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成圩小传

 

 

郭成圩,又名郭号(1915.6.21-2007.12.10),祖籍四川隆昌,出生地河南开封.1935年江苏南京中学高中毕业后,1936年考入南京金陵大学外文系(修习英文及历史),并于当年参加革命。1937年在北京考入山东齐鲁大学医学院医疗系,并于当年随校迁川, 转入四川成都华西协合大学医学院医疗系肄业至1940年。1935-1936年在南京中学及金陵大学读书期间,参加南京地下学联及学生救国会以及北京12.9后期学运.1938年2月在成都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成都外南区委委员,受党组织委派主持华西坝五大学(华西、齐鲁、中大、金大、金女大)战时服务团的学运工作,并受到中共川康特委罗世文、韩天石等同志的肯定 。

 

 1940年春,国民党顽固派掀起全国性反共高潮,川康特委特准赴川南隆昌隐蔽,以教书行医为掩护从事党的地下活动.他在金墨湾隆女中教书时,在学生中组织了大革命后隆昌中学生的第一个秘密读书会.抗战胜利后,顺应形势要求,与社会各阶层人士接触,了解敌情,掩护联络地下同志,并为党筹措活动经费.解放前夕隆昌成立中共临时县党委,他任宣委,参与了党在隆昌解放前真空时期及迎接解放的筹备工作,包括地方武装组织工作,保护 敌档工作,隆昌一区建立党组织工作等。

 

冯玉祥将军抗战来华西坝留影。(前排右为热血华西前辈郭成圩)

 解放后, 先后任隆昌县公安局副局长、宣传部、统战部副部长,川南卫生厅党组成员兼泸州医士学校办公室主任、校党支部书记等职.1952年经川南区党委指派随同孙毅华同志返成都华西大学工作.曾先后任华西大学秘书室主任,教研科科长等职及负责培训全校教师俄语速成班的工作。1956年赴北京参加由卫生部主办的医学史高级师资训练班学习,结业后,在校开始医学史的教学和科研工作, 直至1986年离休。

 在三十多年的教学工作中,他兢兢业业,钻研教学,深得学生敬仰及上级领导嘉奖.先后由讲师晋升为副教授和教授及硕士研究生培养导师,并兼任卫生部<<中国医学通史>>编委,<<四川卫生志>>和<<四川科技志>>编委.他在国内著名期刊发表医学史等专述,译文六十余篇,约百万余字.编著出版了<<医学史教程>>、<<人体的奥秘>>、<<怀念与回忆>>等书.与川大等单位合作出版了<<科学家与科学道德>>.对日本西川正夫原著的<<四川省隆昌县云顶郭氏札记>>进行了校勘.完成英文译著:瑞士西格里斯特<<医学史二卷集>>,约百万余字.1987年主编了<<医学史>>教程,由四川科技出版社出版,是国内较早的医学史专著.该书把中国医学史与世界科技医学史,按时间顺序,贯穿其中,将两者有机地结合起来 。对医学史的特点,分类,人物和事件的评价,医学史与伪科学等问题都概述了自己的观点.在医学史研究中有一定的影响,迄今还为研究者所引用。

 

郭士恕于200712

 

怀念八舅公—郭成圩

—惊悉郭成圩教授谢世

 突然听到噩耗—八舅公您於20071210日不幸病故,永久地离开了我们,我们全家万分悲痛。听了二、三孃的叙述,知道了您生病,发现病,住院治疗的过程,心如刀绞。我翻开珍存的您給我回寄的张张贺卡,字字情真意切。200714日八舅公您在回卡中这样写着:“佳节思亲,你总使我想到你妈妈,爱甥廷俊!小稚去年夏来蓉看我,給了我快乐和欣慰,至今记忆犹新!我今年已9293岁,身体已大不如前,这是自然规律,我无心,亦无力抗拒。”看着你最后留給我的书笔,忍不住泪流不止……今天是2007年最后一天,您老人家再也看不到我的贺卡了,我特给您写这封信,以表悼念之情:

    我虽然远在新疆长大,见到八舅公已是您82岁高龄,但从小就听妈妈讲起,你上学时就参加了地下党组织,为革命不怕牺牲,1938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是个老革命。因此在我心中,在我们家族中,八舅公是我非常敬重的老前辈。1996年送女儿小稚上大学,第一次见到了您——我敬爱的八舅公,感觉是那样的亲切、慈祥;您当时已是耄耋之年,功成名就,但仍骑着自行车忙于出书,我真担心。您说;“我有很多事没干完,年龄不饶人,我的时间不够了!”您著书是用电脑打字,我真是惊叹不已,八舅公您真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老牛明知夕阳短,不用扬鞭自奋蹄。惊叹之余激发了我一定要学习您这种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精神。八舅公您已德高望重,对后生晚辈却是那样谦逊,您在给我寄来的,您在86岁高龄时,亲自编著完成的《怀念与回忆》一书扉页上这样写着:“余鲁存阅并指正。八舅公成圩赠”,让我不敢当,让我感动,让我更加敬重您!我们全家都仔细拜读了您的《怀念与回忆》,如同在聆听您及您的战友们讲述他们几十年的青春年华、生活、工作,坎坷磨难,喜愁爱憎,让我深深地感受到了老前辈在我们尚未出生的年代里,为党的事业,出生入死和饱受痛苦煎熬;在和平建设时期殚精竭虑、忍辱负重、自强不息的高尚情操。书是以征集来信的方式编辑的,您为了让几十年未见面的老战友以笔欢聚、交心,您付出了最珍贵的战友情、同志情。世间最珍贵的是真情,我深深地理解了您为什么在“年老、气紧、心累、行动不便”的情况下,而没有停止写书,那就是一种真情—一种对党的感情,对战友的感情和责任,是在完成一种无形的嘱托。八舅公,您用一生,为我们后辈做出了榜样!告诉了我们什么叫革命的人生,什么叫为理想、为信仰而奋斗!什么叫坚强!听说,您病重后对子女什么话也没留下,但我看得出,您用您自己的一生告诉了儿孙后辈们,应该怎样做人!以此给后辈们留下了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八舅公,您又是家庭道德的楷模。八舅婆生病卧床二十一年,您几十年如一日,相濡以沫,不息地、耐心地、关心照顾着八舅婆。对家庭的忠诚、爱心,您做出了典范。

看望妈妈(黄世玺),郭士恕,余鲁,付稚 前辈郭老与家人亲友留影

    八舅公,您永远地离我们而去了,但音容宛在,风范永存!我们永远爱着您!我们永远怀念您!

    写到这儿,我已泪流满面……1212日亲人们已为您办好后事,我们未能及时得到消息,又不能前往,以此信表示我们全家对您的悼念之情。并让二孃在您的祭日,默念给您——我敬爱的八舅公听吧!这是来自新疆,来自北京爱甥廷俊的亲人们的怀念。

    八舅公,安息吧!

                                                             侄外孙:余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