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前那条河

校南路1号    

 

  熟悉华西坝的人都知道美丽的校南路1号曾经有过一条小河,它弯弯曲曲地从前坝流向后坝,又从后坝流向校南路2号、3号,再一直往东流去,我从来也没想过这条小河的源头和尽头在哪里,它的名字叫什么,但是我知道它是我对校南路印象最深的一个标记,就让我叫它无名河吧,因为我从来也没有听到或看到过它的学名。

  无名河在校南路1号境内的宽度属于那种不宽不窄刚刚好可以让我和小伙伴们从它的此岸跳到彼岸; 河的深度也不深不浅刚刚好可以让意外坠入(多次发生过)它的娃娃们没有生命危险。小河沿着一条笔直的柏油路,日夜不停地流淌着,我的童年就是在这条小河边渡过的。

    记忆中,我在小河里淌过水,钻过桥洞,摸过泥鳅,打过水漂,放过小鸭子(很文明),还倒过剩饭剩菜(文革还没开始哈)。我还记得,那时候,常常和小伙伴们在桥头麿化石,把拣来的化石(现在知道那都是汉白玉啊!)磨成各种各样的形状,大大小小,见楞见角,然后互相交换,如有交易不公时,难免就会发生搞“孤立”的事件,但是,这种孤立好象从来都没有持久过,过不了多久大家又都在一起玩了。

    无名河在校南路1号的“战略”位置也是相当重要滴。小时候玩的“打游击”就明确规定:凡是突围到河那边的,就算进入了和平保护区,是可以不受任何战事的干扰。由此可见,那条小河可是兵家必争之地啊!我都不记得上演过多少出保卫桥头的壮烈一幕,因为我们的“队伍”里总要混入一些未成年的,也因为能加入活动的候选人毕竟是有限的,呵呵,岁数小点的当然是跳不过河的,只能从桥头冲出来嘛!无、名、河、就、是、这、么、重、要、噢!

    八、九岁是一个人开始懂事的时候了,对我来说,那是一段非常时期。在那场曾经改变了许多华西人的命运的浩劫中,有多少和我一样的子女们失去了本应属于他们的快乐、幸福和欢笑。这虽然不是哪一个人的错,但这时代造成的遗憾,即使在多少年以后的今天,每当我回首起这段经历时,都忍不住要慨然一番,那真是不能不令人悲哀的岁月噢!无名河见证了那样的环境,也见证了发生在华西坝校南路1号的一切。后来,这条无名河的命运也和许多华西坝人的命运一样,历经坎坷,几经整治,最终还是没能逃脱厄运。如今这条小河早已成为校南路历史的一部分了,不知道有多少人还记得它,也不知道它是否还曾出现在你的梦中过……

    下次我想写我家旁边的那棵藤藤树,再下次写校南路1号的那棵白果树,再再下次咱写一写后院的那棵枸叶树...呵呵,接龙...

    后记:俞蓉从美国发来周蓉在一广场跑道上跳“白毛女”的珍贵照片。不知道跪地求饶的两位男孩是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