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清 运 动

邓裕明

 

    1964年的春雷响彻太地,—场轰轰烈烈的四清运动在全国展开。我们年级下派到资中县参加四清运动。 当年学生参加四清运动主要是接受阶级斗争的磨炼,访贫问苦是主要的教育模式。在那月光明媚的晚上, 我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那优美的歌声还迴荡在心间。《箭杆河边》的场景还存在脑海深处。 我们就是在那样的形势下到农村去接受阶级斗争的洗礼的。

    我记得我们六班和一班分到球溪河(有无其他班我记不清了)。 那里有一个热闹的小镇,有一个吃香的球溪河糖厂。我一个人分到了一个种甘蔗和水稻为主的小队,孤怜怜的一个人, 住在贫协谭主任家。此队不大,—条沟只有五六个院落,可能二十来户人家,几十口人吧。院落都很陈旧,没有砖瓦房, 也不通公路,远没有今天四通八达的公路网和家家户户的电视电话。

    我住的地方是贫协主任家,是三间茅屋两户人的土胚房。 主任家住两间屋,夫妻俩住一间,岳母住中间堂屋。我去后,只好把堂屋给我住,岳母去隔壁孤儿寡母家合住。房内设备极简陋, 只有—架木床,一张小桌,四条小凳,床头一个尿桶。我一个农村穷孩子也无所为,因为我已离开父母七八年了,也习惯了孤独。

    谭主任是个转业不久的军人,妻子是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很幼嫩, 好像十七八岁,听说是转业时从浙江带回的,岳母也一同带回川。岳母大概5O岁,是个风韵犹存的女人,少言寡语,很会操持家务, 会做一手好饭菜。尽管当时农村很穷,没余钱剩米,更无肉可吃,但她能把野菜做出好吃的菜肴。不知她的名和姓, 只听说她是一个伪军官的妻子,丈夫好像到台湾去了。女儿叫徐亚君,很娇惯,不大会做农活和家务, 在家休息的时候较多。有人谣传,小徐与糖厂一工人有染,丈夫打过她,不准她外出。

    我们去的工作就是调查队干部有无四不清的问题,走访贫下中农, 有时也随老人和妇女参加锄地,或种甘蔗的轻活。主要还是调查农村干部有无非法行为,有一漆黑的晚上我摸黑到生产队长家打探,去时狗未叫(因为去的次数多了,狗也熟习了), 我还真碰上队长和会计一起商定攻守同盟,话虽未听清,第二天找其谈话时还审出了他们私分粮食的问题。 以后在生产队的礼堂(一个能坐一百多人的大岩洞)开大,让村干部在会上交待问题。会议由下派的住队干部主持, 会议的火药味很浓,有点批斗会的味道。

    一班的修颂华和李菀衡住在相邻生产队,偶有相会, 我有幸认识了俩位文静的美女。她们初到农村,胆子较小,很怕农户的狗。经过锻练,以后就好多了。

    农村的生活是艰苦的,我记得一个多月只在镇上开会吃过一次肉。 但农民的纯朴、善良、勤劳是令人难忘的。

    参加四清运动不长,大概一个多月又回到了美丽温暖的母校。 伙食费也增加到十二元伍角了,饭莱丰盛,能敞开肚子吃饱饭了。文革前的日子真好!

 

           2017.9.9.

留言:

亦男:
   四清时,我与我班徐帮群一起,住在一个管粮仓的管理员家, 所以给我们吃过耗子肉,不好吃。平时都是红苕加一点米,没什么菜。一周叫我们到公社打牙祭一次。去访贫问苦, 那些老婆婆总是讲:老姑娘啊,三年自然灾害啊。都不回忆解放前,都只回忆那三年。其他我就记不得了。没干过什么。

