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则博士与“远东第一牙科”

张丽萍

 

以第一流牙医教育为目的,成为一个示范中心,毕业生可以和美、加各国的牙医毕业生在学业上竞争。——林则

林则(Ashely Woodward Lindsay18841968),加拿大人,医学教育家、中国口腔医学创始人。多伦多大学牙医学博士、法学博士,1908年来华行医,在成都首创牙科诊所,1911年扩建为牙症医院。1917年创办华西协合大学牙医学科,后扩充为牙医学院,为中国现代口腔医学的发源地。1928年建立华西协合大学口腔医院。历任华西协合大学校务长、牙医学院院长、教授。

 

距今99年前的春天,湍急的三峡长江里,有一只老旧的木船。它以十分迟缓的速度,被纤夫拉着逆流前进。在这只木船里,坐着一位年轻的牙医生,林则博士,和他新婚的夫人林铁心女士。他们都是加拿大人,被加拿大英美会派到成都去工作。面对三峡险峻的岩壁,奔流的江水,陌生的人物,他们又惊又喜,既有豪情万丈,又有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怆。经过一月的木船水程及半月的“滑竿”(简易的竹制轿子)陆程,终于走完了“难于上青天”的蜀道,而到达了成都,这一年正是1907518日 。

一、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第一个来中国的牙医传教士

到成都后,这位年轻的牙医生,满以为可以开始他的事业了。按教会的规定,林则首先要学习当地语言,必须掌握中文才能给中国人看病,而这样的语言训练通常需要两年。而且,作为第一位到中国的牙医传教士,他发现同事们对他的到来持怀疑,甚至反对的态度。还有,中国人会不会排斥牙医生,更是个未知数。

即便是在北美,最受欢迎的并非像林则这样的专门医生,而是普通医生(general practitioner,亦称全科医生,它还有一个通俗的名字,也就是国人后来所戏称的“万金油医生”)。实际上当时成都的西人也是这么认为的,他们说:中国、特别是四川,只需要普通医生,并不需要牙科医生,因此强迫林则急速回国。这是林则在中国遭受的第一次打击。幸运的是,许多传教士的胶托假牙已经破损,急待修理,才将要这位险遭“驱逐”的牙医生留了下来。      

就是这位险些被遣返的年轻牙医,以惊人的勇气和毅力,揭开了中国牙医学史上新的一页。早在1892年,启尔德医生已在成都建立有仁济医院,在启尔德医生的帮助下,允许林则在医院开设牙科诊所。时值清朝末年,按照中国传统,男女授受不亲,诊所必须有两间诊疗室,一间男士用,一间女士用,医院认为中国妇女不会找牙科医生看病,就把上下楼不方便的四楼给他。出人意外的是,林则先生开诊当日第一位病人却是位妇女。检查时林则发现她患了十多年的牙槽脓肿,牙槽骨质破坏,充满脓液,据说服用了大量中药没有任何好转,病人既痛苦又绝望。幸运的是,通过拔牙和彻底的刮除术处理,她的病情迅速好转,不久就康复了。林则手到病除的精湛技艺,很快声名大噪,求医者日见增多。

林则不出诊,令成都的官太太、富小姐很是不满,按礼法女眷不允许离开高墙院宅,都是请医生上门出诊。总督率先将患有下鄂坏死的侄女送来求医,打破了这一传统。每次这位显赫的女士来牙医诊所时,总是跟着一大批仆人、护卫,如此招摇过市引来了满城风雨,从此女病人上牙科诊所就不足为奇了。以后女病人数目不亚于男病人。

林则到四川仅三年,他的牙医工作就得到教会认可。对林则的勤劳及热心,十分赞许,因此在四圣祠礼拜堂左侧,为他建筑一所独立的牙症医院。牙症医院即将落成之时,四川保路风潮大起,林则夫妇远赴上海避难。所幸风暴之后,社会秩序不久恢复,林则夫妇再返成都,主持牙症医院的揭幕典礼,该院成为西南地区首家正式的牙症专门医院。后来又新建口腔医院,分有五大部门,号称“远东第一”。

 

二、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做医学家,而不要当匠人

 

牙症医院墙壁上曾有一幅令人捧腹的“护齿广告”:一个面黄肌瘦的四川老财,手捧饭碗,开口大笑,露出口中惟一的一颗蛀牙……这幅“无齿之图”让围观者感受到自己牙齿松动的恐惧。当时四川缺少“万金油医生”,更缺少专门的牙科医生,如果按美国芝加哥城的水准,每千人有一位牙医生,则中国所需牙医生在数百万,所需的牙症医院也在数十万。有十万人口的成都,惟独林则一个牙医、埋头苦干于狭小的牙症医院,他身兼医师、教师、助手、护士、技师诸事,可谓一筹莫展。

鉴于过去所训练的中国牙医生,类似于旧式的学徒,不易获得丰富的知识与优越的出路。所以林则与华大商酌,在大学开展牙科教育,培养牙医生人才,1921年中国有了第一个牙科医生黄天启,他也是亚洲第一个牙科毕业生。牙医学科也吸引了许多女生。这些女牙医似乎比男医生更温柔,更受病人欢迎。在中国任何其他一所大学的一个系或者学院开设牙科之前,现代科学的牙科教育已经在华西协合大学牢固地扎下了它的根基。林则的对牙科教育抱有五种期望:1、在中国推广现代牙医学治疗和修复。2、开办高等牙医学教育。3、开展预防牙医学。4、开展牙医学科学研究。5、要做医学家,不要当匠人。正因为林则这样办学,至今中国口腔医学人才不少是从华西毕业的学生。早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末期华大牙学院向苏联、匈牙利、朝鲜、印尼等国招收留学生,是我国接受外国留学生学习现代科学技术最早的地方之一。

三、率先垂范,一世师表:中国现代牙医学之父”

 

1950年已届60岁的林则告别华西,返回本国,在华服务时间长达40年,被誉为“中国现代牙医学之父”。林则当年所创办华大牙学院、牙症医院,发展至今日的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学院暨口腔医院,集口腔医学院、口腔医院、口腔医学研究所三位一体,其规模、技术、师资、设备达到国内一流,其先驱者的功绩也铭记在中国口腔医学历史上:“他(林则)的名字作为科学的牙科学之父受到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民众们的尊敬”,著名国际友人文幼章(J. D. Endicott)这样评价道。1999年在华西口腔科教大楼前,为林则铸造了一尊铜像,以纪念他对中国现代口腔医院的创立与发展做出的杰出贡献。

        (原文载《光明日报》20064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