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文教授

 

悼念罗文教授:

 

讣告

 

   我们最敬爱的亲人罗文因心肺衰竭于2015年1月21日在美国洛杉矶安静逝世,享年85岁。

   罗文出生于中国广州,毕业于岭南大学医学院。在华西医科大学,暨南大学医学院及南加州大学口腔学院从事教学科研50余年。

   罗文生前立下遗言:

   1. 在我病危没有希望恢复时不要抢救,拖延没有生趣的时日。我活得已经够长了。家庭和事业的快乐时光也享受过了,十分满足了,比起父母师长一辈,我幸福得多多了。

   2. 在我逝世后绝不要举办任何形式的追思活动等仪式。我只求过得安安静静,生前如此,死后也如此。

   3. 我相信我们是从海洋中由分子进化而来的。所以逝去后海葬就是最好的归宿了。最后还可能远洋重渡,回到我的出生地广州珠江呢。

 

   罗文走时,家人陪伴在侧。尊重罗文生前遗嘱,一切后事从简。特此讣告。

 

   恳辞花圈奠仪。

 

                   家属:关粤玲、罗毅、罗瑞圆、罗敏、谢明达

 

 

恩师与我

罗雯

   那已是三年前的事情了……

 

   十月的一天下午,我去拜见恩师罗文先生,他居住在洛杉矶。载我的汽车在弯曲的公路上开了约半个多小时后停在了一栋漂亮的房子门口,房屋的四周鲜花盛开。正当我张望的时候,却见满头银发的师母--关粤玲老师(也是教过我的老师,是解剖学教授)笑着从屋里走出来,她高兴的张开双臂将我拥抱,嗯,我们有29年没见面了。

 

   时近傍晚,经过客厅门口,见恩师在近门处的一把木椅上正襟危坐,置身在柔和的灯光下,目光炯炯,挺拔的鼻梁下悬挂着一根晶莹剔透的吸氧管,双手自然垂放在两膝上,恍如高僧在打坐,但又俨然是学者神情,更像是位严师,令人敬畏。时至今日,见面的这一幕,仍深深地印刻在我的心头。

 

   见面那一天,大家没怎么聊过去的事情。恩师关心的是国内高校目前的教育现状,话题主要围绕着“高校的教学如何开展”进行的。他非常认真地询问国内医学院校最近都有什么新的教学改革?我就尽自己所知,一五一十向他老人家汇报。其实,我知道的并不多。说着说着,一个多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又待了一会,我向老师告辞,原因是怕他累着,毕竟他已是80多岁的老人了。再有就是我的行程太紧,这次洛杉矶之行,逗留时间前后加起来不足48小时。临别时,恩师跟我说他会“找资料”给我。但至于要给我找什么样的资料,当时我并不知道,也没问。

 

   返回北京后,恰逢学校要检查各学院落实PBL的情况,加上去年又赶上学校要接受教育部的“医学认证”。由于先前对PBL的认知有限,且在具体实施PBL的过程中又遇到不少的困惑与不解,故恩师以电邮通信的方式赐教,如此一直持续到他辞世前10天。在这期间,每当收到等待已久的恩师电邮---那其中装满了他的期待,拜读其言简意赅的信件,脑海里经常浮现出那难忘的一幕,仿佛恩师就在眼前。此后,我稍有灰心或遇挫折时,总会想起那次的拜见,于是我不敢松懈。

 

   认识恩师那一年我19岁,正上大三。他与我叔叔同属一代人,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他也曾蹲过“牛棚”,但即使困苦重重,仍坚持教学工作。他为人坦诚,从不妄言。他一生都在追随他老师的足迹,到了晚年虽然疾病缠身,却从未间断对教学的研究,仍孜孜不倦地隔岸指导着弟子追逐理想的目标。这种对于教学事业的纯粹热爱,使人无法感觉到他已是84岁高龄,对此我只有惊异和尊敬,他到底不是我们这些晚辈可以企及的,我唯有不断的努力,才能够距离先生的要求更近一点。

 

   恩师留给我的无论是“有形”的信件还是无形的精神层面,都是无价之宝,能得到他的赐教,真是三生有幸。

 

