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望天堂师生聚

楊光曦

     我的老同学、好朋友焦明瑄对他的恩师,毕业于燕京大学社会系的蒋旨昂教授非常崇敬。他为了对恩师有更多的了解,便上网查询有关资料。他发现网上对蒋旨昂教授的介绍全部都停留在三、四十年代的事上。在这段时期他对中国社会学术界的影响很大,他的三篇学术作品:《卢家村》、《战时的乡村社区政治》、《社会工作导论》,迄今无人超越,而且一直都作为中国社会学的经典著作。后人在社会学术研究方面要写东西,均要以蒋氏著作作为蓝本来参考。但是,仅此而已,对蒋旨昂教授五十年代之后的事迹,却没有一点资料可查,简直就像此人如石沉大海无人知晓一样。

      明瑄是1962年进入四川医学院学习的,当时蒋旨昂教授正好作为他们班的英语老师,从而开始了他与蒋老师一段时期的忘年之交,这种交往一直延续到文革中,蒋教授受迫害致死而结束。从此蒋教授就彻底消失,无人而知了。

      这让明瑄心里很不平静,这样一位优秀的学者、教育家怎么能被历史无情地湮灭了呢!于是明瑄潜下心来,把他与恩师的这段难忘的老少忘年之交,融入到《忆恩师蒋旨昂教授》这篇回忆文章之中,让世人了解到蒋教授前半生的光辉事业与后半生的悲惨遭遇,简直是判若两人一样!

      文章完成后,明瑄让我看。我对他于蒋教授的深情厚谊的怀念中,看到了一种浓浓的师生之情,大为感动!明瑄还有一个心愿,那就是希望这篇文章的出现,能够帮助他找寻到蒋老师的家人。

      为了帮助明瑄实现这个心愿,我说我可帮你试试看。于是,我把这篇文章放进《华西坝朋友的天空》网站中去,让更多的华西校友能够看得到。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几个月后蒋旨昂教授的女儿蒋引丝在网上看到了这篇文章。她与焦明瑄仅仅是在父亲去世那天晚上短暂的见过一面,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再未谋面。现在她看到明瑄的文章十分感动,没有想到四十多年后,父亲还活在学生的心里面,激动得双眼含泪。于是通过这个网站找到了我。我把这个喜讯告诉了明瑄,他万分大喜,终于又能联系上老师的女儿了!

      之后,我又把这篇回忆文章推荐给蒋老师的母校——燕京大学校友会,以及校友会主办的会刊《燕大校友通讯》。该会刊的编辑老师在看了此文后,给我回复中说:“收到您推荐的稿件,阅后情不自禁落泪。”并计划刊登在即将出版的第78期《燕大校友通讯》里面。

 

      20171月份,我将要到北京儿子家去过春节,并准备会见家在北京,已经退休的蒋旨昂的女儿蒋引丝。这样我就到家住龙泉镇并且退休了的明瑄那儿。此去有两个目的,其一,告诉他文章将发表在《燕大校友通讯》78 期上;其二,我不久将去北京,可以与引丝见面。我说我先到燕京校友会,拿到这期《通讯》后,再联系引丝见面,就可以送一本《通讯》给她。

      明瑄听后十分高兴,自己对老师的怀念终于要变成一个个的印刷体了,为老师再度出现在世人面前而骄傲!自豪!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又为我将在北京与引丝见面而高兴。我对明瑄说,引丝也是华西人的第二代,但她长期在北京学习、生活、工作,在华西坝的时间不多,可能对父亲工作过的华西坝历史了解不多,所以准备送她一本介绍华西坝人文历史、图文并茂的《蛇杖华西坝》,让她对华西坝有更多的了解。他也觉得这样很好。我请明瑄在书的扉页上以他的名义题字,他爽快地题上:“赠:引丝 惠存    焦明瑄   2017.1.

      此后,我俩聊了凉山军垦结束后各自的一些情况。原来,明瑄、文质夫妇从凉山农场出来后,分配到四川甘孜州德格县的一个大山里面工作。在藏区的工作与生活,让他夫妻俩增添了很多的民族知识,学会了藏语。在那里山清水秀、天高云淡、蓝天白云、淳朴的藏民,使他们的心灵得到了很大的净化。在治病工作中受到藏民的欢迎和爱戴。在那里大约工作了八、九年后,调回到成都龙泉区医院,在这里,明瑄开始了他新的外科事业。龙泉山区很多农民患有胃部疾病,不少病人都需要通过胃大部切除术来加以治疗。他在这里经过多年的实践,在上级医师的指导帮助下,在自己努力的学习之中,外科专业知识和技术得到了很大的进步与成长。经过他治愈的病人难以数计,在当地已经小有名气了,从而更加热爱自己的外科生涯。

