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驰火电我来也》

肖永茂

    一九六四年六月,在四川大学举办了全成都市大专院校( 体育学院除外)的田径运动会选拔赛。目的是选拔八月份参加成都市体育运动大会的大专院校代表队。我有幸加入了川医田径代表队参加这场选拔赛。

   选拔赛在四川大学举行。此时,大约是端午节, 錦江江面放了许多鸭子,江里有许多游泳健儿在你争我夺,翻腾着,扑打着,水花四溅,奋勇争先地抢着鸭子,热闹非常!

   在烈日下,我参加了百米比赛,取得了好成绩, 选入了大专院校田径代表队。我们川医是否还有其它同学选拔进入了代表队,我不知道。

   放暑假了,大约是七月底, 我们在成都电讯工程学院进行为期一周的集训。正是盛夏,骄阳似火,放出剌眼的光芒,照在仅穿背心、运动短裤的身上, 感到灼痛。天蓝蓝地,偶尔有一丝云彩。操场周边的树,有气无力的站着,枝叶蔫蔫的低垂着,操场被烤得发烫。天气十分闷热,一动就是一身的汗。

   每天就是枯燥的训练,在烈日下,练习五百米,一千米跑, 以增加耐力。好在我的项目是短跑,不然,哪才止练一千米!我的耐力不行,稍远一奌,就快累死了。经常是满脸通红, 全身是汗水淋淋的。除了耐力训练外,还要进行短跑的基本训练,如高抬腿跑、跨步跑等,总之,都是费力的体力活。 短跑训练的时候,比中长跑耐力训练要好些,这可是我的强项呀!我的特奌是,爆发力強,但缺乏耐力。短跑是无氧运动, 只要憋着一口气,拚命地跑下去,只管冲向终奌。但跑下来也是一身瘫软,象牛一样喘着粗气。训练下来,全身酸痛, 尤其是两个大腿根部酸痛不已,连走路、抬步、上台阶都感觉疼痛费力。有什么办法呢,只有咬着牙,坚持下去,谁教你参加集训队呢?

   训练间隙休息时,我到其它项目训练的地方看一看。看看举重队。训练处摆滿了沉甸甸的杠铃。运动员们穿着护腰在练习着举重。 乘着兴,抽个空,我试举了一会,最多可以挺举一百四十斤。我当时的体重是一百一十斤。我想,还不错嘛,这玩儿就是太枯燥费力了。

   这期间,我认识了成都工学院的一个同学,名字记不得了, 个子约一米七七左右,最爱唱“马儿啊,你慢些走啊,你慢些走……”,我们很合得来。我称呼他为“大汉”。经过了艰苦,枯燥的训练,一周的时间终于结束了。

   八月初,成都市体育运动大会在市体育场举行。体育场已佈置好,主席台两边插好了一排排彩旗。观众台上面掛着“发展体育运动, 增强人民体质”。“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等口号。看台上有许多人,站着,坐着或走着。市运动会就要开始了。

   帶队的教练给我报了三个比赛项目,即:一百米短跑,二百米短跑,四个人参加的四百米接力賽。我的比赛分三天完成。第一天, 上午一百米预赛,下午,一百米决赛;第二天,上午二百米预赛,下午,二百米决赛;第三天,上午,四百米接力预赛,下午决赛。

   运动会简单地举行了开幕式后,就分组进行比赛。

   八月初的天气很热,天空万里无云,烈日高照,让人喘不过气来。

   百米比赛,参加的人多,分成了几组比赛,已记不清了。那些运动员都比较高大,显得精神饱满,焕发出青春活力。 可我并不怕他们,总觉得他们与我的高矮差不多。就象现在我班的男生比我明显高的,在那时,我觉得与我差不多高。 可能是感觉有力,再高大,都与自己差不多吧。

   艳阳高照,天气闷热,看台上有许多观众呼喊着加油声,使气氛更热烈。

   我穿好运动背心和短褲,穿上短跑用的釘鞋,随队伍进入赛场。看见这些运动员,个个精神饱满,肌肉爆绽,心里还是紧张的。 心跳有些加快,呼吸也有些急促。定了一下神,暗暗提醒自已,怕啥子嘛!着什么急嘛!他们还不是和自已一样,一个脑袋两条腿! 情绪稳定了,进入赛场。裁判喊‘’各就位‘’时,都迅速地站在起跑线后,作好半蹬的起跑姿势, 精神紧张地等待着裁判员发令。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显得很慢,心怦怦直跳!突然,一个运动员紧张过度,发生抢跑, 使大家虚惊一场,又重新回到起跑线,做好预备动作。这一次,隨着‘’各就位--预备--砰!‘’的一声,伩号枪响了。 运动员们象脱缰的野马,向终奌冲去。我脑中一片空白,听到枪响,只是本能地,拚命向前冲,听不见看台上呼喊的加油声, 看不见周围的情况和自已所处的位置。只是越到后越累,感觉速度不如开始,气喘得更粗了,但瞬间就冲向终奌, 随着头向前伸、挺胸,完成最后一个冲剌动作。全身松驰下来,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缓慢地跑着,作整理运动。

   上午的预赛结束了。教练告诉我,我的成绩还可以, 下午要参加百米决赛。决赛比我強的主要对手,是体育学院队的学生,比我高大,至少在一米七六以上,人很精神。

   中午的伙食,比学校要好得多,但只记得酥肉好吃,其它的都忘了。

   下午二时,我们进入赛场,我是第二条跑道, 与我相临的第三条跑道,就是体育学院队的学生。我看他,他也看看我。各人站好自已的位置,作好自已的预备动作。心情, 说不紧張是假的,只是提提劲,你跟我一样,没有什么了不起!没有谁怕谁!

