘(此时伯英先生已辞世),将抚恤金在郫县偷偷购置了百余亩上等水田。年余阿娘得知六子殉国的恶耗后,痛哭一 场,将水田变卖,并将家产在芦山捐建了芦山第一所中学,取名为“伯英中学”。

 

编后记

   以琴殉国时的场景无人知晓, 我根据资料在2000年 以油画(见上图)复原了以琴跳伞时的瞬间,然欲参加华西90周年校庆画展时,却因画面上有青天白日国徽而被拒展, 对于如此不顾历史事实的傻蛋,你除了苦笑, 还有别的办法吗? 今将其登在这里,以纪念为国捐躯,死战不退的六舅舅.

 

 

                                  

往事如烟 人物掌故 岁月留痕 趣闻轶事 好友查寻 联络我们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