      我到北京后,与引丝取得了联系,告诉她,我这次北京之行将要办的事。一是希望与她见上一面,把明瑄题字的书送给她;二是等待《燕大校友通讯》78期出版后,到燕京校友会获取几本该期《通讯》,送她一本,带回成都给明瑄一本。引丝听说后十分感谢,表示说,去燕京校友会的事让我交给她来办,因为她可开汽车去那里很方便。我同意她的这个想法,就把校友会的电话给了引丝,让她在去之前,先电话联系预约时间,因为校友会的老师们全都是八、九十岁的老人了,行动都不太方便。

   两天后引丝来到我家,首次见面,看到她我很高兴,她人显得年轻,不像是六十多岁的退休人员。她讲了父亲去世后自己的坎坷经历。她自己非常努力,通过不断的奋斗,在事业的道路上取得了成功,没有让父亲失望而感到欣慰。她感谢焦明瑄等学生还记着自己的父亲。我把有明瑄题字的书给了她,希望她对父亲工作过的华西坝有更多的了解和认识。她也愉快地收下了。

      三月里的一天,天不见亮,引丝应约,驱车到达向往已久的燕园。她在校园里先游览了父亲早年求学的母校,在晨曦照耀下的博雅塔和未名湖,景色是那样的美丽、迷人,联想着父亲当年在此苦读的景象,幻想着他在燕园里匆忙行走的模样,沉静在深深的思念之中。

      很快,预约的时间到了,引丝来到燕京校友会办公室,有幸接待她的是快九十岁高龄的校友会副会长郭务本教授。郭会长亲切地询问了引丝父亲的有关情况,并拿出燕京大学历届毕业生名录,仔细查找,终于替引丝找到了父亲蒋旨昂、母亲谷韫玉的名字。蒋旨昂名字上的符号表明他是在1934年获得硕士学位。引丝看见了十分高兴地说,多年以来,父亲从未谈过自己求学和工作经历情况,自己对父亲的过去一点也不了解,现在终于知道父亲真了不起,是社会学硕士学位,填补了我们家史上的这一空白。后来,郭会长又送了几本《燕大校友通讯》第78期给引丝,她接过来后,谢谢了郭会长,并向他告辞,兴冲冲地回家了。不久她就通过快递,把《通讯》送到了我手中。

    

焦明瑄的78期《燕大校友通訊》

 

      我回到成都后很快与明瑄见了面,告诉了我在北京与引丝相见的情况,他为我的这次北京之行圆满成功感到高兴,把《通讯》紧紧地捧在手里说,回去后再好好地阅读它。由于夫人文质身体欠佳,还在等着明瑄回去,于是就告辞回去了。万万没有想到这次相会,竟然是我与明瑄的最后一次见面,这已是后话了。

      今年初,像往常一样,明瑄带着全家六口人到深圳越冬,又成为一个“候鸟族”。他出生在一个基督教家庭,小时候受过入教洗礼,笃信耶稣基督。到了深圳后,还重新去了几十年都没有进过的教堂。221日他在深圳通过微信群,给同学们讲了一个自己真实的笑话,让大家开心:“深圳公园举办有灯会,在节日、假日里门票80元,七十岁以上50元,12以下儿童免费。我排队购票后兴冲冲赶到检票口时,差点没能进去。先是一个小伙子反复查看身份证,确认无假,是1943年出生的,但不相信是我本人,后又叫来一个女同事,盯着我反复对比,弄得我莫名其妙。我只好说:我是43年出生的,身份证难道有假?看后面排队等候的人多了,他们才说:先生,不好意思,我们实在不相信你有70多岁了,以为是冒充老人混票的。请进,请进,对不起!……哈哈哈”。同学们还跟他就此事调侃一阵,说他的确是比很多同学都显得年轻,说他是“返老还童”、“气宇昂昂一青松”、“不老翁”。在很多同学的眼里,明瑄的形象可用启骝同学的话来代表一下:“他在我心中的印象,始终是一个没长大的大男孩,憨憨的笑容,幽默的话语,不时一个打诨的笑话,总是让人开心,愉快。他这些年无论走到哪里都是神采奕奕,腰板挺直,皮肤光润,脸上连皱纹都看不到,怎看都不像是和大家一样的古稀老人。难怪前两天他在微信中所说,深圳公园看到他的身份证都盘查再三,都不相信他是今年应该满75岁的老人了。”

      就是这样一个“老年轻”,在几天之后,却突然猝死在深圳家中,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平常身体棒棒的人,怎么就以这种方式骤然离世而去呢?失去这样一个常常给大家带来快乐的人,真让同学们悲痛欲哭啊!正是:噩耗传来群悲痛,泪珠涟涟湿衣襟!

      明瑄走好!我们只能祝愿你在天堂与敬爱的蒋老师会聚!    

