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弃学从军

----曹振家教授的一生

 

   曹振家出身在一个医学世家。

   其祖父曹文家境困,幼被送天主教堂,被大上。后有幸在上海圣院(圣翰大前身)学医毕业生,直至升任上海淞口海防疫院院,后与上海圣亚学院范藻自由恋爱结婚。年一“洋生”新法婚是很稀奇的一件事情。 

   其父曹晨为长兄)子承父,哈佛大学医学毕业,成北京科主任、南京政府中央院副院、上海院院….,并曾被委任为蒋介石侍从医生。解放后任第四军医教授,身行医 。其母徐,家庭琴教

曹振家父

全家福(后排右一曹振家)

   曹振家(英文名Charles)1922年1月18日出生于北京院,八兄妹里排行第二。后父母北平到上海。

儿童及青少年期的曹振家

    曹到上海后就读上海觉民小学。读小学时的曹振家认识了并不是同班的同学張国和,倆人成為儿时好友。后曹读育才公学、圣约翰大学附属高中。再考入上海圣约翰大学理学院生物学系。

曹振家兄妹及张国和兄弟均在

(前二排中穿白色西装为曹振家,三排中西装领带为张国和)

曹振家首次就的大

     从小生活优越、性格倔学习优秀、外表英俊的曹振家,17岁时有一件事情震惊大家。他反感自己的父与警司令打麻,而兵的住一班打麻的成人叫道:你哪一再敢我家打麻,我就打死哪一得他母赶快拉住他:“你父也是了拉系嘛。”同时让客人快走。此,家里知道这个男孩不是好惹的,是最痛恨打麻的!

第一次弃学从军

    1941年12月8日,上海遭受日易占了上海,上海市民带来笼罩全市的恐慌。

    其,居住在上海英租界定盘路的曹振家与其儿时玩伴 好友张国和家父母相、居所相、中小相同、音及好也相同、相似的家庭背景及教育水准,加上人身型也相同,成了儿时的好友。

   由于日的占,曹振家及好友张国和均不能忍受需向日哨兵敬的屈辱,有了离日领区向往继续的愿望。其,曹振家在上海圣翰大学仅读程。

   好友张国得其父的支持和建上海到战时的密秘划告曹振家,得同意一起程,意在救国图存。

    1942年一月三日,曹振家和好友张国怀志地坐火上海,只可惜次的旅程最后功而回。届时尚入世未深的人因信火座的子,交了后在封等待一位自「梅上校」的男人安排偷渡的事。漫的等待,消磨了信任与金的曹振家感觉没面子不同意回上海,但在人互相埋怨并打了一架后是只得折返上海。由于打架不要付出酒店付打破玻璃的

    被迫折返失的旅程,并有打消他们两人到地抗日求的念。1942年新年后,曹振家与张国和各自气另旅伴,再度离上海。一次张国和跟随亲友意外通军检线入金自由,并幸运获得一份英国军事代表的翻工作。张国和在金大街上,到一高大身影的中人在面街道走,步很熟悉,他走过来才意到是自己好友曹振家,一副落魄沮的外表和精神。

    曹振家告诉张被打了,只剩下全身上下的衣服。打他的人不知道是土匪是游击队张国和听后感到疚,应该叫上老友第二次也一起走。

     张国和立即介曹振家去聘英国军事代表工作。由于曹振家小在教会学学习,英代表的福上校(Cyril Munro Faure 1897-1968)一听是圣翰的生,当场立刻就聘用了。他的工作是前往安徽溪霞爆破校做翻,兼任第三战区工兵强训练班上尉翻。英是抗日战争的同盟所爆破校是训练国军队使用英的炸,在日后方行破坏而开设

     曹振家与张国和均不是理 及科工程技的,更专业英文字典可翻查看爆破器 材、设备、军事建筑结构等的名,只有自己摸索和造翻出中文名和工作流程 。他俩并与国军士兵及英军教官一同出于山野、田、道路、梁,助示范作业给学员看。他出差到近地区协助翻译沟通。近十时间,他倆同住在姓高的乡长家里,受到不少的照

 

溪英爆破校期(后排中曹振家,前排左Cyril Munro Faure上校,右乡长

 

英军爆破学校服务时与英军教官游泳(右曹振家)

     他们获得的译员待遇在当时是相的,但在其他中的挑下,曾要求英代表上校再增加工而发生矛盾,曹振家和张国和在不明国际下本打算加入同事的共同行。后来当曹和知道当时国际战场的困境(香港陷),改想法,自己的行感到疚。

