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 西 坝―― 龙 的 王 国



   2012年是中国农历壬辰龙年 ,中华民族是龙的传人,以此而感到自豪。人们在华西坝上常常可以看到一些建筑物上有“龙”的饰物,在龙年之际突发奇想,想看看在华西坝上究竟有多少“龙”。于是在这种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便多次到坝上的各大建筑物去考察、观察,而每一次的观察都会有新的收获。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我们的华西坝竟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龙的王国”。



   华西坝上早期的建筑物,绝大部份是由著名的英国建筑师弗列特.荣杜易先生设计的。他接受了校园建筑设计任务后,先到北京考察了中国宫廷建筑后,又到四川考察了川西建筑情况,对校园地址进行了实地测量研究后,设计绘制出了结合中西建筑风格的独树一格的华西坝建筑群蓝图,即西洋式的楼体,配上中国传统的平衡、对称原理,借用中国庙宇、川西房屋的屋顶,青砖黑瓦、大红柱子、大红封檐板、歇山式大屋顶、两坡、四坡、腰檐,在屋脊、飞檐上布以远古的神兽、龙凤、怪鸟等,由于采用了中西结合的方式,又非原样照搬,予人以东方神秘的古朴美。

   在这些建筑物上,使用最多的饰物就是“龙的家族”。

   首先,作为龙的家族之首——龙父,也就是大家最为熟悉的传统的“中国龙”形象。

   第八教学楼,原为医牙科楼(The Medical & Dental School Building)坐北朝南。在大门前的两层阶梯上,上面一层就能看见一条龙和一只凤凰,它们环绕在作为圆心的阴阳图案外圈,即是龙凤呈祥,再外一层就是八卦图。这组图案代表着中国古老的传统医学理念。阶梯的下一层是由西洋的双蛇缠绕着神杖,这是代表西方医学的理念。这就表明这所大学是中西结合的产物。在两层阶梯之间,有八个石柱围起来的两层栏杆,分别围着这两组图案,每个石柱上端是一条龙呈“龙抱石”。




   八楼门前的中西图案




   八楼门前的龙

   




   还有中国龙出现的地方是老华西医院的大门,它坐东朝西。与大楼相比较这个大门并不太大,它上面有个屋顶,下面有四根砖柱,每柱之间便是门。在门上门楣的地方绘制着三对“二龙戏珠”图案。这就有六条龙。


   老华西医院大门的龙





   办公楼以前叫事务所、怀德堂(The Whiting Memorial Administration Building),坐西朝东。它是华西坝建筑精华凝聚之处,占尽了歇山式大屋顶、大红柱子、大红封檐板、斗拱、翘角等结构,屋脊飞檐上以龙凤、神鸟、怪兽等为装饰,是最完美的大楼。屋顶正中竖立着“双龙护瓶”,这龙有一点怪异,龙身体隐去,而以祥云代替,远望似龙身,近看是祥云。

   办公楼正门阶梯两侧是石栏杆,一边两根石柱,在三十年代的照片上很楚地看到,石柱上端是雕刻精美的“龙抱柱”,而现在仅是一个花苞。这样算来应该是四个龙抱石。在大楼南北两侧阶梯上,也分别有八个石墩,现在也只是花苞形状,也许“龙”只能存在于大门处,而这南北两处原就是这样。


办公楼顶双龙护瓶




新老照片对比:

   

 



   办公楼对面的老图书馆,原博物馆,又名懋德堂(The Lamont Library and Harvard-yenching Museum),坐东朝西。其结构与办公楼相似,大屋脊正中央有“二龙吐水”。这两条龙就更怪了,明显不是中国龙,它有个秃秃的脑袋,没有龙角、龙须,看样子是西方的龙头接在中国龙身上,是条中外混血龙。同样,在老照片上显示大门阶梯旁的石栏杆处,与办公楼一样有四个“龙抱石”,大楼南北两处阶梯也有栏杆与正门的一样,但现在都为石“花苞”。


老图书馆之二龙吐水




新老照片对比




   一教学楼解剖楼,又称生物楼、嘉德堂(The Atherton Building for Biology and Preventive Medicine),坐东朝西。大门栏杆上有六个石柱每个石柱上端都是“龙抱石”,只是这些龙的造型都比较简单,它们都是在“5.12大地震”修复后呈现的样子。大楼屋顶与南北屋顶交界处的四个交角处还有四条卧着的龙。




