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华西校区基础法医学院钩体病专家权威、戴保民教授走了。弥留之际,他还念念不忘“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的钩体病的研究与防治。他怎么会忘记他毕生心血的奉献所在呢?

724日戴保民教授遗体告别仪式上,从法国赶回来的戴思杰在悼念父亲的发言中,曾几次以哽咽的声音用“冰心玉壶”比喻父亲戴保民待人从事的高洁清白人品。“冰心玉壶”出自唐代边塞诗人王昌龄《芙蓉楼送辛渐》“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在拜金、狗权和捧“星”人欲横流的当今,戴教授冰心玉壶般的人品,确实令吾辈肃然起敬。

戴教授冰心玉壶般的人品源于他50多年前的誓言与告诫。当年血气方刚的他就立下了这样的誓言:“宁愿花一辈时间,也要和这病魔争高低,为农民兄弟除疾苦!”在研究的实践中,他又不断自我告诫:“要进行科学研究,没有吃苦精神不行;要取得科研成果,不吃苦不行;象我这样不够聪明的人,不刻苦更不行”。

一片冰心在玉壶。愿毕生奉献给了钩体病研究与防治的戴保民教授安息!

                                    50年代华西人  唐力 2007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