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黄梦花医生

张胜楷

    今年八月一日,黄梦花医生逝世,我们深感悲痛。八月九日在他的安息礼拜上,香港特区首长、局长、议员、部分内地高官、社团、亲友等致送了花环花篮。在深情的目光和如海的花环簇拥下,挽联写着「梦纤魂绕心系家国民生事;花开花落风范长留天地间。」这是对黄医生一生业绩的写照。

    黄梦花医生一九二零年七月生于上海市,自幼勤奋好学,成绩优异。1945年获华西协合大学和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医学博士双学位。1948年-1954年任职香港政府医生。当时“肺痨”袭港,为提高诊治技能1954-1956年到英国威尔斯大学专修胸科疾病学获结核病科文凭和英国爱丁堡大学内科文凭。返港后继续行医,广获好评。友赠“铁肺圣手”的雅号。

    黄医生关心社会民生事务,在缺医少药的五、六十年代已呼吁香港中文大学设立医学院。 争取政府设立非英联邦毕业医生执照考试机构,领导在港注册的非英联邦医生反歧视争平等运动。1967-1986年连续五届以华人最高票当选“香港市政局议员”长达19年。中英报章多次赠以“市民喉舌”的美誉。1968年他任香港中文教育促进会会长领导“争取中文成为法定语文运动”,收集34万签名,自费去纽约联合国总部和伦敦英政府,反映香港市民的心声,获得成功。1971-1976年任香港环境卫生委员会主席,领导“全港清洁运动”,在两年内,使香港这个“世界最脏城市”焕然变成“世界最清洁城市”(1973年)。有人「封」黄医生是香港压力团体的祖师爷,「香港的罗宾汉」。他联同其他市政局议员不断抨击政府贪污,敦促成立“廉政公署”,从而铲除了有组织的贪污行为。1979年越南解放,数千港人滞留在西贡(今胡志明市),通过联合国难民专员,以民间协议让数千港人分批撤回香港。

    1981年英国宣布新国际法,放弃对香港人的义务和责任,再次激发了黄医生的爱国爱港的热情,多次公开建议:香港应回归祖国成为高度自治的自由市,四十年不变。当时虽被斥为“谬论”,但却与后来的“中英协议”殊有雷同”。 黄医生热心公务,1982年被委为太平绅士。1986年获O.B.E.勋衔和美国田纳西州荣誉市民。1986-1998年任6、7、8届全国政协委员,参政议政,积极反应市民心声。

    黄医生一生献给医学,服务香港社会,身兼多项职务。除上述公职外历任香港房屋委员会委员兼行动委员会主席、香港政府医务委员会委员、香港医学会会董、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常务校董、香港雅礼学会会长、香港管弦学会董事兼执行委员、香港上海总会创会会长、华西协合大学香港校友会创会会长--永远名誉会长、CCUAA创会人及第十、第十九届主席。他是香港著名社会活动家。80年代的《中国人名词典》已载入其主要业绩。

    黄医生对母校的建设和发展给予了极大的关切和支持。他捐赠了十万美元设立了「黄梦花、刘素嫦奖学金」勉励莘莘学子学好技能,服务人民。他言传身教,以自己爱国爱港爱校的行动为我们树立了榜样。黄梦花医生音容宛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