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坝路名考证

邓长春

     五零后出生的我在美丽的华西坝校园度过了童年、少年和青年,直到退休后也常在华西坝游荡。从记事开始就有了八角亭、校北路、校南路、校中路、新礼堂、一广场、钟楼、荷花池、办公楼、图书馆、前坝、后坝、广益坝等的美好记忆,退休后一个疑问出现在头脑中?偌大美丽的校园、中西合璧的建筑,众多的道路只知道几条道路的名字,儿时的伙伴也不知道其他的路名,当然也包括华西坝过去的一切,父辈们也闭口不谈,充满了神秘,当然更不知道三个国家五个教会创建华西协合大学的大概,因此就一直关注它的细节。今年六月初有幸通过墨尔本大学建筑与规划学学者,看到了保存在哈佛大学的华西协合大学从建校之初到1945年的多份校园规划建设地图,道路名的秘密揭开了,在这里与华西校友们以及在华西坝工作和生活过的朋友们分享。

    我把多份地图的道路名称标注在了一张大家熟知的30年代的地图上,那时校园已基本成形,可能有朋友要问:为什么是多份地图道路的名称 ?熟悉华西坝建设的朋友都知道,1905年开始筹备建大学,教会选中了成都锦江河南岸,南台寺以西,古时候叫“中园”的地方,规划校园,购买土地。当时的“中园”已是一坝坟场和农田,购地的艰辛在此不再表述,一些不愿意出卖土地的农家,土地一直保持在校园中,直到40年代 。规划和建设也是一旦购得土地后就马上修路建房,因此华西协合大学各大教学楼间就呈现有农田的景象 ,并非我们现在看到的校园那么完整。

    校园里这些路名很有意思。外国传教士的大学里,路名全部取中国名字,我想一是入乡随俗,另外也是对中国文化的尊重。比如:育德路、施德路、英明路、谐和路就非常贴合华西协合大学是教书育人的地方,体现华西的教育理念,学校以“教授高深学术,培养品格高尚,造就专门人才,适应社会需要”为办学方针,紧紧围绕:教育和培养有远见卓识、有道德、品行良好、会感恩的学生而命名道路名称。

    毕启路、道璞路则是纪念为华西协合大学做出巨大贡献和牺牲的校长和副校长。

    毕启(Joseph Beech)美国人,是华西首任校长,大学的创立过程经历了从东方地狱(Eastern Hell)到西方天堂(Western Heaven)的过程,他15次往返美国募集到400万美元,是当时世界上办学最多的款项。退休后1940318日获得中国政府颁发的最高奖【采玉勋章】。为纪念毕启校长,怀德堂(后来的办公楼)到懋德堂(图书馆、博物馆)的路就命名为:毕启路。

    苏道璞(Clifford M Stubbs)英国人,化学教授,理学院院长,华西协合大学副校长,1930530月被歹徒棒击,抢走自行车,两天后去世。为纪念他,在他居住的广益坝,他上班常走的那条路命名为:道璞路。

    校中路、校南路(曾经也叫加拿大路,是加拿大联合教会的传教士的居所)、校北路(是美国浸礼会传教士的居所)、广益路(在广益坝,是英国公谊会传教士的居所)、泮南路、协中北路是按道路在学校的地理位置而命名。

    怀德路从怀德堂门前向南至校南路东头校长居所,其命名是为纪念怀德堂的捐助者美国纽约长岛北岸的罗恩甫夫妇(Mr. & Mrs.Joe Morrell)为纪念白槐氏(Ms.Whiting)的捐赠。

    最后,让我们看图追忆过去的历史,回忆在华西生活、工作走过的道路,补回缺失和遗忘的路名,感恩传教士和我们的前辈们。

    有错误之处请指正, 致以感谢!

 

邓长春 (华西子弟)2018.06.13

注:华西前辈邓显昭之子邓长春,华西子弟称呼其为“邓四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