早期的生物楼





一楼的龙抱石 交角处的卧龙




   与一楼隔河相对的是第二教学楼,为化学楼,是纪念苏道璞博士而建,又名苏道璞纪念馆(The Stubbs Memorial Building),坐西朝东。要说明的是,该楼原来有一个与一楼大门相同的大门,但不知何时就被拆除了,上世纪六十年代我们在该楼上课时也没有大门。“5.12大地震”后对该楼进行维修后,才恢复了大门,这样就与一楼相对称了,但仅仅是大门对称,也不完全对称,因为它的栏杆有八条石柱,而一楼栏杆只有六条石柱,所以它的“龙抱石”有八个。另外该楼也没有腰檐。



1941年刚落成的化学楼




现在的化学楼




化学楼的龙抱石



   第六教学楼叫万德门(The Vandeman Mrmorial),原来座落在二广场前,1958年成都市新建人民南路时,将它拆除,将原砖原瓦在钟楼东侧重建,但删去了正中的两层八角塔楼,成现在这样了。它坐南朝北。

 



   现在六楼有四条中国龙,分别位于该楼东西两端前后屋脊的顶端,每条龙的龙头向外张望。



   1996年,在钟楼的西侧,与六楼相对应位置,仿照六楼样式修建了十楼。在它的东西两端前后屋脊上,一样也卧着四条龙,不过,与六楼龙不同的是,十楼龙每只都长有一对龙须,而六楼的龙则没有龙须,比较下来,十楼龙更像中国传统的龙。这两座楼共有八条“龙”。




   第五教学楼(教育学院Cadbury Educational Building),坐北朝南。有一条龙俯卧在后半楼的正中屋脊上。




五楼龙




   另外还有龙出现的地方是“5.12大地震”后维修一新的新图书馆。该馆坐北朝南,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修建的一座现代楼房,与华西坝建筑群的风格并不相配,在维修中彻底改变了它的外貌,由平顶房屋变成了歇山大坡式大屋顶,增加了斗拱,并增加了一个带屋顶的红柱大门。四根大红柱子之间的门楣上都绘有中国龙的龙头,里外两面共有二十个龙头。

   

 

新图书馆门楣上的龙头

   广益学舍为英国广益会学舍(Friend College),在广益坝,坐北朝南。它是文学院教学楼及宿舍。在上世纪五大学时期,一批学界的泰斗来广益学舍讲学,如:钱穆、陈寅恪、张恨水、梁漱溟等,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海明威、杰出科学家李约瑟等海外名流也来此讲学。大楼为三层楼房,原来在大门一层阶梯平面,有一围着大楼的联通的三面平台,一楼为半地下室。如今平台早被拆除,地下室也变为一楼明室了。在楼内东西两端二楼到三楼的楼梯转弯处,各有一个雕刻精美的龙头,口内含着一颗红色的珠子,十分漂亮,为“龙含珠”。




广益宿舍的龙含珠
 




   上面所有的龙都是在房屋上的,但是真正在水里的龙还有两条,那就是在钟楼前面的那条小河里。河上一北一南有一拱一平的两座小桥,这就是华西八景之一的“鸳鸯小桥”。北边的是拱桥,在它的东西桥墩上各有一条龙,龙头在桥北,龙尾在桥南,像在水里游动一样。



水中的龙



   算下来,现存在就有70条龙,够多的吧。


   另外使用较多的龙家族,为龙二太子——螭吻(chi wen)。传说中它身材较短,好望,最喜欢四处眺望,常饰于屋檐上,向内两两相对望称为“吞脊兽”,向外两两相背而望的称为“望兽”。

   办公楼正房屋脊中央小屋脊,及正房大屋脊上有两对吞脊兽,大门屋脊上也有一对吞脊兽,共计六个吞脊兽。南北两端的次级屋脊便都是望兽了,一边六个,这就有十二个望兽。




办公楼吞脊兽\望兽


   老图书馆正房屋顶与办公楼相似,也是由中央的小屋顶与正房大屋顶所构成,均有四个吞脊兽。南北两端次级屋脊上,各有一对望兽。大门屋脊上的与办公楼不同,它是一对望兽。另外在大楼南端的侧门上也有一对望兽。总共为四个吞脊兽,八个望兽。


老图书馆\老图书馆的部份吞脊兽(左)与望兽(右)


   一楼的大屋脊上有两个烟囱,每个烟囱都由一对吞脊兽守护着,前面只能看见吞脊兽,背面才看得见烟囱。其中南侧那对吞脊兽在“5.12大地震”时,被震坏了。南北两端的次级屋脊上也各有一对吞脊兽。大楼背面也就是东面,正中部位的屋脊上也有一个吞脊兽。此外在大门上也有一对吞脊兽。全楼共有十一只吞脊兽。




