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山岁月-苦乐篇

1996.杨光曦

 

    文革中期1970年6月,四川医学院六九至七一级全体学生及部份教师被强迫送凉山军垦农场劳动,大家在其间苦中作乐,以渡时光,直至1971年7月毕业分配。本篇记录其间之苦乐,以作笑尔。 

启程

学生须受再教育,

车行峨边歇昭觉。

翻过乌姑梁子坡,

八连驻地在西洛。

星空

大小凉山郁葱葱,

繁星胜似不夜城。

惊叹世间此胜景,

恰似笼筛罩天空。

紧急集合

半夜哨声催人紧,

穿衣打包急出门。

今夜突然有情况,

试看新兵文化人。

散包

摸黑打包赶集合,

未出营房绳索脱。

抱起散包随队跑,

气得连长怒火着。

教授

师生同车到凉山,

劳动拉练一起担。

教授年老未能免,

学生无奈痛心尖。

彝寨

连宣演出到山寨,

彝家美食盛情待。

不是无有民族情,

风俗迥异实难载。

水蜡烛

首见凉山水蜡烛,

今在英伦睹此物。

见物思乡忆当年,

军垦下连苦中乐。

养猪

家中父母乖乖女,

连队里与猪一起。

喂食捞痒猪乐坏,

哼哼哈哈谢谢你。

 

番茄

收工回来饥又渴,

好友拉到一旁说。

偷递喂猪西红柿,

三两下肚怕人捉。

伐竹

行军整日上山巅,

竹林深藏螺髻山。

紧抓绝壁救命草,

竹排直插沟路边。

火把节

八月凉山火把节,

连队外尽彝族爷。

瓶子水壶盛满酒,

烂醉如泥家人接。

秋收

秋高气爽遍地黄,

自编背篓上山梁。

四百亩地结硕果,

黄金棒子满赛场。

伐木

秋耕翻土缺犁脖,

排长带队进山窝。

斧声丁丁树躺地,

倾刻化作木柁柁。

背木头

男生伐木流大汗,

女生顺倒风景看。

身背木头提心走,

幺毛大吼跟我转。

东方红一号

繁星辉映西洛山,

忽见火龙腾云间。

星际响彻东方红,

中华卫星巡九天。

忆苦饭

高粱黍衣实难咽。

偷眼四盼无人顾,

星星点点墙角边。

黑板报

朝发抗锄上山岗,

夜归礼堂学报章。

为挂每期小黑板,

绞脑拼文度时光。

秋耕

扬鞭驱牛上山窝,

扶犁翻垅汗湿坡。

秋阳胜似夏日头,

一路送水上山坡。

残牛

断角豁鼻老黄牛,

劲大懒惰不出力。

地里预藏五苞谷,

从此飞快来拉犁。

野菜

九月犁地出工早,

缺菜只有南瓜汤。

有人寻觅河对岸,

始得认识鱼腥草。

放牧

蓝天青山绿草多,

鞭催羊群山如波。

逐草圆肚依山转,

恰似白云游山坡。

 

巡夜

山林渐隐暮色临,

玉米满盛竹廊盈。

月映驻地巡夜者,

二时一换至天明。

 

拉练

扛枪背包行军忙,

红旗一挥上山岗。

溪边汲水砌锅灶,

荞窝农场在前方。

 

护线

南国风云突变幻,

半夜紧急护线忙。

战士列队上山路,

风作被盖草为床。

 

打场

连枷翻舞风车扬,

飞出豌豆垒成山。

肩扛麻袋大步走,

颗粒不剩送粮仓。

 

春播

百花怒放春意昂,

西洛坡上刨地忙。

撒下一把黄金仔,

萌出遍地碧绿苗。

 

荑地

烈日当空草掩苗,

学子挥汗锄禾忙。

一排一行铲除尽,

笑看新苗喜洋洋。

 

菜圃

西洛菜圃芳满园,

藤缠蔓绕绿畦间。

瓜豆果蔬时不断,

兄弟农场慕八连。

 

