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庆数家珍

 王蔚岷(王援朝)


    我比小庆年长约三岁,小时侯我很喜欢这位兄弟,这不仅仅是因为他生得一副又白又胖惹人喜欢的面孔,更重要的是他的兴趣和爱好和我相投。比如说,画画、科技、航模等等。但不同的是小庆还喜欢生物和动物之类。每当谈天说地时,他总是滔滔不绝。他对所追求的事情总是锲而不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因此这位兄弟有时也很磨人。
 
    
记得小时侯一次我重感冒在身,高烧刚退,躺在病榻上用几本连环图消磨时光。这时小庆叮叮咚咚闯进我屋,见我手上的连环图伸手就要借。过去我对这位兄弟总是有求必应,可那天则不同。因前些天李进告介过我,借书给小庆要小心,他借你的东西容易,你借他的东西时他就要耍赖。由于听信李进的离间,我决心这次一定不借。小庆见此状就开始软泡硬磨,摆出他那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劲头。由于我有病在身,被他磨得心烦,就开始出言不训,然后大骂出口,摆出一副非把他轰出家门不可的驾式。这时惊动了父亲,他一怒之下撕毁了那本书,还把我责罚一顿。小庆见给我闯了祸,带着歉意和尴尬的神情匆忙离去。
 
    
对于画画和航模等业余爱好,我用它们来增长知识、消遣和寻求乐趣。成年以后由于忙于工作和专业,早把这些业余爱好束之高阁。可小庆则不然,他直至今日对这些业余爱好从未放弃过,而且总是做得尽善尽美,以专业水准来要求自己。虽然花费很多时间,但确也给他带来极大的乐趣。每当完成一个航模制作或一副绘画作品,他都沉浸和陶醉在成功的幸福之中。


    
小庆还有一个僻好,那就是他的这些幸福一定要和他的好友分享,和好友一起陶醉。每当我拜访他无论是在亚特兰大、纽约或现在光明路的家,小庆都要把他业余爱好的成果拿出来满腔热情地和我共享。把他的心血财富让我一一过目,每到此时我心里就说:小庆今天又要数家珍了,不知又要折腾多长时间才能了结?


    
首要节目除了出示航模制作以外一般是展示他收藏喂养的珍稀花、草、鱼、蛇、小爬虫之类。然后就是绘画作品。过去我对他的画唯一的印象就是莽蛇大张嘴对着鳄鱼大张嘴。但不久前,我看过他的新作莽蛇图,使我大开眼界。这幅油画一改我见过的莽蛇鳄鱼嘴对嘴的程试。画的是一个拼搏和翻滚在浊水中的巨莽,颇具排山倒海和倒海翻江的气魄。无论是水的表现、巨莽的姿态、光线的运用还是油彩笔调的处理,都可看到作者良苦的用心。这幅画充分表现了作者对生活的热情和对事业拼搏时锲而不舍的精神。


    
压轴节目当然是他的摄影作品幻灯片。这个节目最花费时间,而且最令人眼花缭乱。我总是因长途驾车的疲惫而打磕睡,小庆总是把我摇醒,不让我错过每一幅画面。在他的轮番疲劳轰炸之下看过诸多的照片。最有印象的有三幅,一是《傍晚的华盛顿》、二是《河马》、三是《射水鱼》。


   
《傍晚的华盛顿》摄于美国首都华盛顿林肯纪念堂的台阶上。该照片摄于一个晴空万里皓月当空的傍晚。画面里,侧面是近处的林肯纪念堂的巨型石柱,画面中心是远处的乔治·华盛顿纪念塔,旁边是更遥远的国会山和国会大厦。乔治·华盛顿纪念塔象一把拔地而起的冲天利剑在皓月当空的晴天里和远处的国会大厦遥相呼应。拍摄这幅照片实乃不易,必须同时满足三个条件,即空间、时间和天气。空间条件容易实现,若要把时间和天气条件凑合在一起就太难了。不知小庆花费了多少个傍晚时间,终于等到了三个条件齐备的一刻,得以记录下这美妙的画面。

    
情景。拍摄此照片除需要前面所述的三个必要条件之外还要附加一个河马的心情条件。所以拍这张照片比前一幅更难。为达到目的,只要烈日当空,小庆就等候在河马身旁。不知度过多少汗流浃背的时光,河马的牛脾气还是抗不过小庆的耐心。一天,河马终于大张那丈多宽的血盆大嘴。小庆轻松愉快地按下快门,记录下这一精彩的情景。

 
    
射水鱼是一种分布在南亚地区的热带鱼,个头不大,常以昆虫为食。射水鱼觅食的绝招是从口中射出一束高压水柱将其停在水面上方树梢或植物叶上的昆虫击落至水中,然后捕捉食之。小庆的这幅《射水鱼》照片就是记录射水鱼射水击食的瞬间。拍摄这幅照片不仅仅必须满足光线和角度等条件,还必须将射水鱼请到家中透明的鱼缸里,鱼缸之上还要有树梢或植物叶,树梢或植物叶上面还要有停靠着的活昆虫才能拍摄。因此,拍摄这幅照片和前面所说的两幅相比,那真是难上加难。好在小庆具有几十年喂养热带鱼的经验和嗜好,早已将射水鱼养在家中透明的鱼缸里,并在鱼缸上方布置一些花草和树梢,在树梢上钉上一个活螥蝇。安排脱当之后,小庆在鱼缸旁架着相机等候射水鱼射击螥蝇的瞬间。可是射水鱼射出水柱的时间非常短暂,手按快门要抓到那射水鱼击中螥蝇的那一刻是非常不容易的。小庆不厌其烦的反复抓拍,若螥蝇被水柱打死再去抓活的,并小心翼翼的钉在树梢上,绝对不能把螥蝇钉死了,再继续反复等待和抓拍。老天不负有心人,小庆终于抓拍到一张效果非常满意的射水鱼射中螥蝇的瞬间照片。

 
    
小庆离开美国已有好几年了,我和他的联系逐渐减少。每当想念小庆时不得不回忆起他那些让人回味无穷的数家珍的故事来。
 

                                                      2005年6月9日于美国西雅图

 

往事如烟 人物掌故 岁月留痕 趣闻轶事 好友查寻 联络我们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