解剖楼的吞脊兽


化学楼的屋脊上没有吞脊兽,仅在修复后的大门上有一对吞脊兽。


二楼大门吞脊兽与一楼相同


四教学楼又名赫斐院(The Hart College)建于1915年,坐南朝北。但在它的楼上,没有吞脊兽。


五楼除了后正中屋顶的卧龙外也没有吞脊兽。


六楼是运用动物种类作为饰物最多的建筑物。除了龙以外,还有凤、狮、大象、白兔、鸡、鸽子、蝙蝠、孔雀、猪、山羊等。大屋脊上有一对吞脊兽,另外四只在大门上的两重屋脊上。


六楼大门上的吞脊兽及其它动物装饰

十楼以外是仿照六楼模样修建的,故它的动物饰物也有很多种,大屋脊上的吞脊兽也有两只,大门上的两重屋脊上也有两对吞脊兽。但两座楼的吞脊兽模样是有点差别的。六楼和十楼共有十二只吞脊兽。


十楼动物饰物与六楼有所差别

新图书馆在南北方向的大屋脊上有一对吞脊兽,大门的屋脊上也有一对吞脊兽。共有四只吞脊兽。


新图书馆大门吞脊兽


   钟楼原名柯里斯纪念楼(The Coles Memorail Clock Tower)建于1925年,坐南朝北。它是华西坝的代表性建筑,也算是成都的一个标志。在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每天九点前的天气预报节目中,就是以华西坝钟楼作为成都的代表。

在钟楼钟面下的腰屋脊上,东南西北四方各有一个吞脊兽,不过它们已经是被简化为几何图形,成为几个方块了。


呈几何状的钟楼吞脊兽



   广益学舍现改为幼儿园。它大门上有一对吞脊兽,大屋脊上也有一对吞脊兽,大楼东西两端的次级屋脊上,各有一对吞脊兽。另外在大楼背后东北角和西北角还各有一个小屋顶,它们都各有一个吞脊兽。一共有十个吞脊兽。



广益学舍吞脊兽及西北角吞脊兽


二十年代的广益学舍


   口腔博物馆坐北朝南,经过改建后的该楼,与原来小洋楼面貌已经大不相同了。现在它的正面大门有两重屋檐,各有一对吞脊兽,大屋脊上有一对吞脊兽。后面二门上一对吞脊兽,后正中屋脊上有一个吞脊兽,屋顶两侧小阁楼上有一对吞脊兽,共有十一个吞脊兽。另外侧面看,屋角有共十个望兽。


口腔博物馆前面的吞脊兽


小阁楼的望兽


   华西医院的老大门上有一对吞脊兽,南北两端的次级屋脊上各有一个望兽,不过这个望兽与众不同,它不是用螭吻做的,而是直接用龙头做的,使人费解。



华西医院大门屋顶吞脊兽 次级屋顶的龙头望兽



八楼西边侧门上也有一对吞脊兽。


八楼西侧门吞脊兽


从现在各大楼看,吞脊兽和望兽一共有100只,这也是个庞大的队伍。


   还有出现龙家族的地方是在校长居。这就是龙父的八太子——椒图。传说中,椒图形状像螺蚌,好闭口,且性孤僻。因而人们常将其形象雕刻在大门铺首上,或刻画在门板上。螺蚌遇到外物侵犯时,总是将壳口紧闭,人们就将其用于门上,大概就是取其可以紧闭之意,以求安全。

   校长居大门上装饰着一对椒图门环。校长居现在作为外宾居住用,大概是为了他们的安全,就用上了椒图来把门吧。这是现在唯一见到的一对龙八太子。


校长居大门上的椒图门环



传说中龙有九个太子,以上出现在华西坝的只有二太子和八太子。除了这九位龙太子以外,有的说法还把麒麟等也列入龙太子家族。

第九教学楼建于八十年代,坐西朝东,位于钟楼小河西岸,北靠校中路,南隔路与化学楼相邻。与它隔河相对的是第三教学楼,建于五十年代,这两座楼都是现代建筑物,大地震后经过维修。三楼维修后没有增加甚么饰物,而九楼则添加了带柱子的大门,门楣上装有饰物,是有麒麟图案的门撑,共十六个,每个两面都有麒麟,共计三十二个麒麟。


九楼麒麟门撑



以上龙的家族成员都是在建筑物上很明显的地方,是很容易就能看见的。还有一批成员是比较隐蔽的,不注意是不容易发现的。经过多次的考察、观察,终于将它们一一找了出来,这就是藏身在飞檐、翘角处的龙。