      这里,借用明瑄在《忆恩师蒋旨昂教授》一文的结束语,来送别他:

  “天国是没有忧伤,是快乐永恒的。”     

                                 杨光曦 於 2018.3.12.  植树节

 

『讀後感言』

珍贵:
        为YGX所写的《遥望天堂师生聚》一文点赞!光曦深情回忆明瑄对蒋老师的尊师,爱师的浓浓的学生情, 使我们感动流泪。同时给我们展示了明瑄的优秀的人品,职业道德,以及光曦与明瑄之间的深厚的友谊等。 我们八班同学为痛失明瑄这位好学友深感悲痛。光曦这篇文章说出了我们八班同学对明瑄的深切祭奠,谢谢光曦! 愿明瑄在天堂与蒋老师相聚快乐永恒。
 
裕光:

  拜读光曦新作《遙望天堂师生聚》让我久久不能平静,对明瑄兄的认识更深入了,亦加重了我失去一位优秀同学的痛惜之情。 愿明瑄在天堂与恩师相聚,快乐依然。


 
 新玉:

          光曦的《遥望天堂师生聚》是对明瑄最好的祭奠。谢谢光曦!

         明瑄对蒋老师的深情厚意让人感动。光曦的热心邦助让蒋老师回到燕京,也邦明瑄找到蒋老师的女儿。 光曦帮明瑄圆了师生梦。你的言行令人钦佩。你们的友情令人感动。
        痛失明瑄这样一位博学睿智,幽默风趣,善良忠厚,重情重义的好同学,让人心痛不已。光曦在文章结尾用了明瑄的话: 天国是没有忧愁,是快乐永恒的。
        这句话是最好的送别,愿明瑄在天国师生相聚,快乐永恒。
 
亦男:
        明瑄、蒋老师的师生情,感人至深。GX、明瑄同学情谊永恒。

 
引丝:
        谢谢您的文章,情深意重!也非常感谢您和焦大哥去年送我的书和通讯。谢谢您!多保重身体!

 
人爵:
        读完光曦的《遥看天堂师生聚》,已是泪流满面,深为光曦、 明瑄对恩师蒋旨昂教授浓浓的师生情感动,为弘扬华西老前辈学术上的光辉业绩,你和明瑄做出了重大贡献! 否则蒋教授的学术成果就永远被淹没了!也为你和明瑄的真挚友情感动万分,正如顺濂所言, 这篇文章是对明瑄最好的祭奠!明瑄尊敬师长,也重同学情。 记得七十年代初,我班罗启学喻雅丽夫妇分在中尼边境工作,以精湛的医疗技术、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态度赢得了两国边民爱戴,当年人民日报上刊登了一篇专门表扬他们俩的文章( 好像是尼泊尔王子访问我国),明瑄看到此消息后,兴奋异常, 当即翻山越岭到德格县城邮局,发电报祝贺,内容是:毛主席派来的好门巴。收报员惊讶的目光将他上下打量一番, 又叫来领导反复盘问,原因是电报发至边境,又用的是暗语, 差点将他当成特务扣下,在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 人们的觉悟挺高的,经过反复解释,看他戴着一付深度近视眼镜,文质彬彬,说得一五一十,好不容易才放行。 当时我们只当成惊险故事在听,现在才体会到,明瑄是多么看重同学情啊!谢谢光曦,这篇文章记录了明瑄为恩师、 为华西作出的贡献,也是对明瑄最好的祭奠!明瑄有缘与恩师在天堂愉快相聚,我们会永远祝福你们的!

 
顺濂:

        眼含热泪看完了光曦的文字《遥望天堂师生聚》。

        光曦,明瑄对蒋老师的深情敬意让人感动!
        光曦明瑄的友情更感人至深。痛失明瑄这样一个善良,聪慧, 重情义,幽默风趣的好同学,好朋友也让人心痛不已。
        光曦的文字是对明瑄的最好祭奠,谢谢光曦了!
        你的言行让人敬佩!

冀平: 

   光曦,今天我才看完了你写的《遥望天堂师生聚》一文。
       泪眼汪汪看完了内容……明瑄的高尚人格、修养、博学、多才、 重情重意、尊敬师长等优秀品质,圆满现于文中。
       他把蒋老师五十年代后的事蹟,记载到了《忆恩师蒋旨昂教授》 一文中。浓浓的师生情,让人感动。文革中,蒋老师受迫害、患病住院时,他顶住压力,去看望老师……
       光曦同样是重情重义的人。在你的努力之下,找到了引丝; 第78期”燕大校友通讯上",刊登了明瑄忆恩师的文章。
       “天堂没有忧伤,是快乐永恒的。”愿明瑄与蒋老师在天堂相聚,永远快乐无忧……。

 
华碧:
    拜读光曦新作《遙望天堂师生聚》让我久久不能平静, 对明瑄兄的认识更深入了,亦加重了我失去一位优秀同学的痛惜之情。愿明瑄在天堂与恩师相聚,快乐依然。

 
蜀如:
    对明瑄的突然离世我感到非常震惊!那么聪明,睿智,善解人意……不知道如何形容他的为人。我与他的接触不算太多, 但每次的印象都是非常深刻!同学们都是七十开外的人啦多保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