   随后,将陆续附上他写给我的其中几封信,与大家一起分享PBL的精髓。

 

   最后,祝恩师天上安好,地上安睡,海里飘逸。

雯写于北京西城  2015年3月31日

 

罗雯简介:

   教授,硕士生导师,主任医师。1978年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医疗系,毕业至今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复兴医院工作。现任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复兴医院副院长(首都医科大学第八临床医学院教学院长)及北京医学教育协会第五届理事会理事

 

 

-----------------------------------------------------------------------------------------

 

關於PBL

 

作者简介:罗文教授(Wen Luo, M.D.)生于1930年中国广州,2015年1月21日病逝于美国洛杉矶。罗文教授1954年毕业于岭南大学医学院。曾在华西医科大学和暨南大学医学院任教。1986年赴美国南加州大学口腔学院从事科研与教学工作50余年,科研成果斐然,教学经验丰富,尤其在PBL教学方面有极深的造诣。

三月八日(星期六)

   关于PBL,我不知道國內提出這個教學方法的人是怎樣理解PBL的。首先让他们给予“定义”。仅就表面字眼“根据问题学习”那么从孔夫子开始就是如此,先提出问题,再进行討論解答。我们医学院四年级时,开始見习,周寿恺老师就教导我们说“从现在开始,你们主要是在病床从了解病人的病程等等去学习医学,而不是教科书或听課来学习医学。”我体会就是初级的PBL了,更不用说最后一年的实习,那是100%的PBL!!!

   但新的PBL函義是从医学院一年级开始(美国和加拿大)再沒有分科課程,把學生分成小組,第一“课”是辅导老师發一病案給他們,一開始是病情介绍,學生根據症狀等提出問題。例如,那一器官患病、可能是什麼病••••••根據問題學生分头接受任务,自行找教科书或刋物学习,例如病人有咳嗽症状,那学生就要分析应当学习从气管到肺的解剖和组织学,生理学等及引起咳嗽的病因和机制等,每个人分一小部分去学,把所学的资料分发给小组的其他同学学习(资料也给辅导老师),而后小组自行討論。然后进行第二“课”再发给学生该病例的体检、实验室检查结果等,再由学生自己发现应该学习的内容,分题认领去找资料,小组交流学习••••••辅导教师起什么作用?我自己体会是旁听学生讨论提问题时“是否把应当学习的内容都提出来了?”没有的话,要用引导的方法来让学生自己提出漏掉的问题。再就从学生交出的印出资料里是否找到应该学习到的内容。还有他们是否注意到内容的重点,等等••••••學生從入學一年級開始到四年級畢業,學生沒有分科學習和分科考試。都是根據病例來學的。这才是目前PBL的教學方法和内容。

   南加大口腔学院PBL教学経过就是這樣的。除大體解剖外,所有教研室及其課程都取消,即所有基礎和临床課程都取消了,再沒有甚麼組織學、生化、微生物、病理和各臨床課程了。沒有相關課程的講課和實驗了。學生從入學開始就根據病例來學習。

   国内提出所谓的PBL,估计他也没想到是这样的,不然就不会问有多少百分比的PBL了。在美國也只有几間學校是這樣教學的。能否堅持下來,還是有爭議的。但有一點,只要教出來的學生,能有高比率的通過國家和州的醫生考試,學生能就業等良好表現,那這個教學方法就有可能“生存”。

   我体会PBL的精神主要是让学生自学,老师从旁指导。至于具体进行則看实际情况,各显神通了。例如学生是否每人都有电脑,懂得查看或能否查到有关資料等。如你能来LA,我可将我保存的资料给你参考。

2014年3月8日

写于洛杉矶

八月十八日(星期日)

 

教学改革PBL教学)

 


 

    我在美囯南加州大学工作了20多年。前十年主要是参加科研工作,后十年除科研工作外,还参加了教学改革的試点工作。整整十年的試点,总结后就全面推行。

   我所在的院校是私立南加州大学,它在美国各大学的排行榜不算很高,但是收取外国畄学生是全囯之冠。囗腔学院的研究工作也在前列,因为它取得囯家的研究经费是全囯各私立大学囗腔学院之首。研究中心对牙釉质的研究工作成果,在世界上是位于前列的。

