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我们的老师——苏道璞博士

 

熊正德  程绍桢  文复阳

 

 

 

苏道璞博士

 

 

 

 

苏道璞一八八八年生于新西兰,后随父母移居英国伦敦,中学毕业后考进利物浦大学理学院,攻读科学,毕业时获理科学士学位。随即入研究院专攻化学成绩显著,一九一二年得化学科学博士学位,时年二十四岁。

 

他在中学时代,由于热爱自由,主张和平,参加英伦基督教公谊会成为会友。他信仰虔诚,热心会务。在大学毕业时,因反对世界大战,曾在英国国会发表慷慨激昂的演说,主张保卫世界和平,反对侵略战争,深受公谊会的赞赏和公众的爱戴。

 

一九一三年,苏道璞博士受英国公谊会派遣,到中国四川成都华西协合大学任理学院化学系主任,兼理学院副院长。当时教授化学困难较多,如学生英文程度低,不能用英文直接讲授,必须用中文讲述。而且中国大学教材又很缺乏,所以他一方面下苦功学习中文,一方面自编英文无机化学和有机化学讲义,然后与讲师合译成中文教材,在合作中他学用一般的中国话讲理论,向讲师学习常用的化学术语,不久他就能用中国话讲课了,学生学习起来更加容易,教学进度快了,化学程度也明显提高了,最受学生欢迎。他为人正直,教学认真,讲究效果,乐于助人,是学生的良师益友。

 

不久苏道璞博士兼任华西大学副校长,在毕启校长返国休假期间担任校长职务。他十分重视教学质量,对学生要求相当严格,又对后进学生常进行耐心帮助。凡化学期考不及格下学期开学前补考,补考不及格降班。因此不少读理科和医牙科的学生读四年毕业的,因连降两班读六年才毕业。一医科学生也因化学不及格,持续读了十年才毕业。二十年代后期笔者都是苏老师的学生,与他同住在广益学院。苏老师平易近人,生活简朴,平等待人,作风民主深受全校学生的敬爱。正当他年富力强、精力充沛地在大学担任领导和教学工作的时候,发生了一极不幸的事件,被歹徒阻击,抢救无效而死。

 

那是一九三〇年五月卅日黄昏时候,苏道璞博士骑自行车从广益学院出来,往华英球场那边走去,不一会仍骑着车回来,路过赫斐院时被人突然猛烈袭击,头部重伤,跌倒在地上,车子被抢走。他十分艰难地爬到华英学院门前,才遇上一个学生,见他昏倒地上,学生惊吓呼救,其它学生拥至。苏老师满脸是血,伤势严重,经简单包扎后,急送四圣祠医院抢救。在抢救中,他慢慢醒过来了,用微弱的声音向胡祖遗院长(加拿大人)说,这件遭暗杀的事,不让英国政府出面干预,请他转告,这是他本着耶稣基督牺牲、博爱的精神,诚恳的要求。经用各种方法抢救,由于颅内伤势迅速恶化,终于与世长辞,年仅四十二岁。苏博士的夫人万分悲痛,体会先生遗志,也发出伟大的感人的声音。她说:“我家死了一个人,一家人痛苦,要求政府不要枪毙人,造成更多家人痛苦。”苏道璞博士夫妇的仁爱胸怀,是最可珍贵的。但是我们政府的法律,杀人者死,早在二千多年前就制定了。所以拿获的三个凶手,仍然明正典刑,肃清凶恶匪徒。

 

全校师生为失去这位献身于中国教育事业的中国人民的好朋友而悲恸,长期浩叹不已!

 

解放后,苏先生所编写的讲义,仍在遵用,可见他的化学造诣之高深,流传之长久。苏先生他教育出很多化学人材,现在在国内和国外还有不少他教过的学生,在学术和事业上取得了很大发展。

 

关于苏道璞博士被杀一事,最近从知其事的同学讲,原住在华西后坝一家佃户的后人名叫杨盛清说出了实情。他是奶牛场的退休工人,现在六十多岁。他十二岁的时候,听到当保长的亲戚讲,“杀苏博士抢车的四个小伙子都是南门一带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爱提劲打架的天棒”,其中的一个是他三叔公的儿子,叫杨兴荣。那天傍晚他们相约去华西坝游玩,看那些对对双双的人。在路上碰见苏老师骑车过去。有一个人提劲说“敢不敢把苏洋人的车子抢了嘛?”其它三个说“咋个不敢”。他们转了一圈,来到赫斐院,又碰上苏老师从那边过来。四个坏家伙,强行拿了过路挑菜担子的扁担,冲上去向苏老师头部猛击,苏老师当即昏倒在地上,自行车被抢走了。

 

事情发生后,很快就传遍了华西坝。杨三叔公听说儿子参加行凶,就用铁链把他锁起来,放在一个大木桶里,上面盖上一个拌桶,幽闭起来不使人知道。

 

杀苏先生抢车的第二天,在东巷子口修车行来了三个年轻人,推一辆旧车来卖,与老板讲好价钱,老板说店里钱不够,要在南大街银行取款,请等一会。老板走到城门口,向守城部队报告了此事,说这车在他店修过,是华大苏某的。部队当时派人把三个歹徒逮捕,押解到军警团联合办事处。不几天军警团把三个抢车杀人、证据确凿的犯人押赴杀牛巷(原倒桑树街)执行枪决。那个杨兴荣,因被父亲锁禁在家,卖车时未去而躲脱了。两年后(一九三二年)二刘内战,二十四军撤退时杨兴荣搞白药,突然发生剧烈爆炸,与十几个人一齐被炸死了,仍然是非命而死。

 

经过了五十四年的疑案,终于弄清白了。敬爱的苏道璞博士安息吧!为了纪念这位好朋友、好老师,我们这些老学生要为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贡献余热,为保卫世界和平继续努力奋斗。

 

                                  写於 1984.7.

 

注:熊正德,1936年化学系毕业;文复阳,1935年医学院毕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