飞檐、翘角是中国房屋传统的结构,在翘角处多有饰物。华西坝老楼房的很多翘角都有龙的身影,我不知道这种饰物应该叫什么名称,所有我就称它为“翘角龙”。

还有一种结构,在有翘角的地方,就有一块从它下面伸向斜下方,呈长方块状的木结构,它被做成龙样的饰物,我就自作主张地称它为“撑角龙”。



翘角龙 撑角龙



翘角龙和撑角龙在华西坝的很多楼房是都可以找到它们的踪影。下面就一一说来。

办公楼从正面看,大屋顶正中央有一小屋顶它们共有八个翘角。大屋顶半坡中央有两个小阁楼屋顶,共四个翘角。大门上有两个翘角。大屋顶南北两端各接着次级屋顶,共有四个翘角。南北两端还各有两个三级屋顶它们共有十六个翘角。从背面看,中间有个次级屋顶,两边各有两个次级屋顶共有五个次级屋顶十个翘角。全楼总共有翘角44个,撑角也是44个。细看“翘角”上有没有龙,结果都没有龙的身影,只是简单的线条纹,在大门的翘角上有些花纹,有点失望。再看那些“撑角”,还好,上面还有动物形象,仔细辨认却不是希望中的“龙”,而是“鹰”。这样看来,办公楼没有翘角龙和撑角龙,而只有“撑角鹰”了。



办公楼大门的飞檐与撑角鹰 屋顶的飞檐与撑角鹰


老图书馆屋顶结构与办公楼类似,只是没有那么繁杂,要简单些。前面看去大屋顶正中的小屋顶及大屋顶有八个翘角;大门一对翘角。南北次级屋顶与大屋顶相交呈九十度,前面有四个翘角后面有四个翘角。大楼南端侧门有两个翘角。大楼背面看去,大屋顶南北各一半的坡面上,各有一个小阁楼,共有四个翘角。在与阁楼等高的地方有一垂直于大屋顶的次级屋顶,向东延伸,在约东三分之一的地方,又有一个次级屋顶与之相交呈十字状,两个相交的次级屋顶有六个翘角。仔细看这些翘角与撑角木都没有“龙”的身影,只是大门的撑角木有点像“猪”的模样。


老图书馆的大门飞檐及猪样撑角木 屋顶飞檐


解剖楼的屋顶,分为大屋顶及二层楼外的腰檐两层。从前面看,大屋顶及腰檐共有八个翘角,大门有两个翘角。一共十个翘角。

大楼后面的结构要复杂些,几个方向共有九个小阁楼,就有十八个小翘角。正中有个次级屋顶,加上两边大屋顶、腰檐,共有十个翘角。大楼南端有个小屋顶有两个小翘角,全楼共有四十个翘角。这些翘角上都有“龙头”的形象,龙头朝向上方,但撑角木上并没有“龙”的图形。算来全楼共有四十个“翘角龙”,而没有“撑角龙”。



解剖楼屋脊翘角、撑角木和南端小屋顶



化学楼隔小河与解剖楼相对,其房屋结构与解剖楼相似,但没有解剖楼复杂。它也是有三层,但是没有二楼外的腰檐,所以从前面看去,仅在大屋脊与南北两端相交的次级屋顶上有四个翘角,大门小屋顶有两个翘角。

从背面看,南北两端次级屋顶有四个翘角,大屋顶正中有一次级屋顶向西伸出,它有两个翘角。另外大屋顶南北方向半坡屋面上各有一个小阁楼,共有四个小翘角,但不是翘角龙。全楼共有12只翘角龙,也无撑角龙。


二楼翘角龙



四教学楼亦称赫斐院,是由加拿大英美会,为纪念最早到西南来传教的赫斐氏修建的,大楼中央有一个三层四方形的塔楼,是华西坝古建筑中最高的大楼,高106英尺。

三层四方形塔楼有十二个翘角,大门上方有两层腰檐,共有四个翘角,东西两端的次级屋顶前后也各有四个翘角。

大楼背面,大屋顶正中半坡屋面上有一个小阁楼,阁楼为普通平角而非翘角。全楼共有24个翘角龙和撑角龙。



四楼翘角龙、撑角龙、三重檐



五楼也是一座三层楼房,从外观上看,似乎是对称的,仔细看却不尽然。从大楼正中分成两半来看,东半楼比西半楼复杂、漂亮些,其一,东半楼的二楼外有带翘角的腰檐,而西半楼则无腰檐更无翘角。其二,东半楼大屋顶的翘角均有翘角龙,而腰檐翘角则无龙,西边的翘角都没有龙。该大楼撑角木均为普通形状而非龙形。所有五楼的翘角龙只有大门屋顶两个及东边的六个,都在屋顶上。后面正中屋顶有两只翘角龙,全楼共有10只翘角龙,而没有撑角龙。