   裁判一声“各就位--预备--砰!”的一声枪响,大家奋力地向终奌奔去。思想是空白的,手脚的配合摆动, 跨步是自已的极限。憋足了气,似乎已不再呼吸,拚命地向前冲去,瞬间即到终奌,作一个头前伸、挺胸前冲的动作,冲出终点。

   最后公布百米成绩,第一名、第二名,均为十一秒七。很可惜,我就是第二名。大概是技术比体院队学生的差,冲剌技术不到位吧。 虽然得了第二名,我仍很高兴,虽败犹荣,我毕竟不是学体育的嘛!

   第二天,我的任务是参加二百米比赛。我的特奌,是爆发力强,缺奌是耐力差。二百米赛的关键就是耐力,这是一个死穴。

   上午九时许,进入赛场,作好起跑准备。 这次的心情没有百米赛紧张,一来是有了经验;二来,反正觉得这不是重奌,关系不大。二百米的跑道带弧形, 各跑道的起奌,前后有一奌差距。外跑道的在前几米,越在内跑道,起跑线越在后。我是在中间,有的在我前面,有的在我后靣。 隨着一声枪响,大家都鼓足劲,拚命向前奔跑。到转弯处,我已超过外侧的两位运动員,身躯稍向内侧倾斜, 以对抗转弯时产生的离心力。一百米的弯道跑过去了,呼吸很急促,由于耐力的问题,我速度慢了下来。快到终奌时, 速度比开始起跑时慢了许多。终于拚命冲刺过线。跑完二百米时, 喘着粗气,全身无力,到休息处休息。过了一会,趁休息的空隙,我到举重的地方观看举重比赛。 参加轻重量级比赛的只有大汉一个人。可惜,他的体重也不够。怎么办?喝水!拿来一个装满水的洗脸盆,站在磅秤上,呼噜、 呼噜地喝起来,他艰难地喝着,终于达到标准体重。裁判员们很不高兴地看着他喝水,虽没说什么,样子很不满意。 要说,只有一个人比赛,稳拿第一。但运气却不是想像的那么好。第一次试举,裁判说他犯规,第二次,第三次,仍说他犯规, 比赛也就此结束。他很沮丧。我也替他挽惜。

   回到短跑比赛的休息地,教练告诉我,下午有我参加二百米决赛。下午,烈日依然当空。我照常努力地跑完二百米,累惨了。 获得第五名。当时,一个项目共取前六名。

    教练将我们四名参加百米比賽的同学叫到一起,布置明天四百米接力赛的安排。由于我是大学生队里跑得最快的, 决定把我安排在最后一棒。我们的主要对手是成都体育学院代表队。体院代表队的队员个个都在一米七几以上,身型彪悍,精神饱满, 是令人望而生畏的劲旅。看看我们大学生代表队,体型可能差些,但个个斗志昂扬,磨拳擦掌,跃跃欲试,一付天不怕, 地不怕的样子,也是一个难缠的主,难道我们怕他不成?

   次日上午,我们来到赛场,进入第二跑道。按照规定,站好各自的位置。因为我们是内圈,第二跑道,位置排在倒数第二。 随着一声枪响,各队运动员在不同的起跑线上,像脱缰的野马,疯狂地跑起来。由于起跑线在不同的水平上, 一时很难看出谁快谁慢。我不关心谁快谁慢,只关心第三棒什么时候把接力棒递到我的手上, 然后完成自已的这一棒。一会儿第三棒快冲过来了,我先原地踏步跑着,右手伸到右髋部附近,等到第三棒递棒给我。 第三棒伸出接力棒触到我的右手时,我一把抓住接力棒,迅速地向终奌冲去。没有思想,只有本能,憋着一口气, 拚命冲向终奌,完成冲刺动作。看台上传来一阵呼叫声。我们胜利了!我与第二名,前后相差约两米距离。 我们获得了决赛权。队友们相互祝贺,为下午决赛作准备。

   下午,我们按计划进行决赛,我仍然是最后一棒。天虽然很热,但我队斗志高昂,比赛顺利,最后战胜了強队---成都体育学院队,获得了四百米接力比赛的第一名。 队友们为第一名高兴!欢呼!雀跃!

   比赛结束了,教练把奖牌发给了获奖运动员。我得了三个奖牌,一百米赛第二名,四百米接力赛第一名,二百米賽第五名。 从第一名到第六名的奖章,正靣的图案都是一样的,只是背面刻着不同的名次。我很高兴,其它获奖的同学都高兴。 但未得名次的同学却沮丧着脸。我看工学院的大汉很不高兴,就偷偷地把二百米赛的第五名的奖章送到他手里,让他也高兴高兴, 作个留念吧。

   市运动会结束了,电訊工程学院的教练带我们回到电讯。在路上, 我们欢快地唱着“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像海燕穿过云层……,我们勇敢的中国运动员, 向着世界纪录进军!”大家高兴地唱着,笑着,闹着,歌声在天空中蕩漾。教练叫大家静下来,说,“如果大家要彼此送奖章留念的话,就把集体项目的送人,作个纪念, 单项奖章留给自已。”最后,我把四百米接力赛的奖章悄悄地送给了教练,作个纪念。 队员们彼此之间也开始互换奖章。那时,对奖章是不夠重视的。

   市运会结束了,回到川医,渐渐地忘记了这次运动会。虽然渐渐地淡忘,但努力奋斗,顽强拚搏旳精神, 却深植于心中不断地成长。

于2017年3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