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纤夫的感受》

陈贵银

    我高考落榜务农了。

    1962年的秋天很热,三年自然災害还在延续,饥饿仍然笼罩着这塊土地。有些地真有:

久旱无雨日炎炎,

八里十村无炊烟。

偶遇老翁柴门卧,

田间地头无青年。

    虽然党和政府领导抗災,然而災害祸及全国(现在才知道并非全是天灾),持续几年,在科技不发达的当下, 老天生灵塗炭,人定胜天只能是愿望或给人鼓励罢了。队里男女老少只剩下62人了。稻谷晒干了,队里组织上交公粮。 群众有热情交爱国粮,但人力挑几十里地十分困难。商量后找船送粮。方法是:动员男女老少能挑的挑, 能揹的揹送到就近的花溪河船上,再运到沱江县城水碼头。最后送至倉库验收丶过秤丶入库办手续。经过两天多时间, 谷子终于都装上了船。队里派我和其他四人负责将谷子运到县城。河水浅,划桨无力,商量畄一人掌舵,其他的人拉船当纤夫。 当纤夫,我是大姑娘上轿——第一次呀!儿时,这儿的陆上运输绝大部分是人力挑运,因此,下力者称之为挑夫。 记忆中,家对面的村大路上长年都有成群结队的挑夫运送货物。夜间,馬灯掛在扁担上夜行,组成了蜿蜒曲折不断的星火长龙。 水路运输,这儿有花溪河丶沱江,各种大小船只在水碼头摆成一路长蛇阵,达几华里,货物堆积如山, 热闹非凡。江河中大小乌棚船穿梭不息,船工众多,拉船的船工又有纤夫之名了。儿时常和小伙伴们去碼头或江河边看热闹哩! 那些纤夫风里来雨里去,行走在江河岸边,也常有危险。夏季常赤身裸体,冬天穿得也少,因为不时要趟水。 上行船多是成队的纤夫拉,或喊号子统一步伐,或唱山歌消除疲劳。在水道时常是拼命拉,手脚并用,匍匐前行,汗下如雨…。 曾見到一次,因人力不足或体力不支,船被打退倒冲了好远,幸亏掌航的驾长好,没翻船。纤夫们被拖翻在地,有的落水…。真是:

风里雨里在江边,

肩缚纤绳不离船。

步步都要流汗水,

张张都是救命钱。

    为了生计,纤夫的辛酸苦处说不完。后来读书了,在电影里看到纤夫…。60年代了,有了公路,铁路, 船运几乎没有了。我今天当纤夫是为了交爱国粮。我们四人像过去的纤夫一样,除遮羞布外,赤身裸体。 搭裢缚在纤绳上,左右一致,步代一致,船行山移。由于很少船运,地上没有路,完全是在乱石滩中、长满铁巴茅的草丛中尋路前行。 不多时,脚上丶身上己被刺了道道口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烈日當空直射光背,汗水流淌让人常睁不开眼,不断地抹。 汗水浸渍伤口尤如撒上盐般,阵阵的刺痛。

  船随河弯转向时,要用力牵拉,手脚并用,脚用力后蹬,匍匐前行,汗下如雨,每一步都艰难…。俗话说:

不上高山不知平地,

不吃麦麸不知粗细。

    梨子的味尝夠了啊!每人每天4两米,中午2两,早晚各一两。劳动了一天才将船拖进入了沱江(只有20多华里)。 又热丶又累丶又饿,只好上船让船向下漂流。晚上一两米的米湯(饭)还没有尝到味儿就没有了,大家都无助无奈!夜幕降临了, 天上弯月发出了暗淡的光,几颗星星似现非现。两岸灯火依稀,没有犬吠,没有蝉鸣,整个大地好像凝固丶窒息了。微风拂来, 有了絲絲凉意。然而,江面上的蚊子却蜂湧而来,好像是来打牙祭似的。要叮咬你时叫你“家公家公”,吃饱就叫你"孫儿",飞走了。真可恶,真可恨!下的是一个大包,奇痒。 世间的嗜血者可能都像蚊子一样啊!他们给人们花言巧语,或奸商,或奸权,喝人血,造别墅…。蚊子太多, 我躺在谷堆上不断用烂衣服撲打、反着。劳累和饥饿使我渐渐地失去了反抗能力,一切都让我模糊了…。我和小伙伴们下河洗澡,光着屁股在田里抓鱼了; 也和同学们讨論数学题迎高考;又长抽短调打乒乓;更看见启明同学端了一碗白米饭和一碗灯盏窝窝肥锅肉向我走来…。 等我醒来,天已大亮,身上增添了很多红点丶小包。喝了一两米的米汤饭(叫做饭吧),下船继续拉船…。午后, 船到了碼头,队长已带人等在那里了。把谷子挑到了倉库,办完了手续。剩下些谷子,队长叫换米煮干饭,并弄了两斤猪肉。 我无力地躺在了街边地上,真是两升酒米两升饭米,四升(身)都溶(粑)了。当了一把纤夫,尝到了纤夫的味儿! 纤夫的存在是那个时代的特征,它的消失是社会的进步,文明的进步!我应该在进步中求索,在进步中生存!熬点夜, 参加明年高考吧!眼下,这是我唯一的出路…。队长扶我起来吃饭了,哇!白米干飯,还有灯盏窝肥锅肉, 还有老白干!回鄉第一次吃到肉,喝了酒。腆着肚子,真是从头安逸到了脚趾尖!队长还递给我一支大重九说:抽吧, 一角钱一支,为你买的!我第一次抽烟,但这一切感到温馨!吐出烟雾,随风漂向了天空。啊! 我应该像这烟圈一样自由地飘向高处…。同学耶,摆的真实故事。

 

    于2017年6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