酿酒

五七精神达农场,

连队派人建垆房。

成大赤膊观火候,

西洛醇香飘营房。

 

连宣

形势使然建连宣,

任重难谢压双肩。

革命歌舞样板戏,

拉链演出乐其间。

 

山火

乌姑烈焰卷浓烟,

火借风势红遍天。

奋身扑救何所惧,

灭火护林为民安。

 

龙泉

两岸峻岭拥条河,

满山迷雾温流落。

排管引水下营地,

龙潭甘泉沃西洛。

 

水池

内务值日到池边,

却见承璧晕池中。

急忙扶出唤战友,

众手接回寝室间。

 

重遇

多年校庆重相逢,

感谢出手救命恩。

往事已逝早忘怀,

难境同学情更真。

 

索桥

洛乌驻地扎沟边,

铁链木板连两端。

晃晃悠悠刚过去,

再迈土坡普格山。

 

档案

各类表格多次填,

档案跟人年复年。

不与学生留后患,

当众提出全点燃。

 

毕业

同窗数载足手情,

屯垦凉山尽学缘。

泪飞别离情难断,

遍迹天涯何日还。

 

时代

八年同窗进学堂,

各式运动纷登场。

球溪河畔访贫苦,

汉源山乡巡回忙。

京城广场经风雨,

西洛彝寨扎农场。

奋发排忧苦求索,

历难多磨成栋梁。

 

《凉山岁月-苦乐篇》续


《打牛草》

波修外出起个早,

背着背篼打牛草。

放眼一遍水蜡烛,

高歌美景心情好。


《独自行军》

连长让到洛乌沟,

文弱书生心里忧。

三十里路数桩走,

政委车来方解愁。


《山洪》

夏日暴雨降半天,

龙潭垭口山洪穿。

公路毁成大窟窿,

河水咆哮西洛山。


《叼羊》

九连羊圈围栅栏,

野豹嗅味潜进来。

叼羊越栏无踪影,

取枪不及全跑完。


《驱豹》

毕业前晚当值班,

时遇花豹来乱穿。

众人协力逐大虫,

共同将其赶上山。


 

《龙潭》

清晨拉练上山间,

队伍来到龙潭边。

泉水淙淙雾气腾,

返回驻地才早餐。


 

《红米饭》

操坝集合齐唱歌,

先舀番茄菜汤喝。

再盛凉山红米饭,

筐中管饱饭还多。


 

《窝棚》

砍竹螺髻山里边,

向导领路行整天。

悬崖绝壁惊险过,

篝火窝棚宿夜间。


 

《竹梱》

贵银指导绑竹梱,

各执一捆送下山。

飞竹犹如利箭放,

险出人命栽涧边。


 

《臭汗》

螺髻山中砍竹忙,

累出脏汗身上藏。

紧邻凉山文工团,

捂鼻转身臭断肠。


 

《水塘》

军垦结尾建水塘,

文孝力大体健强。

我俩并肩扛石头,

壘完堡坎好收场。


《泪雨》

八载寒窗秋复春,

同乐同苦情谊深。

毕业分别各前程,

男女化雨泪满身。

 

《分连》

六九同学到凉山,

绝大部分在八连。

一二班有少数人,

洛乌沟去第十连。


 

《九连》

医二年级六个班,

加上部分教职员。

分到西洛八连旁,

共同组建第九连。


 

《十连》

洛乌沟里驻十连,

卫生科加教职员。

医一部分留此地,

再搭六九几人员。


 

《十一连》

七一级在十一连,

大河坝上好种田。

此地长有木棉树,

英雄花红养人眼。


 

《卫生科》

来到十连当天晚,

学生突然发哮喘。

开箱消毒备器械,

及时急救病情缓。


 

《中暑》

八一节日大聚餐,

突发敌情紧集合。

烈日热浪袭队伍,

中暑头晕人倒啰。


 

