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失忆中的弟弟》

陈贵银

    "这是修斌、我的弟弟"。我指着修斌向母亲介绍说。“好哇好哇!我们家你是独苗苗,有这么个漂亮的弟弟真好!快坐快坐。 母亲一面挪板凳一面笑哈哈的说。修斌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像龙泉山上成熟的水蜜桃, 脸蛋上更多了红暈,好像用舌头轻舔一下就要出血一样。一副稚嫩又有些面腆弟弟此时不知说什么,只是傻傻的笑,我说:快坐呀!拉他坐在我身旁。母亲说:我给你烧开水去! 我知道农村里烧开水的意思。母亲向来是动作麻利,敏捷,干炼的,虽然个子不高,但很结实,虽然不识字, 但四书五经上的内容多有知晓,女儿经呀,当家书呀,前朝后汉的许多陈芝蔴烂谷子的事,忠孝结义, 礼义廉恥的东西呀不少,可随手拈来。对我也很严格,我虽然是独儿,不听话也要打!我曾记得; 大冬天天蒙蒙亮就叫起来捡狗屎,动作慢点或没起来,掀开被子几下竹片打在光屁股上,那个痛呀,不由得翻身爬起, 赶快拿起家伙跑了…。反正在我心中,母亲是最疼我,最伟大的!″来啰"!母亲端着两碗热气腾腾的开水、(煎蛋面)来了。 拉修斌在桌旁坐下。哇!那热气散发,出来好香呀!从鼻孔直冲脑门,顿时口水就流了。再看碗里,呀!那汤不多不少, 浓而淡乳白,面条不多不少,正好大半碗,面条上覆盖着鸡蛋,煎成两面黄,不老也不嫩,上面再撒上葱花,葱花也有散落在湯里…。绿,黄,白都有了,好香啊!媽媽的、口水泉湧…。吃呀! 修斌看我没动,两眼盯着碗里也没动。看我开始了,才拿起筷子吃起来!好东西,慢慢整哈!弟弟点了点头。蛋面到口, 再啜一口湯,哎哟呀!那香灌入全身!真是吃到喉咙管儿,安逸齐足趾拇儿!巴适!哈哈…巴适!当然,总体讲, 母亲的手艺还是比父亲差点。哎!也许是饿了,我小时几天没吃的,抓到什么都好吃。不过说回来,就是朵颐,晋乐园,荣乐园的面, 味道难道就比这面的味道好?吃完了开水,母亲说:带弟弟周边转转,城里人到乡下,多看看!这时我才给母亲说:修斌不是我同学,是我同学的弟弟…。母亲说:我知他不是你同学, 他小呀,同学是你朋友,她弟弟好乖,长得又好,今后肯是当大官的!哈哈哈…。我拉着弟弟蹦蹦跳跳跑到田埂上去了…。

 