   美囯的大学是由各州自行办理的。既然有州政府办的州立大学,所收的学费又较便宜得多。那又为什么有收费高得多的私立学校存在呢?那又是另一故事了。作了以上的简单介绍,目的是談为什么要进行教育改革。其目的是什么?一句話就是让教出来的学生,通过国家(有些州还需要通过该州的考试)的行医执照比例高,最好是100%!学生毕业后能否拿到各行业的执照,就看该校的教育质量好否,他的学生能否通过全国的统一的考试了。

   公立学校由于是铁飯碗等等原因,所以考虑教学改革不积极。私立大学只能在办好教学,才和公立大学競爭,以致不得不积极想办法来提高教学质量,以期望让大多数学生都能通过囯家和州的考试,这样才能得以生存。我1986年到南加大口腔时,他们是採用囯内在文革时的一条龙教学方法。但学生考囯家执照试的成绩不够理想,所以想改革。

   方法是在原有的教学班子外,另组一改革班子(这是参照Ford汽车公司建立新的班子来設计新一代汽车的办法,以打破旧思路的束縛)。学院看中的改革班子是我们的整个实验中心。我们中心有一位英囯劍桥大学生化系的博士,他曾任中美洲牙買加医学院的院长。他提出应学加拿大某囗腔学院和哈佛大学囗腔学院的PBL教育体系,即以问题为中心进行教学。教学时以病案作为教材,以该病案为中心,分階段地一步一步的从解剖、组织、生化、生理、病理等等的基础科到臨床各科让学生自学。

   过程是发给学生部份病历,让学生根据病历资料,提出应当学习的內容。劃分成不同的项目,然后自行分配每一学生准备其中一项题目(有教师在旁听他们的讨论和作必要的提示),再進行小组互相交流(没有教师参加)。然后再在有教师在旁听的小组討論,这时教师注意他们讨論中欠缺处,加以提出或暗示应进一步自学的内容。然后又发给后一段病历,让学生再进行自学。一个病案分三到五次完成,这样就让学生自学和该病案有关的各学科內容。各科并没有老师进行講授,完全由学生自学。我说它是放羊子自行学习的方法。它的中心思想是尽量发挥学生自学的積极性,以及他们在毕业后能够不断自学,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

   這裡的办事效率很高,1990年初在中心討論,不到半年就开始办試点班。試点的学生(和医学系的招生一样,他们是读了4年大学毕业后才能报考)是从1990年所招录的学生中隨意抽取12名,分成两组来进行学习。学习地点在学习臨床课程前完全在我们中心的讨論室自学。结果是在自学两年后的国家考试中全部过关,臨床科具体如何学习,我不太清楚。其中的过程有到在校兼职的教授自己开业的診所参加治疗病人,还有到墨西哥窮人区进行義诊。这样一共学了4年,12个学生全部通过美囯和加州的口腔执照考試。
 

   其后9年继续进行招試点班,人数从12人开始,笫二年就收24人,最多的一级是36人。考試成積和第一届基本一样,偶有一或两个学生第一次没有通过囯家和州的考试,第二次考试他们也通过了。从2000起囗腔系的所有学生都进行PBL系统教学了。

   据说这种教学方法并不需要增加人手,由于是小组辅导,所以师生关系也很好。像实验中心给我开生日party,小组学生知道后,要請我吃午歺庆生。另一小组知道此事后,两个小组就联合一起来给我庆生了。

   以上当我说的是山海经的故事吧。我這样比较詳细的説明PBL教学过程(因PBL在这裡学生4年的学习过程中,完全没有任何学科由教师讲课),是因为2007年参加华西校庆后,收到一张光碟,其中提到的PBL教学部分,看来是没有正确解读。

   现在南加大医学系也进行PBL系統教学了。

 

2014818

写于洛杉矶

 

九月十一日(星期四)

对国内PBL教学的看法

 

   你给我看的幻灯片看了两次。很难一一细談,只能说一些感想法。总之,开始介绍PBL原則的内容基本正确,但其后具体措施与原来主意有距离。

   我们这里PBL教学的原则是”Problembased; small group; Studentered”。学生自己作主,老师只是旁听者。这里学生是轮流当组长,没有什么集总结,学习主题等,有的话那就有点像小老师讲课了。