 
颂华:
    裕明文章写得很好!奌赞[ThumbsUp][ThumbsUp]!
    读了裕明文章勾起了我的回忆,当时我们学生的任务就是访贫问苦,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我们分下生产队住在最穷最苦的贫下中农家里。当时我分在和裕明相邻的生产队,我住在队里最穷的一家, 家里有一个妈妈(五十岁左右),两个儿子(二十岁左右),父亲去逝了,家里只有一间新盖土坯房,还没有门, 有一间土坯厨房兼飯堂,紧邻一猪圈,圈上方搭了一层板子,我和他们的妈妈住新盖房,房內有两间床,補着稻草, 晚上睡在床上,还有一股稻草香。两个儿子就住猪圈上。一天三飡,平时他们都吃水煮菜,我去后菜里加红薯,而且晚飯改成红薯闷飯, 家里穷,俩儿子都未成親,每天吃飯,他们都把好的给我,后来学院老师们一行下来检查学生的生活状况(记不得这些老师名字)有位负责老师说,我住这家不行,不安全, 后来就把我调到公社了。临走前,当我把钱和粮票交给他们妈妈时,她眼里泛着泪花,我心里也很酸楚,他们那么穷! 临走前最后的一飡,是红薯闷飯加腊肉,他们把腊肉放在我碗下,当我发现时,异常感动,多么纯扑善良的贫下中农!于是让去让来, 直到大家碗里都有一奌肉,才含泪吃下这顿丰盛的早飡。飡后生产队的农民们都拥到小院,一一告别, 怀着不轻松的心情离开了这些纯扑善良的贫下中农。

 
颂华:
   “四清”时,我住的这家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现在脑海中还有他们房子的影子。现在农村已有翻天复地的变化,电灯,电话,手机,电视机应有尽有,如果再回去, 变化必定使人震惊!

 
明瑄:
    群内同学们因永茂问及64年改善伙食的确切月份?而引起大家对当年的回忆, 继而连想到64年春天在资中参加四清的一些细节。裕明,亦男, 修修生动的讲述了“访贫问苦,扎根串连"的心得,很是感人。

    人老了总喜忆旧。我找到了当年写的一篇工作总结,真实再现了我们那时思想和工作中的点点滴,现摘要汇报给大家。

    见笑了,在那个革命的年代, 一个追求进步却永远入不了团的单纯青年。

             

焦明瑄

四清工作总结

64年3月15日
 
    这次社会主义教育运动, 给我上了一堂极为深刻的有关階级斗争的一课,通过在资中县球溪区楊柳大队这二十来天的实际锻炼, 我初步有了如下体会:
1、对中国为什么要革命?为什么要不断革命有了明确的認识。那就是……(略)
2、对階级斗争为什么是长期的,曲折的,复杂的,时而紧张,时而缓和这一论断有了实在的体会。……

    这一次社教运动中,我所在的二个小队,虽才有二户地主,二户富农,就有一些很突出的例子:

    富农传出反动歌谣,模糊贫下中农的阶级立埸:

地主不地主,大家都受苦。

富农不富农,大家都受穷。
穷人不穷人,都是一家人。

    富农子女何焕江,经常动手打贫农子女。管委会的决议,他非看不可,好象他又重新是这里的主人。

    地主何明僖把偷吃别人的一隻鸡和一隻兔剩下的骨头埋在五好社员左 中清的灶灰里,然后告之干部,差点逼死人命,挑拨干群关係。

    地主娃儿得天花死了,却硬说是生产班长李清叔弄死的。

    地主黑夜偷高产田的包谷被抓后逃跑,流串在外,半年后堂而皇之地回来骂那些分了田土的社员说:龟儿子, 你们分了我的田,住了我的屋,怎么还是沒有翻身,要吃冒得吃,要穿冒得穿!