爆破第三战区工兵举办训练班后学员颁发毕业纪念章

      1943年初,随着战事形势发展,曹振家与张国和正式去英爆破校翻官工作,跟相处将近一年的教官和同事告,碾转来到四川。他儿在重分道鑣,张国和到重后供闻处,曹振家去到成都。

第二次弃学从军

      1937-1945年,日,全各地校或宣布停,或内迁。而作最多大内迁地----四川,就成想在世中继续学业的莘莘子的定之地。

西老钟楼

     位于成都西西合私立大,接纳联合了五所内迁,在抗战时期依然办学,不间断生死一线出优秀的人才

     曹振家选择入成都西合大学医科二年级继续学业这个毕业学历,被美国纽约执业认可。

西合大

     1943年曹振家在成都西合大学继续学业,听一批到地的上海生在绵阳,有人受重不能再行进时急赶到绵阳协救。他到一栈时,意外发现者是自己老友张国和的弟弟张国骏。大家同是民小及圣翰的同。曹振家立刻安排运输将张国骏护送到成都西合大属医救,直到其一多月恢复健康去到重。急病人所急,把病人的事成自己的事,穿了曹振家医疗的一生。

五十年后,与张国骏(左一)在美国见面

     中到了生死攸的重要刻。1943年介石召十万青年十万,上战场打回老家去,激了每个热爱国青年。

 

     曹振家在西修完1943年本年度程后,再次放下本,响应政府介石总统“十万青年,十万”的召,再次弃学参加青年远征军抗日。在泸县培训期间,其好友张国和重庆来电告之,安徽溪爆破期原外事局的上司董宗山处长第四方面军王耀武将军外事局,希望张国和及曹振家去做译员工作。曹被服,离开泸县又再次任政府第四方面外事局上校联络员,作与美及空军飞队进行抗日战争协调

在湖南

在武昌

     1945年8月10日,一晴朗的星期三,曹振家手拿一大瓶金酒,用头顶开张国和正在洗澡的浴室,大叫:战争结束了!他悉1945年8月9日美崎投下了第二原子。日本一定投降了!

     曹振家和张国加了日芷江洽降的筹备工作和翻工作。

于原芷江机部(芷江队纪前) 。前排右二曹振家、右三张国和。

 

芷江队纪

 

    芷江洽降工作结束后,跟王耀武将军到湖南沙湖南大筹备加第四方面军受降和翻译工作。

湖南大行政205室

沙湖南大行政205室沙日受降筹备

(左三曹振家、左二为张国和 )

长沙第四方面军受降仪式

 

  抗日战争结束,国共内战风烟。曹振家内战,准备辞去外事局译员工作,考虑自己前途:上海圣约翰大学肄未完成学业,离的上海从军译员。到大后方的成都西合大学时响应国号召而再上战场学业,同龄没弃学从军的人已经读到大高班或已,自己不能再继续下去 。

  译员军职后的曹振家回上海,继续上海圣翰的学业,并毕业证书

 

  1947年底曹振家再返回四川成都,继续华西合大学医学业……

 

同年12月24日,曹振家与邹娱年在成都英餐厅结

   注邹娱年原上海圣女中毕业,上海圣翰及江大,1945年毕业于上海圣翰大此照片80年代初海外找回,曹振家夫人邹娱年惧怕大陆文革在港发生,请人将背景的青天白日旗删除。

第三次弃学从军

     大权变革,共党解放成都。1950年6月25日抗美援朝战争

    1951年初由宋儒耀教授带队的援朝医疗队再次中即西合大学读毕业的英文好,有战争经历的优秀青年生曹振家入援朝手术医疗队。曹振家又再次放弃学业,加入支抗美援朝志愿医疗队伍。

春野战医院的苦、紧张、有序工作和生活锻炼了曹振家。(前排右四曹振家)

援朝医疗队归来(后排左二曹振家 )

   工作中,医疗队获得集体功,其得一小功。

   长春野战医院工作束,全返回成都西合大,曹振家的同班同试毕业,而曹振家因为参加抗美援朝形手术队加考,最后一,呈奉西南文教部批准准予毕业西合私立大学毕业证书

爱国何罪之有?

