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西坝观球记

杨光曦

 

今年111日清晨,我照例到华西球场进行晨练, 一进场就看见主席台上拉了一条红颜色的“第十三届四川大学——重庆大学足球对抗赛”横幅。 我问场地管理工人这场球是什么时候比赛,他回答说是在上午举行。我想反正没有啥事,就可以来看一下。

这一天是成都近期以来少见的一个晴朗日子,连日来的阴雨让人感觉得心里很烦, 今天的好天气正可以来看一下好多年都没有在这块场地进行的正式比赛了。

九点多钟我来到球场,看见两支球队都在进行热身活动。喏大的足球场除了这些队员外,就只有裁判员和随队来的几个工作人员,三、 五个观众孤零零地坐在看台上,完全没有几十年前我们在球场上比赛时的热闹场面。那时候,只要是川医足球队与其它大学的比赛, 球场边上就挤满了观战的同学。大多数是主队的同学,客队也来了一些同学,但是要少一些。那时并没有看台, 同学们不是站在球场边看,就是自己带着木凳坐着观战,总之,球场四周围满了人群。然而今天却是在好天气中观看冷冷清清的比赛, 完全看不到当年那样热闹的场景了。

十点钟,比赛准时开球。四川大学队身传黄色球衣向南面进攻,重庆大学队一身红色战袍朝北边进攻。刚开球才一分多钟, 重大队就觅得一个射门机会,然而皮球重重地击中了横梁,猛地弹了出去,着实让人吓了一跳。大约四分钟后, 川大队就收获了自己的首粒进球。几分钟后川大队又有了第二粒进球,十几分钟后,重大队后卫在自己禁区边沿犯规, 让川大队获得一个很好的直接任意球机会,主罚队员也没有浪费这个好机会,他一躇而就,罚出一个低平球, 球儿贴着草皮直接钻入了网窝,比分三比〇。没有想到才十多分钟的时间,川大队就已经领先了。

这时,我同球场边的一位“球童”聊了起来。这位球童其实是川大机械工程制造学院的学生, 也是这个学院足球队的一个队员,他今天的任务就是负责比赛中,足球踢到了球场外时,将球送回球场内去。 这时我才注意到球场四周还有几个位置上也有同样的球童。据他介绍,这两个学校的足球队员都是以特长生招进学校来的, 由他们组成的校足球队实际上都是职业性质的球队,两个学校的校足球队都在参加中国足协组织的全国足球乙级联赛。 他说川大队员中有一名队员已经与成都谢菲联足球俱乐部签了合同,大学毕业后就到谢菲联俱乐部踢球去。我说在我们那个年代, 学校足球队全部都是业余性质,但是足球运动在川医是个传统体育项目。历史上,华西坝的足球是称霸整个西南地区的, 华西足球场也是当时最好的草皮足球场,这些都是上个世纪初由英国人带过来的。1941年英国皇家空军足 球队访问成都时,在华西足球场上与华西足球队进行了一场精彩的比赛,最后的结果竟是华西队以五比二战胜了这支英国劲旅。 这位球童吃惊地说:“啊!原来华西足球还这么厉害呀!”我说五十年代初组建西南足球队参加第一届全国足球锦标赛时, 华西有七人被选中,而且都是主力队员。比赛结束后他们又都回到学校继续完成学业,后来都成为了有名的医生。 我问他晓不晓得一个叫龚锦源的足球名人,他说不知道。我说在这七个人中最年青的一个叫龚锦源的人, 在当了两年外科医生后,被四川省足球队调去参加比赛。因为那一年四川队面临降级的危险, 体委主任贺龙元帅亲自下令调他到队,结果他到队后,省队如虎添翼,接连取胜,终于避免了降级的厄运。 后来他成为了四川省足球史上的第一位运动健将,2008年他以78岁的高龄成为了北京奥运会的境外火炬手, 到足球强国阿根廷传递奥运火炬。龚锦源现在已经是一个著名的运动医学专家了。他还是四川老年足球队的发起人之一,每周都要踢一、 两场老年足球赛。我又说,六十年代我们进校后,在每年的成都市大学足球锦标赛上,我们川医队总是在决赛中与工院队相遇来争夺冠军, 但是每次都是工院队取得胜利而告终。大概是工院有众多的男生,选择队员的余地较大,而川医是个女生比例较大的学校, 选择队员的余地相对较小吧。1966年成都市组建大学生足球队, 准备参加在西安举办的全国大学生足球锦标。在工院、川医、川大等学校选拔队员,我们都选中了,并且进行了几次训练。可是, 由于文革的爆发,学校的一切正常工作都停下来了,学生们都被骗入了这场运动中去,大家都“闹革命”去了, 球赛也就没了。球童说,这也可惜了!

这时,场上的比分已经变为五比〇了,我想,这个比分也太悬殊了吧,重庆大学原来的足球水平也很高啊。 球童说,去年是重庆大学赢了的,这次有几个主力没有来。不多时重大队终于进了一球,上半场结束时,川大队以六比一暂时领先。

下半场的比赛开始后,我想照这样踢下去,川大队今天不知要进多少个球才住手哦。 谁知事情并不如我想象的那样发展,整个比赛场面完全翻了个个来。这次是重大队占主动,他们不断地进球, 下半场的比分定格在四比一,整场比赛川大队最终以七比五胜出。这真是一场奇怪的比赛,让人看不懂, 更奇的是这个球场的南端球门,竟然被两队共十次攻破,不知他们是否有默契,让大家都有练习破门的机会,恐怕这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李书在球赛快结束时来照了几张相,他说他马上就把它放到网上“华西坝天空”中去,大家都可以看看。

杨光曦

2013.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