五楼的翘角龙


六楼是装饰最为华丽的大楼,装饰的动物也最多。大楼正中屋顶上有一匹展翅欲飞的飞马。大门上的屋檐分两层,共有四个翘角,均为翘角龙,上层翘角龙上面装饰着凤,下层则为怪兽。这四个翘角处皆有撑角龙。

大楼大屋顶与东西两端的次级屋顶共有十二个撑角,它们都不是以龙为饰物,而是别的装饰花纹。但撑角木都是龙,为撑角龙。背面大屋顶半坡门上一五个小阁楼,但它们都是普通翘角与撑角,而非龙形。

大门上有两层腰檐,上面一层腰檐翘角的饰物是白象,下面一层翘角饰物是凤。这两层撑角木都没有龙。全楼共有翘角龙四只,撑角龙十六只。


六楼屋脊翘角龙与凤


腰檐翘角白象

十楼由于是仿照六楼修建的,故布局与六楼相同,只是有些细小处有差别。

屋顶正中也一有一匹飞马。大屋顶及东西两端次级屋顶的十二个翘角很特别,它们有八只是用龙头作为装饰,是“翘角龙”,有两只是“翘角猴”,还有两只“翘角鱼”。只是这些角上都是有“撑角龙”。屋顶背面半坡上也有五个小阁楼,它们的十个翘角均为普通样式而非龙,只有撑角龙是十只。

大楼正中屋顶上有两层屋檐,共有翘角龙四个,上面一层翘角龙的上方饰物为凤,下面一层的饰物为狮子,共有四个“撑角龙”。

在大门的两层腰檐上的四只翘角,上翘角为白象装饰,下腰檐翘角为怪兽装饰。这四只翘角都是由“猪头”,而非龙头,故只好称为“翘角猪”。

整个大楼共有“翘角龙”十二只,“撑角龙”二十六只。


翘角猴与翘角鱼


十楼西南角口含珠的翘角龙 翘角猪



十楼屋顶第二层翘角龙与狮子


钟楼有一个屋顶,一层腰檐,共有八只翘角龙,而没有撑角龙。


钟楼翘角龙


校长居大楼有四个翘角,院子大门的小屋顶有四只翘角,有八只撑角龙,没有翘角龙。


校长居撑角龙



口腔博物馆大屋顶有四个翘角龙,向北的次级屋顶有两个翘角龙,都没有撑角龙。共有六只翘角龙。

口腔博物馆翘角龙

广益学舍大屋顶及东西两端次级屋顶共有十二个翘角,东北、西南角各一个小屋顶共有六个翘角,大门屋顶六个翘角。在二楼窗外有一腰檐,它东西 两端共有八个翘角。全楼的翘角都有翘角龙和撑角龙,它们各有二十八个。


广益宿舍的翘角龙和撑角龙


其它建筑物如三楼、七楼、八楼、九楼、新图书馆等都没有翘角龙和撑角龙了。这样看来,华西坝现存的翘角龙和撑角龙共有246只,加上前面的龙及龙太子们一共有“龙的家族”450只之多,这真是名符其实的“龙的王国”!

事实上,除了现在尚存在的“龙家族”以外,还有一大批已经消失了的“龙”,究其原因,就是被拆除、被改建了。

被拆除的有新礼堂、华西协中主楼、原万德门的两层塔楼、广益坝上的华美学舍(贾会督纪念堂)和亚克门纪念室、八教学楼对面的原卫校楼、校东门、校北门、校西门及一大批洋人们住的小洋楼。现在在尚残存的极少破旧的小洋楼上,还可看到“龙”的遗迹。

残存小洋楼的撑角龙

被改建的有办公楼、老图书馆、华西医院、八教学楼等处的栏杆,原实习生楼(现继续教育学院楼)及女生院。在二楼的老照片上(见前面老照片),可以清楚地看到,它的屋脊上有与一楼一样的守护烟囱的吞脊兽,只是烟囱在前面,但是现在的屋脊上却没有了吞脊兽。

所以华西坝的“龙家族”远远不止现在的这些,整个一个庞大的“龙王国”!


原女生院

新礼堂

华西协中主楼


带塔楼的老万德门


华美宿舍(左)和亚克门(右)


华西医院大门栏杆


杨光曦

2012.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