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 着

 

“有人自杀了!”

 1956年中的一天,一个年青医生从华西(川医)第八教学楼的四楼窗口看到自己六岁的小孩子孤单地从楼下经过,心里一时感慨不已,不知道自己会被审查到哪天哪月,跳下楼企图自杀,一了百了。

 第八教学楼的师生员工跑出楼下,围上去一看是被隔离审查在第八教学楼上超过十个月的曹振家主治医生。人们马上送他去抢救,挽回了一条命。

 他的夫人完全不知情,有关川医当局隐瞒了这一情况。他夫人是会计,只是很奇怪在收费病员中有一个本院的无名氏,并不知道就是自己伴侣。直到六个月后,川医当局完成所谓审查后,放了曹振家医生回家,他夫人才晃然明白这无名氏是谁。

医审查他什么?因为他两次从军抗日。

第一次是上海被占领,他不想在日本人统治下生活,和好朋友张国和跑到绩溪,为英军爆破学校做翻译官,教中国军队用英国炸药破坏日军的道路桥墚。第二次是在华大读书时,日军节节进逼,国民政府号召青年参军抗日,他和 老友张国和(后联合国人事处长)极积响应。前上司委任他们做外事处上校翻译。抗战胜利,他在湖南芷江参加了日本投降的重要受降仪式工作。

1945年长沙湖南大学第四战区日军受降会场(左三曹振家)

他受川医肃反审查完毕回到工作岗位,很多同事朋友告诉他,死了反而讲不清,活着总有还你清白的一天。他曾反复讲过:“爱国没错吧?!”。从此他再全身心投入医学和教学工作中,任劳尽责,救死扶伤,报效国家。 

文化革命的一天,来了四个川医军、工宣队的人,再次把曹振家和他夫人带走。他关在了第八教学楼的后面的水塔旁边,妇产科楼上。他夫人被抓去公行道的医院洗浆房劳动交待 。 

三个月后的一天,华西校园从国学巷到八教学楼,从学院大门到口腔大门,贴满了“打倒反革命特务份子曹振家!”“强烈要求公安机关抓捕顽固不化的反革命曹振家……。”每一个字足足有一人高!!! 

六个军宣队和工宣队的人来妇产科楼上押解曹振家。当经过妇产科楼梯时,公行道一号住的妇产科医生邹传光见到曹振家下来,他知道会有大事发生。他小声告诉曹振家:“老曹,你千万不要去死,要活下去,会搞清楚的。” (左图是前辈邹传光医生)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大会开始了。

批斗、打骂、挂牌、五花大绑,连公安的手铐全用上了。人群激忿高呼口号!几部川医的卡车载着低下了头,挂了大牌的曹振家和军、工宣队及革委的人,围绕成都市绕了一个大圈游行示众,最后来到宁夏街监狱,将他收监。 

监狱生活自不必讲……离谱的是从没有提审过。

差几天就到两年,川医的革委、军工宣队来到宁夏街监狱,再次把曹振家五花大绑押上车,回到华西坝。再一次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大会招开。大会上讲曹振家在监狱交待表现好,押回来劳动改造,以观后效。会场下有个别川医的员工讲:“你看曹振家在监狱还长胖了”,“他在宁夏街享福啰!”。这时的曹振家是全身浮肿 、血尿不停、心房纤颤、患有膀胱癌,身体极度虚竭。

回到家,当他儿子告诉他妇产科邹传光医生自杀时,他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他哭着说:“我被抓进宁夏街那天,他要我活下去,说是活着总会搞清楚的,可他却受不了折磨,走了......。

曹振家教授苦难的一生,最后演变为厌世的晚年。他说:“我一生爱中国,可国家不爱我!”。 上海圣约翰和华西同学们在香港聚会时感慨地讲:曹振家是抗日时的热血青年和好学生,想不到会受到这样不公平的对待。

终于他受不了病痛的折磨和历史对他的不公平,大声叫出了:“活着没意思!

直到今天,曹振家教授离开这世界一年了,中国政府才承认国民党政府在抗战中的作用。遗憾的是,他到死也没搞清楚自己当年抗日是不是爱国这一问题。他是含着冤屈怨恨离开的。

他的老朋友张国和讲了一句话:愚昧无知和自大的人领导国家会害死很多有用之人。

为着怀念父亲逝世一周年                              曹国正于2005-10-28

 

后记:香港90年代,在一次曾到过成都华西的圣约翰同学聚会中,老同学们回忆讲到40年代在成都少城公园茶馆喝茶,大家找一个神童子(瞎子 )给各人算命的情况。这神童子讲曹振家有牢狱之灾 ,大家讲怎么可能,打胡乱讲。当曹振家告诉他们真的在成都文革坐了两年牢时,他们大吃一惊。

 


       

往事如烟 人物掌故 岁月留痕 趣闻轶事 联络我们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