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高考的事

陈贵银

   很多老师和同学鼓励我今年(1963年)一定要参加高考,我决定参考。农村孩子,高考一搏,或有自已的路,穿草鞋或者穿皮鞋,全靠此搏了! 我与宗兴同学相约端午節后即去县城找地方复习功课,并争取老师的指导。63年,自然災害还没过去, 饥饿仍然笼罩着这绵延起伏的丘陵山村。几年折腾下来,家里没死人就算是大幸了,但确实是一贫如洗了。 回家后我把参加高考的事说了,父亲说:找个女子结婚,务农吧!母亲长久地望着我一言不发,从她的眼神里,知道她鼓励我, 支持我;从她的泪花里,知道她很无助、无奈、痛苦…。反正我决心已经定了。端午节, 家里把仅有的一只没长大的鹅儿杀了,和么爸一家算是过节了。

   次日我去县城与宗兴相見,找了他本家张大娘。张大娘孤人,仅有一间住房,上面是低矮的阁楼,只能爬进爬出,能睡。 房檐下搭的灶能煮饭食。住下来,克服困难,争取胜利吧!我俩开始系统复习,也常讨論。有问题,难点,疑点都记下来, 与作文、数学题、物理题等一并请老师解答,指导。老师热心,从无怨言。天越来越热无法睡,我俩就到火车站涵洞住, 有蚊子但凉爽些。吃的食物除在家里拿点外,多是同学们的支援,有的半斤粮票,有的一两斤麦子或包谷,也有的给一两塊钱…。 开始加些苕藤、青菜,吃三顿,后来改成两顿,最后每天只能吃一顿了。张大娘看着我俩很是心酸, 常和邻居们给我们一些米汤之类的食物。离高考时间越来越近了,我俩回家又找了些口粮。两个女同学也来加入一起参加复习, 伙食改善了些。但报名没钱啊,身上仅有一分钱,我交钱渡过了沱江去找亲戚借钱。走了十多华里,一分钱也没借着, 都穷啊!只好一路哭着返回到渡口。我的世界咋就这么黑,路咋就这么窄?没有一点星光,没有可昂首走的道呢? 没钱过不了江呀!向撑船渡的大爺说:大爷,我是去借钱参加高考的。一分钱没借着,你让我过去, 将来有钱了我加倍还给你…。大爷只说:上船!回到住地,我俩一愁莫展。突然想起:与我要好的朱同学是民办教师,求救呀! 立即点煤油灯急书一封,正好宗兴有一张邮票,次日一早将信发了。此后,天天盼望着回信。报名前三天终于盼来了回信, 并寄来了五元钱。我们报了名,照了相,办完了参考的手续。如释重负!没有钱参考,我们前面的努力都将付之东流! 我和宗兴坐上火车去简阳参加高考了。

正是:

三更鼓角五更鸡,

梦考终于成现实。

祈愿老天洒甘露,

柳岸花明是我期。

又道:

坐上火车去高考,

心儿荡漾信心高。

前面路途还遥远,

切莫轻心放孟曹!

   第一天考下来,我俩通报了考况,感觉良好。互相鼓励,更增强了信心。漫步在夜色笼罩的沱江边上遐想,努力啊!加油啊! 这路是走出来的,这条路漫长而没尽头,路上还有多少煎熬,苦难?还需要多少汗水和心血?还有多少不清楚等待着走路的人们…。

   第三天上午考完了,朱同学来了。見面就一大堆阔别的话,一箩筐热情洋溢鼓励的话,宗兴更多是感謝的话。 我看眼前这位过去像平板一样的小姑娘,如今是个该凸就凸,一流曲线轿车的大姑娘了,看哪儿,哪儿都漂亮! 说话声音也不像原来给我说俏俏话那样青涩干滞了,而是园润而甜蜜,每句话都悦耳入港,颇具教师的气质和风度, 时时让人冲动,从湧泉直冲百会,全身血管都在扩张丶膨胀…。我始终嘴唇闭而无语,四眼相射,看到她的是祝福丶鼓励丶期盼, 更有一种深邃的渴望…。无声胜有声了吧!她坚决要招待我们吃杂醤面。五分钱一大碗的杂醤面端来了, 热气腾腾。端着热气腾腾的面碗,我的心和她一样热,并随这热气而升腾,化为鲜香而默认…。这面,是同学情, 是友谊情,是我们之间难以割舍的青春热情…!她看我久久不动筷子,便指着我说:吃面呀!这面细腻而鲜香, 夾着它怕把它弄断了,放在口里又怕把它嚼碎了,吞下去了,需久久绵缠丶品尝丶回味…。火车开车时间要到了, 她送我们到车站。宗兴再说了些感谢的话握手告别。车啟动了,她仍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我向她挥手,她突然扭转身跑了。 我朝着她去的方向心里说:我还要走我的路啊!感谢你,我亲爱的姑娘!不是你,我也许就参加不了高考,我将永远记住你! 记住鼓励我、支持我的老师和同学们…。

这正是:

穷途多有贵人助,

日暮苍山不孤独。

平生使劲奋力行,

不怕没有好果蔬。

   我和宗兴分别回家了。一面劳动一面等通知书。本来就吃不饱的日子,焦急地等待就更吃不好、睡不好了, 人更消瘦了一大圈。父心怕我这个独子出事,总是安慰我。自己也三天两头往邮局跑,也都没有消息。那焦急的日子, 真是度日如年啦!8月26日午后,父亲硬将我拉到田里拖稻草,剛拖了一会儿。垭口上鄉邮递员叫我拿信,说是高教局来的信…。 不由分说,我爬上田埂,不管身上泥巴,也不管地上石塊,风馳般地跑上垭口,接过信就撕开封口,第一眼看到的是录取通知书五个大字, 看下面大红疤疤是四川医学院…。我双眼模糊了,只見那字、那图章变得来如斗大…。我飞也似的跑回家,高喊:我考上了! 我考上了四川医学院…!院子里己经有好些人了。父亲一屁股坐在地上久久无语。最后说:儿哩!哪儿有钱呢?! 母亲急忙说道:想办法噻!议論了一阵,父亲从地上站起对我说:你去办手续,我去借钱…。经过几天的努力,手续办好了, 钱也借到了,一般的用具也准备停当了。父亲送我到火车站,来了好多同学为我送行。除了鼓励的话,有的送半斤丶一斤粮票的, 有的送五角丶一元钱的…。宗兴也来了,他告诉我:他也被四川医学院录取了,可能是一个班里嘞!我俩抱头痛哭起来。 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俩经历这么多磨难,以后可以好好学习了,将来一定报答老师和同学们,报答山村的父老姐妹们, 报答让我求学的祖国…!火车启动了,乡亲们大家都不愿离开,在他们的心目中我是胜利者,是凤凰,是英雄!找到座位坐定后, 不知谁吹起了口哨,逐渐整车厢和邻近车厢的人都哼起来、唱起来(后来知道哼唱的是“草原之夜”这首歌)了, 定眼一看好像都是些返校的学生们。我被歌声包围了,我醉了,遐想在我的路上,在梦中…。

  於 2017-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