《胃口》

二百号人今吃面,

熟油海椒可随便。

女生猛然开胃口,

二百斤面最后算。


 

《打夯》

连队本来无茅坑,

内急尽在猪圈廊。

九班打夯壘土闬,

从此如厕新茅房。


 

《血吸虫》

龙潭水润禾苗壮,

水田暗藏寄生虫。

足蹬筒靴防病害,

有人染上血吸虫。


 

《解牛》

牛滚悬崖摔断腿,

动弹不得卧山间。

正才上山急解牛,

伙食改善有肉添。


 

《行家》

正才身在饲养班,

养马喂猪牧牛羊。

每逢连队打牙祭,

杀猪宰羊全在行。


 

《守包谷》

四百亩地包谷熟,

有人偷摘藏回屋。

每天轮流上山守,

直到连队收包谷。


 

《豌豆尖》

秋收结束播豌豆,

来年豆苗绿遍山。

豌豆藤长互缠绵,

天天可食豌豆尖。


 

《风车》

小春收获豌豆熟,

晒场连枷翻飞舞。

风车分出籽与壳,

豌豆送入仓库屋。


 

《电杆》

半夜集合站礼堂,

连长点名列成行。

两人一组上山岗,

电杆下面护线忙。


 

《干粮》

全连上山护线忙,

单独留下陶岳杨。

伙房连夜做烧饼,

三人背上送干粮。

 

《犯人》


学生抵达劳改场,
村民议论大路旁。
众多“犯人”是青年,
同学闻笑露脸庞。

 

《编班》

初到连队未下鞍,
点名列队听安排。
各就各位司其职,
蔬饲炊食战斗班。

《十二班》

班长远厚班副方,
世鹏公正福清张。
徐进肥大克睿我,
职育兴他在中央。

《锄头》

自选锄把用青杠,
锄片卡码一起装。
斗拢筑紧好使用,
上山出工肩上扛。

《团宣》

八二部队建团宣,
文艺骨干到里边。
军装在身任务重,
队旗下面肩并肩。

《鼓劲》

拉练队伍上山岗,
山道蜿蜒斜路坡。
上行累人直喘气,
路边鼓劲齐唱歌。

《红军树》

红军大树在前边,
赤色布条挂上方。
列队立正站树下,
集体合影照一张。

《校友》

拉练来到彝寨村,
知青指路道还长。
打听中学老校友,
润良本人就在场。

《无声》

友邻部队同联欢,
对方半夜即开拔。
静静离开大河坝,
悄然无声门已关。

《献血》

学习班上斗争凶,
半夜割股血泊中。
罗大金生急抢救,
同学献血似弟兄。

《五七展》

五七指示成果展,
徐进领命连队返。
镜头前面摆姿势,
六九学子好风采。

《毕业照》

分配前夕书记来,
探望学生路途遥。
六九军垦毕业照,
不逊方帽学士袍。

 

《凉山岁月》续

 

《紫外线》

初到凉山三两天,

灼痛脱皮肤换颜。

晨荷锄头上工去,

块块腊肉行山间。

《荞壳饭》

手捧碗中忆苦餐,

荞壳菜帮大锅煎。

偷吃一粒黑硬糖,

又怕被人告上边。

《运木》

揹木拖竹欲下山,

悬崖绝壁无人烟。

尖叫惊人脚下乱,

有如末日将升天。

《揹牛屎》

揹屎上山壮玉米,

脚软腿颤路难行。

奋力向上急赶路,

粪撒一身臭煞人。


《沙门菌》

八连多人疲乏软,

腹泻食差劳力短。

无奈开出病号饭,

沙门捣乱人懒散。

 

《转变》

兆富敢言来劳改,

五好连队掀大波。

忆苦后进变先进,

头批分配赶快梭。

 

《鸡蛋》

才到西洛未几天,

鸡蛋模样已忘怀。

一纸家书与父母,

回来头餐当食材。

 

与医学系69级同学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