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  慨

 

曹国正

 

   复活节前和蓝家宝聊天中,偶尔谈到他父亲过去的资料。我提出是不是可以找陈清圣帮忙找回他父亲过去在美国的重要学术文章,她同意了。

   第二天,我通过Skype找到陈清圣,请他帮忙查找,他满口答应了。

   第三天我从深圳回家,刚开电脑,清圣在Skype呼叫我。他刚和蓝家宝在聊,把我加入了会议室里。他告诉我找到蓝天鹤前辈在一九四三年发表在美国[肿瘤研究]、[生物化学]杂志和[科学]杂志上的重要学术论文原件,并通过电邮发给了我。我当时大呼 :伟大的清圣! 蓝家宝也很惊讶和感慨。

   五天后,清圣通过实验室电脑,再次查找到其它人引证过蓝天鹤 教授学术论文的文章发了给我。心里真的也很感动和感慨。蓝天鹤教授在科学上的成就和努力没有被外国人埋没,可是被自己中国人埋没和催残。他的人格和科学态度倍受外国和前政府(国民政府)敬佩,可是在解放后被长期侮辱和歧视,对他和他家人进行了长达三十年的身心迫害。

   他曾是华西协合大学教务长。他受到当时国民政府教育部表彰。他在解放时自己花钱买下洋人的仪器设备留给华西协合大学。可是,一九五五年肃反诬陷他是留下的收发报设备。五七年再以莫须有的罪名把他和他太太打成大右派。一个可以对人类有重大贡献的人就这样被华西坝的“革命爱国者”们专政了。他们对人类犯下了罪!

 

61年前和家人合影

蓝家宝和父亲

     到现在,没有人公开向他和他家人道歉 ,也没有人公开向自己的“爱国革命行为“表示惭悔。

    让我们怀念他,希望他的精神复活。让我们记住他和他一家所受的苦难,也让我们看到解放后曾在华西坝发生的真实事件。 

     下为清圣从网上查找到的蓝天鹤教授登载在美国的重要学术文章原件之一。 

Lan TienHo  

    当年众多的学术文章曾引用蓝天鹤教授的学术报告。Dounce为国际著名生化泰斗 ,是蓝天鹤的项目合作人。

Dounce-1   Dounce-2  Picrender  fulltext

    为了不忘苦难的过去,也令我们为蓝天鹤教授后人欣慰,再次感谢陈清圣大哥找到蓝天鹤前辈学术文原件版本 !

于2006年复活节

后记:

  解放初,受地下党委托,劝蓝天鹤教授留在中国培养人才的爱国园艺专家袁子静老人在七十年代末告诉我,他看到蓝天鹤教授解放后受到的几十年委屈,十分后悔当初自己在劝留蓝天鹤教授上对他命运的影响。

  园艺工作者袁子静专家(左)和吴汉珠专家。他们都曾是华西坝上金陵大学的优材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