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思亲

 ---为纪念57年受难的亲属

 

  每逢佳节倍思亲”。今天腊月二十四,我与立中已於上周六参加了『大芝加哥地区春节联欢会』, 思想家乡已更是节前气氛。窗外面负几十度严寒,一人坐在有中央空调的家中,不禁想起往事……

   小舅舅是外科医生,沪州医专第一期毕业的,从 荣昌到成都看外婆 ,带来不少斑鸠肉孝敬老人家,当时外婆在照看我,又值灾荒年,我倒吃了不少。听外婆说,小舅舅聪明能干,得罪了领导,被打成右派,下放到山区劳动后来他又在文革武斗时逃难住在我家,因为大房间让出去了,就只能和我们一起睡地铺了。看他胸部的胶布和头上的伤(被别人扁担打的 ),百感交集:这么善良、聪明、文绉绉的好舅舅怎么这么不幸!

   表婶嫁给药厂魏师傅,在做计件的成衣工作,听么姑婆讲她原先在银行当会计,因姑爷的事儿 ,被打成右派后开除公职才学的裁缝。后来女儿十分争气,77年后考上武汉大学。

   堂姐夫从昆明到我家作客,我买支缠丝 兔招待他。看上去他一点不象六十岁老人,头发乌黑,目光炯炯有神,还会气功呢!他说他当年与堂姐婚后刚得儿子, 就被打成右派送到农场劳改,堂姐改嫁一老红军。现平反后,老红军也己病故,堂姐再与他花好月圆。

   叔叔郭作(郭成烈)在灾荒年尾声提一大包礼物上我家 后来还经常带我到16中学他家中玩,生平第一杯咖啡就在他那儿喝的,还去玩乒乓球。还记得他与小天竺照相馆那位刘哥哥的乒乓攻守的精采表演。 他当时单身,他说他49年前在川大读法律,但十分喜爱英语口语 ,参加外语系比赛还得前几名。后在省党校任教。57年不幸打成右派,女朋友跑了, 自己被下放农村喂猪,刚被纠正,现调16中教书。

 

   时代不同了 ,但是我周围所发生的这些真实故事会一直伴随着我的情感,走完充满酸甜苦辣的余生。

         

                                                         郭士格芝加哥 2/11/07 

附:

    据北京新闻界人士透露:今年是“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全国不少在反右中曾受迫害的知识分子及其亲属纷纷通过网络签名、人民来信等渠道,向即将于三月召开的全国“两会”(人大、政协)提议,要求把进一步落实“反右”平反政策列入提案。

    提议的主要内容为:被错划、错整为“右派”、“中右”、“右派边缘分子”的,其减降、扣发的工资全部补发,并加上银行利息;对在劳教、劳改中死亡、在被批斗中死亡、及因受迫害而自杀的,由其亲属领取补发款。
    
    此项提议旨在进一步反思历史,防止以言治罪的政治错误和社会悲剧重演,使胡温新政主张的“和谐社会”理念得以落实。


    此举已引起参加两会的法律界人士关注,部分人士已明确表示支持,他们中间有的也曾受“反右”运动的迫害。
    
    另外,有人还提出:对因“反右”而受迫害受牵累者,在精神、肉体、财产上上所受的损失,应按国家赔偿法作出相应赔偿。但对此意见的争议较大,因为赔偿法的具体条例相当模糊。
    
    日前,已有二百多人在各地上网签名。发起人希望在两会召开前征集到万人签名,以利于促使大会作出决议、正式将此提案交付表决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