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大院

贾安琳

    六七十年代好象没有清洁工这个职业,公行道一号的清洁卫生除了四员工食堂是天天由食堂职工打扫外,前坝、中坝和后坝的清洁一般是在星期天上午九 、十点钟的时候大扫除一次。

    那时候没有什么玩的,所以每个星期天的大扫除也是我喜爱的活动之一了,可以耍一下叉头扫把,耍一下大的镩 镩(借伙食团镩煤用的 ,手拿大镩镩时就象电影或海报里的工人阶级),有时还可以从就快散架的 叉头扫把上抽一根与指拇儿差不多粗的但有一俳长(双手平举时从左手指间到右手指间的长度)的竹子出来 ,把它一头绑几根红毛线线儿,做成红樱枪,俨然是保卫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红小兵战士,多么威武!

    每到周日早上,一般是由邓婆婆(肖楠的婆婆)在楼下叫大扫除了,然后每家差不多就会有一个代表下去一起扫院坝儿、锄草 、倒垃圾等等。记得很小时,我们家是两个姐姐下去,妈妈不准我去,后来大姐去了云南,就是妈妈下去,我也可以和妈妈一起下去 。但我发现,每次下来做大扫除的都是那些人,有的家从来就没有派人参加,所以我觉得他们根本不爱国,因为当时把大扫除叫做是爱国卫生运动,他们也不好好学雷锋,不好好学习白求恩,不好好学习张思德,没有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高尚的革命情操!

    好象是73年还是74年,出来一部电影叫《向阳院的故事》,当时觉得那电影好好看哦,记得电影的情节里有一个老爷爷 ,在他的带领下成立了一个革命大院,组织了很多小孩子学习雷锋,参加集体劳动,把院里的爱国卫生运动搞得热火朝天的 ,还有帮助大院里思想有问题的落后人,并且揪出了大院里的拉拢腐蚀青少的阶级敌人。我很感动,就想公行道一号的坝坝儿有救了 ,那些不爱劳动、不参加大扫除的人就混不下去了,他们必须出来参加劳动改造!

    果然没有多久,全国各地成立革命大院的行动蔚然成风 ,终于也轮到了我们后坝(为什么那时没有中坝和玉华村的人参加我至今也搞不清楚)成立革命大院了。不知是推荐的还是选举的 ,飞娃儿的爷爷黎爷爷就担任了我们后坝革命大院的组长,在一个傍晚召开了大院的第一次会议,我们三栋的大人小孩儿基本都来了开会。黎爷爷在大会上讲要如何如何搞好大院的爱国卫生运动,每家每户都必须派人参加大扫除等等,听到黎爷爷的这些发言时 ,我是心潮澎湃,热情高涨,心想那些好吃懒做的人有你们好看的啰!正在这时,黎爷爷话题一转说:"有的人家里屁股那么大一点的自留地还要搞资本主义,不就种点葱葱儿吗?!"  我的脑袋立即就嗡了,那不是说我家吗? 我家厨房门口有一棵树 ,是我去捡的砖把它围起来,还填了土,下面放了一点鸡屎做肥料,上面就把买的一两分钱的炒菜或者下面条时用的葱葱儿头掐下来栽在里面,葱葱儿长得很快,每次家里要吃的时候就去掐一点,不用再到街上去买了,帮爸爸妈妈节约了不少钱呢,而且我还去要了几根菜秧秧儿种在上面,有峨眉豆,丝瓜, 冬瓜等 。我的峨眉豆儿长得非常好,自家根本吃不完,我妈妈就挨家挨户去送给隔壁邻居吃(分享我们家的劳动果实) ,包括黎婆婆也送了的。 经黎爷爷这么一说,怎么我们家就资本主义了呢?我家当时虽然是灰麻五类,但我们都积极要求进步,努力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 ,向党和无产阶级靠拢,所以我当时很不开心,想不通,怄了好久的气哦。  

    那晚的大会后我就很少再参加大扫除了。我仍然精心地照料我的"自留地",我依然"大公无私"地去帮助别人家,例如逗看小孩 ,刮黄蟮,包饺子 ,最经常做的就是去四员工食堂帮杜师傅(杜胖子)他们洗菜切菜,当时也有回报的:我打的每一份菜总是多多的,从来没有其他娃儿唱的"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杜胖娃的瓢挭儿抖两哈!"的情况发生在我身上,而且我练就了一身做家务的好本领(现在自己不做了 ,而是监督别人做了)。不过我们院子里的几个同班同学还是自己成立了一个学雷锋小组,有照片为证。

    看如今,数风流人物只有飞娃儿才是我们公行道一号后坝里最成功的资本家。

    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