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学校长合影照之我见

杨光曦

 

   抗日战争期间,华西坝先后有几所大学陆续到达,与华西协合大学一道,共同开创、经历了华西坝五大学联合办学的辉煌历史时期,值得大书特书。五大学校长合影的照片,就给后人留下了这一值得纪念的历史事件。

   这张照片拍摄于1940年,五个大学校长正在举行每周一次的联合会议时。照片的说明是“五大学校长(从左至右):燕京大学代理校长梅贻宝、金陵女子文理学院校长吴贻芳、金陵大学校长陈裕光、华西协合大学校长张凌高、齐鲁大学校长汤吉禾(1940年)。”(图1)

   看到这里,我心里就起了一个疑问:1940年燕京大学在司徒雷登校长的领导下,是在北平继续上课,而并没有到成都来啊!于是,我查阅历史资料,明白了最早迁来成都的大学有国立中央大学医学院、金陵大学、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和齐鲁大学。照片中提到了后面三个大学校长,但是没有提到中央大学。

我又查看国立中央大学的史料,看到在1932年到1941年期间,中央大学的校长是罗家伦。罗家伦是一位颇有眼光、有魄力的教育家。在1935年时,由于罗校长看到当时时局的发展,他又常与南京国民政府打交道,从政府官员那里隐约了解到,如果中日之间战争爆发后,国民政府将搬迁到重庆作为陪都。为了大学的安全起见,罗校长亦亲自前往重庆进行实地考察。他到达重庆时遇到在重庆经常可见的大雾,他明白这样的大雾对于重庆来说,就是最好的伪装:敌机来轰炸时找不到目标。他当即决定在战争爆发时,大学就搬迁到重庆沙坪坝。同时他了解到重庆并没有医科院校,只有成都的华西协合大学有医牙学院,就派中央大学医学院的蔡翘、郑集教授先期到成都,与华西协合大学接洽医学院搬迁的事宜。回到南京后,罗校长指示大学后勤部门制作了几百口大木箱,做好随时搬迁的准备。

1937年抗日战争正式爆发后,国立中央大学在罗家伦校长的领导之下,有条不紊地租船沿长江逆水而上,全体教职员工连同教学设备安全地到达了重庆、成都,成为了战争爆发后第一个西迁的大学。

在转移之前,由于农学院有很多优良品种的牲畜禽类,鉴于西迁的路途遥远,仅仅选择了部分体格健壮的种畜种禽带走,余下的部分交给留守的学校员工,并告诉他们,留下来的这些牲畜禽类由你们来处理,是宰杀吃掉,还是把它们卖掉,都由你们做主决定。在学校大部队撤走之后,留下的员工们看着这些辛苦养了多年的牲畜禽类,它们都是优良的品种啊!实在是不忍心让它们被吃掉或者被卖掉,于是大家决定要让这些牲畜回归大部队。员工们立即带上它们西行。经过了一年多极其艰苦的长途跋涉,风尘仆仆的牲畜队伍在守护它们身边,几个蓬头垢面,几乎衣不蔽体的员工到达重庆沙坪坝码头时,学校的师生员工们获知这一喜讯时,立即组织队伍夹道热烈欢迎这一特殊的归队者,只见许多马、牛、羊、猪、鸡、鸭、鹅、兔等各种动物在欢迎它们的通道中脚步悠闲,啼声嘹亮,大摇大摆地走进学校。罗家伦校长“目睹这一场景不禁热泪长流,竟像孩子一样与那些’远道归来’的牲畜相拥亲吻。”事后中央大学骄傲地宣称:其他大学都是被轰炸得鸡犬不留,而中央大学则是搬迁得鸡犬不留。

由于中央大学大部分学院都在重庆,仅仅医学院在成都,估计罗家伦校长多数时间都是在重庆,到成都来的时候就要少一些。五大学校长每周一次的联合会议,也许他不能每次都参加,但只要来成都,他就会参加这个联合会议的,这样留下了五大学校长的合影。

我找来罗家伦以及梅贻宝的照片,把五校长合影照片与之相对比,发现梅贻宝与照片上的人怎么也对不上。在1936年11月罗家伦与国立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及同仁的合影中,前排左三就是罗家伦,而这个罗家伦与五大学校长合影照片上的那位却十分相像。因此,我断定五校长合影照片中,左边那位就是国立中央大学校长罗家伦。

2 国立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偕同仁与国立中央大学校长罗家伦合影(1936.11

前排左起:叶企孙、潘光旦、罗家伦、梅贻琦、冯友兰、朱自清。

后排左起:刘崇鋐、浦薛风、陈岱孙、顾毓琇、沈履。

梅贻宝

由于西迁华西坝的大学,有到来的,也有走去的,所以五大学的成员在不同时期是有不同的组成。中央大学医学院是在1937年10、11月到达成都的,紧接着金陵两大学和齐鲁大学接着到达,之后就成立了华西、中央、齐鲁三大学联合医院。1941年中央大学医学院退出华西坝,中央大学医院也退出三大学联合医院,到成都正府街建立起单独的成都公立医院(四川省立医院的前身)。三大学联合医院就变为华西、齐鲁两大学联合医院了。中央大学退出华西坝时并没有带走自己所有的设备,比如生理实验室所用的记紋鼓,在六十年代我们上生理实验课时还在使用。

1941年12月7日,日本发动了太平洋战争,制造了珍珠港事件,美国因此对日宣战。第二天日本人占领了北平的燕京大学,扣押了大学外籍教师和中国教授,燕京大学被迫关闭,其余教师和学生历经千辛万苦来到大后方成都,于1942年在华西坝复校上课。

因此华西坝五大学可以分为前期和后期。1937年到1941年为“五大学前期”,五大学为华西协合大学、国立中央大学、金陵大学、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和齐鲁大学。1942年到1946年为“五大学后期”,包含有华西协合大学、金陵大学、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齐鲁大学和燕京大学。这样看来,“五大学校长合影”应该是五大学前期的校长合影,这样就顺理成章了。

杨光曦于 2016-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