   这里的教学硬件教学场所我们是利用研究室的图书室,吃午餐的餐室桌子,用三張大纸板作黑板,最好的是在研究室的会议室,学生围坐在作主席或演讲者放资料的桌子。有黑板使用,国内幻灯片中所示的教室,我们这没錢办不起。

   关於提教师和学生的责任,起碼在我十年教学中是闻所未闻,听所未听,在前信谈开办过程时己说开办PBL经过了,不再重述。

 

学习过程(PBL

 

   一个病案资料分三、四次发给。第一次是病人的症状,第二次是体检及实验,第三次是治疗及预后,第四次是总结。小组分组过程是学生和教师到斉后,教师发给轮流当组長的学生学习资料让其邦忙传发给同学。其后就由学生自行根据资料各自分析,提出应学的内容,主持讨论是每一病案轮换一个学生来主持的。主持者把同学们提出的分析与見解一一列在黑板或纸板上,据以讨论,并在讨论中由同学提出課后应当学习的内容(例如有心脏问题时就从心脏的解剖学、组织学或可能是那一种病去查资料)。

   学生抓龟分到学习问题后就各自从教科書、专著、杂誌学习,並写一心得。然后把资料和心得e-mail或印发给小组的同学和老师,同学阅读后又开小组会讨論(老师不参加),这部份的资料就算完成。

   你给我的幻灯片中学生责任。很奇怪並不提出学生对病案思考、分析、並在小组内提岀有待解答的问题等,这是以学生为中心嗎?还有什么主席,書記员,好一个官僚机構。
 

   由于我们实验中心是试点开办PBL教学,只是在Facuty会议讨论过几次,1990年从所招新生隨机选了12人就开班了。既没有集体备课,也没有领导听课,教师间也没有互相间交流听课。

   我只好讲我的经验。
 

   第一,是和学生介绍图书馆書的分类。不,不是介绍而是提问。一般来说,学生只会说:教科書和杂志。我就用提示方法来让学生了解到还有各种工具書和专著等。另外就提示杂志文章的分类,这就邦助学生找资料了(以上内容都是秦光煜老师教我们的,我照搬就是了)。

   第二,是听学生在论过程中有没有离题太远,必要时引导讨论转回资料内容。还有看他们提出学习的内容是否合适。

   第三,是看学生提供的资料(很花时间),看学生是否掌握应该学的内容和重点。並据此在下次小组讨论时提出,但不作直接解答。例如有一病例有全身麻醉内容,学生也把它作为学习问题,资料中也提到有四个时期,我注意到学生没有提应进到那一期。我就向同学提这个问题?有个学生说第四期,我不表态,並笑了笑。然后在下次上课时再问这个问题,学生这次答对了,並且也认识到第一学习时不够深入。

   我想我这样做可能不仅可以让学生学到知识,而且可让学生在学校学习时做到如何自学,这也就是PBL的目的。

   每病例讨论后,教师要评价每一学生表现。附件一和附件二是我和我的学生。

   关于如何评价教师教学,我附一張表给你参考。目前找不到,找到后再发。
 

   对教师这要求那要求就难找到合适的教师了。我想,唯一的要求是有一定的学识和願意试试新的教学途经和方法。

   在讨论过程中离题错误我並不当时指正,让学生在小组后阅读资料时自己发现错误,或者在下一次讨论时从旁点出。

   评估:每案都由学生对老师和病案作评估。
 

2014911
 

写于洛杉矶

九月二十三日(星期二)

   找到了,现附对教师评审表。

   我前所说的仅供参考,而且是10年前后的事了。事实上迄今为止,全美没有一个统一的PBL教学方法,都是各显神通,只要学生能通过国家考试就行了。

   就我认为,病房的病人,选择合适病例。让学生从採病人史,各种实验室检查(讨论时删去不必要的),作出诊断和治疗等等,........先个人后小组讨论,就是很PBL的了。

   作出中国特色......哈哈

   完了。


 

2014年9月23日

写于洛杉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