    60年地主的老母亲临死前,把一个共产党员和儿子都叫到床前说: 我是被餓死的,何明九,你是干部,望今后多照顾我儿子。这次召开三级干部会,何明九首先把内容告之地主, 使之在群众还不明真相时放肆造谣。幸好通过这次社教运动中大摆家史,村史,社史, 何明九想起十三岁起帮地主放羊,母亲产后20天就去给地主当奶娘等血泪史,将新旧社会一对比, 猛然惊醒,站稳了立埸,决心痛改前非,领导好生产队,使之今年能达到县委提出的一般队的生产, 力争六四年恢复到五七年的水平。

3、4、5、6、7、8、

    內容大多,我就不再多述了。你们每人当年也都写有一份工作总结的。能将大家带回那段难忘的青春往事就行了。

                                                 焦明瑄

珍桂:
    同学们对64年四清运动经历的回顾,也引起我对那时的一些回忆。 当时我和雅丽一起分到一个老贫农家里,大慨五十岁左右, 没有老伴,有俩个小女孩,七八岁和十岁左右,瘦乖瘦乖的,胆小。 我俩住在生产队的保管室里,这是一个透风的平房,装有些包谷粮食和一些农具。晚上, 硕大的老鼠在蚊帐顶蓬上跳来跳去,还吱吱的叫着, 我们害怕但也不知怎么还睡着了。我们到老贫农家里,把伙食费, 粮票、油票都交给了他,每天三餐都与他们一起吃,吃红苕饭, 青菜,牛皮菜,赶集他买来肉,做回锅肉,又大又厚的肥大片, 那时吃起还挺香的。有回,他作耗子肉吃,他女儿说的, 我们都不敢拈。学校里,老师教导我们要与贫下中农同吃同住,接受他们的再教育,我们没有一点怕脏怕苦的想法。 记得我们去大队部开会,要走田间小路,小路长满了青草, 路两旁是水田,我们又是近视眼,看不清路,生怕踩滑到水田里, 小路非常窄小。我们就弯下身用手去摸泥地,这样边走边摸泥地, 现在想起真是太滑稽可笑。……64年初资中乡下,天气还很冷, 还下过雪,我好像记得三八节在资中过的,后来回校后,天气突然就暖和了。我现在仅仅回忆起的就这些, 其他好多我都记不清了。

 
珍桂:
    点赞裕明写的《四清运动》回忆录!文章写的很真实, 详细记录当时在资中乡下点点滴滴。做了那么多事情记得那么清楚, 真佩服你的记忆。点赞修修对资中四清的回忆,写的很真实感人。 点赞焦瓜晒的四清运动的工作总结!真是个有心又细心的人! 在你们的影响下,我也回想起那时的一些点滴。是的,老了, 回忆年轻时的一些经历,也还是有意思的,愉快的。谢谢你们!

 
本富:
 
    为裕明、颂华、珍贵、明瑄的四清运动回忆录点赞,写得生动细緻, 再现了当时的点点滴滴的情况。我们当时是以阶级斗争为纲, 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而去的。回校时写了"思想总结", 我也写了厚厚的一本,可惜了,现在找不到底稿了。当时农村很穷, 解放十多年了,农村还是那么落后,农民还是那么苦,连野菜红苕都吃不饱,真是太悲惨了。

 
本富:
 
    当时农村的落后,贫穷,饥饿,是我们历历在目,亲身所见所闻, 也时常受到饿肚子的考验。我所在的那个大队有个工作组的干部, 请我在球溪糖厂那里的一个小吃店,吃了一碗小面, 我至今都还记得。那时假大空就很盛,明明饿肚孑, 还得说粮食大丰收,想起来真是可笑!

 

永茂:

    明瑄,你们还写这么长篇大论的总结,太了不起了。我只记得跟着队长跑龙套,一天不晓得该做啥,只记得苦, 日子难过。谢谢了。

 
本富:
 
 《四清杂韵》

 
六四年头初逢春,
参加农村搞四清。
集体停课赴资中,
住进贫农苦家庭。
摸底排队弄情况,
阶级斗争为纲领。
基层干部是重点,
检举批判加斗争。
群众贫困无温饱,
青菜红薯且偷生。
整日饥肠辘辘响,
还得忍耐不吱声。
刚好苦撑一月满,
返校复课再奋进。