     曹振家青年始,经过十二年的时间,三次弃学从军,就读毕业两间国内著名的教,其经历十分曲折。

     曹振家出身所受教育以及性格的耿直、爱国私、真的工作度、做人的正直是有口皆碑的,而造成其在大解放后受到多次政治运动迫害和冲击,很大程度上受到其老友张国和及前抗上司的影

     其老友张国和抗后,去到美芝加哥法律。留美任职联工作,并职为联人事处长。因其系1948年离,持有的中国护照,被大政府视为国民党政的人士。加之人的抗战时前上司董宗山少将从去了台,在台做外交工作,曾任中驻联代表团长,故曹振家法找到明自己史清白的人。曹振家在1955年大陆肃运动时,已清楚交代二人上海到四川经过及所有的经历工作,以及与董宗山的系,但是不被信任。他忍受不了期限的隔离查,曾自未遂。案留下“反革命”及“问题”的结论,同被作为内象。而同张国牵连的其在大戚朋友不

1957年在天津骨科修交流避反右运动

  文化大革命中,再次曹振家批斗。定他反革命、军统以及莫有的罪名在西广场以“固不化,抗拒从严”罪名召全校生大。宣传标语写上“烈要求公安机逮捕反革命军统曹振家”,每一字足足有一人高。斗会当众戴上手,并用大卡车载着曹振家在成都市挂大牌游街示,然后宁夏街监狱两年。

  两年后,再一次全四川医学院的教职员工的批斗大宽严”。出监狱时,已身患膀胱癌、心衰竭、全身浮

 

文革关监的莫有的罪名及放的理由

    回到院,所,劳动后效。广元山巡回医疗。一天早晨,同去巡回医疗的泌尿外科邓显生,到尿桶的小便色异常,询问之下,才知道曹振家血尿已非常重,立即院,要求同意曹振家返回成都做查及手才幸救了曹振家一命。

    作骨科生,曹振家受到非常多病人的喜,他在混的政治运动和冤屈力中,同样认待每一病人,把病人自己家人看待。在门诊或到他家里去的病人,均耐心诊断理。文革后期,曹振家做了膀胱全切除,人造假肛。其生活非常不方便,但还继续上班看门诊及手不苟。曹振家每天上午的骨科门诊号规定上午只有15,但是有一天不是大大超出。于有家人、熟人朋友或领导带病人要求他补号看病,他是以正常挂的病人优先,熟人、家人、朋友或领导带人看病一律在8上班前或中午12下班后以看病,所以常常早七半提前到门诊部,中午一后才能回家吃。他病人服务从来没有一怨言。由此,他也明白自己得罪不少领导

    八十年代初,广州暨南大恢复院校,急需一批教师医生。在老同事的推荐下,曹振家定离令他透心的四川医学院,任教广州暨南大新暨南大医学院重建出力。加上其夫人邹娱年也在1957年被院划成右派份子,运动折磨,文革中更是以非人道迫害。70年代末以探望父母(在港)的名,留港未返成都西的四川医学院。广州与香港距离很近,往探夫人方便,也是曹振家定去广州暨南大学医学院的原因之一。

    广州暨南大的工作是曹振家最心和愉快的,因政治运动减少,不再家庭出生和问题,也不太计较海外系,人士不能正确价。

    暨南大学华侨医在重建中,曹振家与暨南大学医学院骨科其他同事并有坐等院的建立,而是成省巡回手术队为广东省各市的小儿麻痹后症患者正手

    他到各地,每天几台至十几台的手方案。方案确定后由几骨科同事流做。做完后一并告知及指康复锻炼这样的手有上千例。

    后巡回医疗组并不收取任何用或包,仅仅收取一病人家的水果或农产。巡回医疗组的戴生曾经讲:曹教授如果年准包,八十年代我们个个早就是千万富翁了。而曹振家始自己学医时,父的一告戒:一个医生如果只是想,就会变成世界上最坏的人。

    大改革放后,政治境稍松,张国和回北京开办联时传译班,曹振家才有机与分三十多年的老朋友上一面。

 

曹振家(右)到美访从小的老朋友张国和。

    退休后,曹振家移民到港与家庭聚。他也去到美访张国和,二人去的狂及青年代打架赔钱经过人哈哈大笑。他为过去一同的抗曲折译员经历感慨唏不已。

    曹振家有什么好,利用自己的医学专业英文为进出口洋行做医疗器材设备顾问,再工作了几年。时间还帮人翻译医学料不收用,他的一生都明了他名利非常淡泊。

    曹振家教授经历曲折被迫害的一生,最后演变为厌世的晚年。

    他“我一生爱国,可家不我!”

    上海圣翰大及曾在成都西坝读过书的同在香港聚会时感慨地:曹振家是抗战时血青年和好生,想不到受到这样不公平的待。

    于,他受不了病痛的折磨和他的不公平,大叫出了:“活着没意思!” 

    曹振家离开这世界一年之后,中政府才始承认国民政府在抗中的正面作用。憾的是,他到死也搞清楚自己年抗二次弃学从戎是不是爱国这问题。他是含冤屈怨恨离的。

    他的老朋友张国了一句自大和知的人领导国害死很多有用及忠之士

 

曹国正于2018年8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