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

杨光曦

 

上世纪三十年代,在华西坝的西南边, 外国人修建了两座高高的铁塔,有百多公尺高。成都是一个多阴天的地方,有时候云层也十分底,因此在那个时候看起来, 这两座铁塔简直就是名符其实的高耸入云了。在当时的成都人眼里,这对庞然大物就是怪物。这两座铁塔彼此相聚约两百公尺远, 它们的顶端用钢缆连接起来,这样就构成了一个无线电波的发射接收装置。原来这是外国人修建的电台。 从此后那些华西坝的洋人家里就有了一个成都人看起来的新东西——收音机。

电台登高看华西

这对高大电台的出现,引起了坝子上一些大胆学生的好奇心,想上去看看稀奇。华西坝上的孩子从小就喜欢爬坝子上的大树, 不知爬爬这个电台又会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于是有人就决定来试一下。药学院学生李耀先是个很喜欢玩耍的人, 又爱照相,他就约了谢成科等几个要好的同学去爬一盘。

在一个晴朗的日子,他们带上照相机就来到了电台。 没费多大的功夫,大家就爬上了电台的平台,也是唯一的平台,约有十公尺见方。放眼望去,远处的华西坝尽收眼底,弟弟学校、 医牙科楼近在眼前,实在是风景如画!大家在成都从来没有在这样高的地方远眺过,直呼过瘾!往上看去, 除了钢架外,再没有什么东西了,只有越来越高,越来越小的钢架。大家看了看,都不敢再往上去了。只有爱玩的李耀先觉得还不过瘾, 继续向上爬去。慢慢地爬到近一半的地方,感觉到上面的风也大了起来,地面上的房屋也越来越小, 就不敢再往上去了。他便抓紧了铁架,一边休息,一边好好地欣赏美丽的风景,还不忘地照了些相,这才慢慢地, 小心翼翼地往回走。下了铁塔后,大家又去参观机房。机房里面尽是工作台、工作架,架子上放满了各种仪器、仪表, 台子上还有“有电危险”的提示。

这一天,大家玩得很开心,快到中午的时候,人们才往回走,一路上大家都称赞李耀先胆子最大,最勇敢。一群人尽兴而归。

四十年代,华大足球队的小伙子们也爬上过电台。因为电台周台长的 儿子与蒋先德是同学,他允许这些人来爬。周台长儿子带头,有张幼凌、维华弟兄,蒋先德、黄刚维、吴进兴等一大群人。 他们当中数周台长儿子和蒋先德胆子最大,他上到了离塔顶很近的地方。其次是张维华, 他也到了比较高的地方。其他人都在平台上,没有再上去了。

由于电台的出现,在它旁边的小路因此被命名为“电信路” 而电台也成为了历史变迁的见证人。当初修建时,它们周围还被一大片农田所环绕,后来就盖起了一些房屋, 抗战五大学期间,又出现了金陵路、公行道、小学路、中学路等小道。五十年代修建人民南路时, 大批被拆迁的人家陆续转移到这一带,形成小天路片区。随着城市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房屋大量涌入进来。 到了改革开放时期,更是高楼大厦鳞次栉比,显得十分繁华。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原本用来传递无线电波的这两座电台, 经过了风风雨雨七、八十年的岁月,也被新的通讯方式逐渐取代,现在电视、电脑、网络、通讯卫星一一出现, 古老的电台也结束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在新世纪的第一年,也就是2001年,这对高大的钢铁巨人被拆除,留下来的, 只有人们对它们的回忆。

电台机房

杨光曦于 2011.2.24.

 

往事如烟 人物掌故 岁月留痕 趣闻轶事 联络我们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