    在田埂上,弟弟转到了我身后,突然跳到了我背上,双手搂着我的颈子,我没注意,差点栽到田里,呀!我敏捷地反手托着他屁股,并揑他屁股说:下来l他下来了。陈哥, 我们抓鱼哈!说着就要脱鞋,我忙阻止说:小弟,你知道田里有鱼嗎?修斌摇头。傻小子, 田里有鱼水是浑的无鱼水比较清亮。而且我们没有带多的衣服,弄湿了怎么办?况且也没工具呀!弄鱼的办法很多, 还要根据不同季节,采用不同的方法呀!"那你说说!”我说:好!如春天惊蜇前后,鱼要产卵,常雌雄一起在水中游弋,水波常旋动, 此时你眼快手疾,用虾耙将那团水拖捞起,一对白花的鱼儿就会在虾耙中跳跃,也可用罩子将那团水罩住, 手伸下去就有收获,但动作要轻快准哈!也可在小满前犁了田时,用簍孑,先捡些螺絲打烂抹在簍里,晚上放在犁沟间,明早取鱼簍, 常能有大收获:里面有鱼有鱼鳅有黄鳝…。挿秧后,待秧含穗时,好捉黄鳝,看到有泡泡的地方,伸指头下去,常能有洞, 指头伸进去另一手在对面对拢,可将黄鳝捉住。如果下大雨,山上水流下田里, 就可在四个缺口用大簍或用大篼接住下流水中的鱼,各种鱼都有,螃蟹爬上田埂可好捉了,此时的螃蟹肥,有蟹黄,可好吃了…。 哎呀l讲不完,太多了!小弟说:我们抓螃蟹嘛!我说:螃蟹在田埂下方水洞中,手伸入洞,常被钳住,很痛!冬天最好捉, 而还有鱼,因为冬天洞暖和。有次,我在一个洞抓了些鱼,最后抓了一条,感觉象乌鱼,提出水面一看是条蛇,猛一丢, 吓得我在水中跑开,衣裳裤儿都湿透了,冷得我全身都是鸡皮疙瘩。"你再讲讲嘛!:斌弟拉着我的手央求,我说太多了,讲不完哟!小时候,我们常和其他孩子一起整鱼,洗澡,脱得光光,好不快活!弟弟听得入神入画,好像有无限遐想,机灵的眼睛忽闪忽闪的。 我面前这位少年,胖乎乎的但结实而匀称,一双大而乌黑明亮的大眼晴充满着智慧,园园的脸蛋白里透红晕, 活潑丶机灵,时时都是笑瞇瞇的,这段时间在一起,跟我特别亲近,说话做事很有礼貌,看得出来是很有家庭教养的,有大智慧的, 母亲说将来要当大官,可能吧!命,是爹媽给的,运,则是你对自然丶社会的认识能力丶适应能力!两者之结合就是命运!俗语云:三岁定八十。小弟已是少年, 有如此这般的对问题穷追不舍,机敏过人,将来前途无量啊!"陈哥,我们去山上嘛,能打鸟不?"我说好吧!于是我们朝山上走去。这里是丘陵,山小啦! 我们从屋旁上到了梨子园。这梨园已败得不堪了!记忆中园子很大,各种口味的梨都有,春天梨花开时一片白,各种鸟儿在树上鸣叫, 跳来去,此时用弹弓打鸟最好。年少不懂事,弹弓是随带的,打鸟不说能手到鸟落、但是还将就哈!記得有时半夜起来, 母亲用电筒帮我照射竹林,弹弓打那些歇息的麻雀,鸟都是"夜肓"的,晚上不敢飞的。一会儿就能打上十几只。嗨嗨!又回去睡觉了。 我俩爬上山,那有鸟?树都没几棵。荒秃让心寒,勾起了那美好的回忆…。小弟问:咋没有鸟呢?我说:早没有了!"为啥?:我说:清楚记得,原来我们这里满山遍野都是树, 土埂上田埂都有,有各种树,柏树居多。春天各种花开,梨花、桃花丶李花丶杏花…,还各种野花,遍野滿山, 把个郁郁葱葱的地面点缀得五彩缤纷,各种乌儿满天飞,叫个不停,特别是傍晚归巢热闹极了,好看极了!儿时因穷,要捡狗屎, 上山捡柴火…。"真的呀!:我说:是真的!不骗你!那为什么设有了呢?我说:哎,人为破坏消灭的呀!"为什么要消灭呀?我说:小弟等你完全长大了就知道了。正说间, 母亲叫吃饭了。我们跑着回了家。母親己将饭菜摆在了桌上。红苕饭,3丶4个菜,还有点肉,菜都是母親平时舍不得吃的, 蛋呀肉呀更是舍不得吃的,只有儿回来了,还有小弟到来,才有这么丰盛。母亲不断给弟夾菜,并说了些客气话, 弄得我们哈哈哈大笑。我说:妇女队长练出来了哈!母亲说:老娘不用练!是的,母亲从小也受到上辈人的教育和熏陶, 能说两句的。在欢笑中吃完了美餐…。在回城的路上,兄弟俩仍说说笑笑,蹦蹦跳跳。我问:修斌:快乐不?饭菜和口胃不?小弟一下羞涩起来,只说:一切太好了…。 没语言了。到城里,見到了修修,我说:修修,我把小弟完整交给你了哈!"谢谢了!姐弟俩一阵热情寒喧后, 要去买什么东西吧,逐渐消失在人群中了。看着姐弟俩的背影,让我无限感慨!真羡慕这姐弟俩…!修斌、我记忆中的小弟弟!40多年没見,记忆也丧失许多!但脑海里常常浮起活潑少年的身影。(老了,回忆多有失误, 但追求的是那份友谊!)

往事如烟 人物掌故 岁月留痕 趣闻轶事 联络我们 返回医69级故事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