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切的悼念

         ---哀思碎忆


   在杨老教授遗体捐赠仪式那天,蓉城下起了霏霏细雨,老天在哭泣。所有有良知的华西人都沉浸在无比的悲痛之中,因为我们失去了一位忠心耿耿一生都献身於医学事业的台柱。

   上月返家,整理家里老照片时,看到一张抗战时期为宣传、鼓动抗日,有张凌高校长 (张校长是杨老岳父)与冯玉祥将军等人士的照片。前排右旁边的一位热血青年就是我父亲。十分珍贵!家父文革68年被关押在钟楼旁的民兵连,原因之一也是为此与大军阀的合照 ,当时他是五大学抗战时服务团团长。


   后来我被关精神病院,姐姐、弟弟上山下乡支边而多年未调回成都,都是因为此政治原因。虽然我不太知道眯杨家史,但是就我家的遭遇,就可以想像得到照片上紧靠冯大帅的张老校长一家人其后几十年所 遭受的政治迫害有多深、多惨了。张校长被关死在北较场监狱。杨老被关在医院病理科楼上数月,被逼写的交待材料有一尺半厚。眯杨的三娘也站在照片前排,相信不会逃脱被害恶运。

   小时候喜欢踢球,经常为眯杨的脚法迷住,他速度快、敏捷,而且总是笑眯眯的,印象特别深。这次看到在《菜根香》合影,见他仍然是那么风度翩翩气质非凡,毕竟是华西名人之后嘛!

   为什么这么些生在华西坝,热爱华西人士却要离乡别井流浪他乡?的确是在那样的年代,身不由己,为了生存而去。我们中间的许多华西人只要能活到今天就算是很不错的了。所以,根本就没有奢望去做那继承父业,献身医学的梦。

   岁月不饶人, 从照片上看,我们这代的确是老了。现在所能做得到的,也是为自己,为恢复那过去风景如画华西坝的美好愿望仅只有说说写写罢了。

   杨老教授永垂不朽!  流芳百世!
                                          郭士格于2007年4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