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老师

罗雯

 

    大学老师里面能记得在就四个老师,曹振家教授是其中之一,而且从未说过话,但他的这一次“骂”让我终于记住了什么叫“无菌观念”~这一观念在2003年的非典疫情的时候用上了!

   上大学的时候特别惧怕见老师,只要远远一见老师过来, 就像老鼠遇见猫~总是落荒而逃,从来不会像其他童鞋那样会主动去老师跟前求问。

   记得在临毕业前一年的实习生阶段,某日下午临近下班之时, 我正在护士站帮忙当班护士粘贴化验检查报告单,这时见曹教授敞怀穿着白大褂,里面着白色圆领短袖衬衫, 配米黄色齐膝短西裤大步流星径直走进护士站,一屁股坐在护士站的工作台上,哎呀呀,这回想溜都溜不了了, 只好装傻,继续干我的“活”而不敢看他一眼,因为我真的不知道怎样跟去他对话。就在我不知所措之时, 只听他招呼我说“你过来”,我只好硬着头皮走到他跟前。这时见他随手拿起放在桌子上护士常用的消毒小棉签问我“这个有问题吗?”,我看那棉签包的挺好的,还没打开使用呢, 所以回答“应该没有问题”。这时见曹教授用手将棉签包的顶端撕开,从里面取出2根棉签, 又问“剩下的棉签还能再用么?”,我看了他半天说“不知道”。这时,只见他一抬手将这剩余的棉签摔在桌子上,气呼呼的说“不能再用”,随后告诉我不能再用的原因是因为剩余的棉签已经“被污染了”。他之所以生气是因为护士会再用这包剩余的棉签, 缘由护士告诉他再用的理由是“节约”~由此开始大骂护理部,说他们不懂无菌观念!好在听众就我一个人, 估计其他护士早给吓跑了。他这一骂不要紧,从此他的光辉形象已不经意被我铭记在心,太深刻了,至今都没忘。


 
   曹教授的这一次“骂”终于让我记住了什么叫“无菌观念”并受益终身~很多时候,临床技能是通过老师带教过程中“骂出来”才能学会并记住的,而这些技能看书是学不来的。

                           

作者简介:

   教授,硕士生导师,主任医师。1978年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医疗系,毕业至今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复兴医院工作。现任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复兴医院副院长(首都医科大学第八临床医学院教学院长)及北京医学教育协会第五届理事会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