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疝囊

陶万磷

    1969年秋冬时节,我们到龙泉驿区巡回医疗, 为了消除贫下中农患者的病痛,何生老师带领我班同学,为一年轻的男性患者做股沟斜疝手术。手术在一间较大的, 极其简陋的房间里进行。我担任巡回护士的角色,助手是谁,事隔近五十年,已记不清了。这是一次示教手术。 在那个拿起笔作刀枪的年代,大家都很珍惜这次难得的学习机会。何老师先讲解了本次手术过程中的重点:寻找疝囊,高位结扎, 压迫止血。我们都黙黙地记在心里。手术接着开始了,在寻找到疝囊的时候,何生老师说:同学们,这就是我们要寻找的疝囊。可是当他正要结扎疝囊时, 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充满了疑虑。又说:不,这不是我们要寻找的疝囊。于是,探查疝囊的工作,又继续进行。 过了一段时间,何老师嘴角上挂着一絲微笑。然后说道:同学们,这才是我们要寻找的疝囊。大家都为老师高兴,手术就快要结束了。 但就在他即将结扎疝囊时,何生老师的额头上开始不断地冒出了汗珠。他再一次带着失望的,无可奈何的音调又说:同学们,这并不是我们要寻找的疝囊。 在像地质队员寻找金矿一样,经过多次反复搜寻无果后,不得不向当时的主治医师龚锦源老师发出了求救伩号。 请他从另一个医疗点赶过来,协助解决这个难题。时间在慢慢的,一秒一秒地过去。对于疝囊的搜寻仍然继续进行。手术室气氛凝重, 现场仿佛都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然而,在经历了两次失败的痛苦和煎熬后,幸运女神给大家带来了惊喜。 何生老师终于分离出了疝囊。他十分激动地指着这一尤物,大声而自豪地说:同学们,这才是我们要寻找的真正的疝囊! 接着我们耳边又回荡着老师的:寻找疝囊,高位结扎,压迫止血的嘱咐!

   首先郑重申明:何生老师与我等较熟悉,是因为王兆富同学的缘故。他与兆富都是重钢子弟,而兆富与我要好,故文革在校期间, 我与何生老师有过几次接触。在我们眼中,何生既是师兄,又是朋友,更是老师。我们都敬重他。何老师是医六五级的高材生, 作为川医的代表队成员到卫生部参加过部属重点医学院校的毕业生的水平考核,为华西争了光。他因为在各方面都很优秀而留校。 现在何老师是专家、学者、诗人,是我们学习的楷模。这个真实的故事告诉我们,医学是一门科学, 在成名成家的路上充满了坎坷……,世人应该理解医生,尊重医生。

    于 2017-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