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温侃厕所,请勿对号入座

温江

 

   老温昨天贴了几张美国高速公路边的厕所相片,引出一些不同议论。多数不相信公厕可以如此干净堂皇。老温相信自古以来,国人就认为厕所是存污纳垢之地,上不得大雅之堂。哪怕这些现代装修派买了豪华进口马桶。有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还是要藏到厕所的角角里去。但对洋人而言,厕所则是家里最干净的地方之一。装修雅致,温馨清爽。买卖房子,睡房可以不看,首先要看厕所。现今社会,讲究人权,平等,把受岐视的厕所地位提上来,实在是体现了对人体每一器官的权利尊重。家庭设施涉及隐私,老温无意乱侃,老温现在谈的只是公厕。

  每每有人提到国外厕所干净,一定会引起爱国愤青的抗议:“我就不信外国人屙的尿是香的”。尿的确少有香的。但尿却肯定不是臭的。只有细菌分解腐化的尿才是臭的。而国内大多数厕所却的确是臭的,这是不争的事实。所以才有爱国青年不相信厕所可以不臭。老温上次第一次坐了中国国际航空,就第一次(数十次里的头一遭!)发现,连Air China的飞机里的厕所也是臭的!老温座位靠近厕门,足足享受了十多小时“阵阵飘香“,从此决定,再不坐Air China (小小厕所可以影响到国都不爱了。可见是个严重问题。请 Air China 领导好好抓一抓)。北京机场里的国际线路厕所也是臭的!而且还有一清洁工24小时站在哪里!不可理解。(注:今年三航站楼的厕所不大臭了,但一间厕所加到两个清洁工24小时值班!每一乘客用后都要检查清洗,还贴有“创五星级厕所”的标示在墙上,不知是否某国航领导读过老温当年的文章??)

   老温所见过的两个最脏的厕所,是在去九寨沟路途一饭馆后院。剩饭喂猪,猪圈侧面搭一木板,篾芭一围,权当“坎上耽搁”之地。可这猪屎,饭菜,油大,人尿混合之物,实在是臭不可闻。老温农民出身,自是见惯不惊。小女未受过修练,那见过这等阵势。如厕时大哭跑步而回,数小时未止。而世界最大的厕所,是老温在成都的联合国人居工程大奖所在地的府南河(有戏称腐烂河)所见。一日举家步行沿府南河去川大会老弟,越近九眼桥,小女就越往远河一侧的街边靠。老温纳闷,着摸再三,发现原来阵阵经典厕所味愈来愈浓地扑向我们。走近去看,并非下水道溢臭,乃接近民工市场了。沿河岸两边数百民工依堤而站,等候雇主。几百人天天站街,没有公厕,可以想象民工们的艰难。估计阵阵飘香为广大民工在大茅斯方便所致。更可惊的,还有民工在河边洗碗。一水多用,独创可再生资源,看来联合国人居工程确实造福人民呀。

  老温还有一亲历经验。华西医大曾请有一女性外籍教师帕某,来自北美加国。30余岁,温文尔雅。专教老研口语班。此君每日早晨一大杯咖啡是少不了的。非此不能教习。初日课间,帕某去上厕所,但见办公大楼厕所皆为无遮拦蹲式,阵阵飘香,迎面而来。连叫三声 NO! NO! NO! 退出罢解。从此,帕某的晨际咖啡完全戒除。两年时间,坚持到底 (等于叫坛上摄影大师青鸟兄两年不摸相机!或者某书记两年上班不看报纸!),足见厕所对生活习惯影响之大。

   说完老温体会,再看看洋人如何评价与我们生息与共的厕所。此乃见仁见智之说。老温也无法调查真假。君子量大,小人气大。特请大家读后万勿动气。

  下面是一位曾在成都执过教的外籍教师在因特网上发表的对某国厕所印象(由老温翻译成国文,版权保留)

  “好了,我必须说一说厕所问题。说起来真是相当恐怖。这里的厕所多是在地面上有一个陶瓷的孔。孔周围有些空间用来接住可能溅出来的任何东东。如厕时你需蹲下去,瞄准这个孔,同时你还要竭尽全力不要让除了鞋底以外的任何衣服裤子沾到地上。因为地面永远是湿的,而且关键是你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把地面弄湿的。厕所里的气味实在不敢恭维。你必须尽量摈住呼吸,不想让气体流进去或呼出来。所以你会试图在憋住呼吸和实在憋不住了要吞口气之间拿涅一点脆弱的平衡,这样气体才不致在你的气管里无控制的流进或流出。你必须祷告希望你的下蹲平衡控制力完美无缺,以保证你的全身不会触到厕所里的任何东西。方便之后,如果有冲水的设备,你或可以冲水,或着到附近的水桶里舀水来冲。这都不算太糟。出问题的是,如果这个厕所里没有机动或人力冲水,或者你的前任入厕后没有冲水而又溜之大吉,整个厕所的每一角落都将充满强烈刺鼻的氨气与尿气的混和气味。还有,每个格子的前面通常并没有一个小门来挡一挡你的个人隐私。最可怕的是,这里绝不会有卫生纸!同时我还注意到许多中国妇女似乎不用卫生纸。我不知道她们有何其它高招,是让它滴干呢还是用有别的办法。运气好的话或许会有个洗手池,但决不会有肥皂!下面是我最最可怕的如厕经历(有晕倒病史的人请到此止步)。本人在某市某镇曾遇到这么一个古老的厕所。这是一个很小的灰暗的小屋。地面是用木板架在茅坑上面,分出空隙。你需把你的双脚小心的落在木板上,然后在两板之间完成你的公干。你如是不小心往两板之间瞄了一眼,仅在地板下一寸之遥,可以说所有你想象得出的人类垃圾大全尽收眼底。便纸,粪便,杂物,昆虫,上帝才知道还会有些什么。没有厕门,没有马桶,黑屋子里正蹲有若干女士,瞄准孔隙,正在如厕。你可能会问,我会用这个厕所吗?答案是肯定的,老娘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